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九章 教训吴发明

第四十九章 教训吴发明


  “岳丈您先消消火,别急坏了身子骨。”王文长赶紧劝道。
  毕竟,升官也需要银子铺路。
  自己不想成为大贪,这岳父家的银子每年砸进去可不少。
  最近,王通判盯上了东阳府‘同知’位置,需要大笔的钱去打点。
  岳丈这个财神爷,也得罪不得。
  “我不急谁急?阳东来了都没用,叶大人有用吗?更何况,叶大人还只是本县县丞,根本就不是正宗的捕快出身的。我看就不必浪费了,直接请赵世忠。”吴发明说道。
  “岳丈,咱们先听听叶大人怎么说再定?”王通判被逼无奈,只好半推半就了。
  “我不想听!也不用听,文长,你马上立书一封请赵总捕头下来。不然,此案不破,钱庄可是没银子了。”吴发明这句话出,王文长脸顿时有些阴沉。
  岳丈这话可是在威胁他,今后办事不给银子了。
  王文长虽说心里恼火得很,但是,毕竟是自己岳丈,还得靠着他,发作不得。
  “告辞!”叶沧海朝着王文长拱了下手,转身就走。
  “小子!你嚣张什么?
  真以为吴家得靠你了吗?信不信本员外用银子砸也砸得你下马。
  到时,丢了官你什么都不是。
  黄蜂寨找上门来,失去了衙门这座靠山,叶家,就等着灭门吧。”吴发明勃然大怒,指着叶沧海的背影喊道。
  “休得胡说!”啪!桌子被王文化拍了一下。
  “文长,今天把话说开了,你是我吴发明的女婿就不要为那小子求情。”吴发明像条疯狗,见谁都咬。
  其实,还不是一个面子在作怪。
  “叶家灭门,那肯定比吴家灭得晚。”叶沧海头也没回,应了一句走得更快。
  “叶大人请留步!”王文长赶紧冲了过去,那速度,真心不慢。
  其实,王文长虽说只是通判,但是,他可是一位半步内罡境武者。
  “好好,文长,我的话你都不听了。你不是中意这小子吗?那好,你跟他玩,老子回去睡了。”吴发明阴沉着脸就要走人。
  “岳丈,你如果离开,我马上写‘休书’!至于青青,你接回来就是。从此后,不必再入王家。”王文长冷冷的看着吴发明。
  “文……文长,你……为了这小子,你居然要休了青青……你……”吴发明脸都绿了,指着王文长骂道,“你不想想你有今天青青帮了多少,要不是有青青,你有今天吗?为了你这通判,我吴家砸了座金山银山。”

  “岳丈,这是你逼我的。”王文长气坏了,转头回去,铺开了纸张,拿起了笔。
  “王大人不可!”不过,手却是被叶沧海按住了。
  “叶大人,你不必拦了。
  这气我早受够了,吴家是出了银子帮我,但那是岳父帮女婿,不应该吗?
  可是吴家怎么不想想,这些年下来,要不是有我王文长,吴记钱庄,恐怕早给孙道彪吞得渣毛都没有了。
  今天把话讲到这份头上了,我也不想忍了。
  休了吧……”
  王文长伸手搁开了叶沧海的手,就要动笔。
  “文长,我一时是糊涂了。”吴发明一看,女婿要动真格的,一下子软蛋了下去。真丢了这宝贝女婿,再加上最近这种相当被动的局面,吴家有可能就此完蛋。
  不过,王文长不理他,开始下笔。
  “叶……叶大人,你劝劝他。”吴发明一看,急红眼了,这脸,干脆不要了。
  “你刚才还赶我走的!我凭什么帮你?”叶沧海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叶……叶大人,不好意思,我刚才太冲动了。”见女婿都写了一行字了,吴发明急得不行了。
  “最近县衙提头领赏的壮士多起来,本官得赶紧去筹些银子,告辞了啊。”叶沧海心思一动,此刻,不敲些银子更等何时?
  “我捐,捐捐。”吴发明赶紧点头道。
  “多少?”叶沧海从鼻腔里哼道。
  “八百两……”吴发明肉痛的咧了咧嘴。
  “噢?”叶沧海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一千两……”吴发明咬了咬牙。
  “我叶沧海不是叫花子。”叶沧海抬头看着天花板。
  “一千五百两。”吴发明好像有些脱力了。
  “二千两吧,岳丈,别太小家子气。”王文长哈哈一笑,直接把笔扔了。
  “呵呵,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不相合……”王大人,你这‘山居秋伤’笔力苍劲,意境深远啊,叶沧海拿起桌上王文长写的‘休书’,一边吟着一边笑道。
  “呵呵,献丑献丑了。”王文长一摸下巴,笑道。
  “你……你俩个……”吴发明眼瞪得滚圆,应该是被这俩位合伙骗了。
  “岳丈,青青是我妻子,我王文长永远的妻子,我们俩情相悦,不是银子,也不是官位能代替的。”王文长语重心长。
  “是我多心了。”吴发明满脸通红的点了点头,看着叶沧海问道,“不过,叶大人,你也不能咒我吴家会被灭门啊?”
  “我说的是真的。”叶沧海微微摇头,看了王文长一眼,又道,“此事,还祸及到王大人。”
  “噢?什么人这般厉害?”王文长眉头一皱,有些不信。
  “二十年前,宁元寺一案牵扯彼多。追根溯源,还得回到吴家跟罗家的恩怨上。其实,吴家劫犯我早就抓到了。”叶沧海道。
  “抓到啦?”吴发明差点跳起来了,一脸的不相信。
  “的确如此,此人名‘天问大师’,王大人听说过吗?”叶沧海问道。
  “有耳闻,好像是宏衣禅师嘴里说到过。”王文长点了点头。
  “没错,他还是小有名气的。而此人,就是宁元寺唯一的幸存者‘苍问’。”叶沧海道。
  “不可能,苍问已经死了。”吴发明马上否了。
  “这其中另有根由,当年……而罗家逮到这个机会后火烧宁元寺……”叶沧海说道。
  “罗平,西陵郡王手下干活……”王文长表情空前的凝重。
  “没错,十二等海神卫。”叶沧海说道。
  “十二等,岂不是跟文长同品?”吴发明脸色相当的难看,想不到仇家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天才儿子。
  “岳丈,我跟罗平比没有优势。
  一来,他可是在西陵郡王手下办事。
  二来,既然能封十二等海神卫,武功料必不凡。
  因为,我海神国的海神卫跟官员一样分为九品十八等。
  像一品海神卫大多由由亲王或者朝之重臣兼任。
  比如,我以前不是说过,东阳府总捕头赵世忠大人也是一位海神卫,他只是十三等,官品我矮半级。
  但是,海神卫是王室护卫,他们拥有更多的接近王室的机会。
  而赵世忠可是内罡三重境强者,罗平比赵世忠的等级还要高,又在西陵郡王手下,其实力料必比赵总捕头还要高。
  不过,事已至此,咱们躲也躲不过了。”王文长一脸凝重。
  “嗯,恩怨已经铸就。罗家真要继续下手,我吴发明就跟他们拚了。”吴发明哼道。
  “这结已经解不开了,不过,可以慢慢来。先装得不知,麻痹一下罗家,等咱们实力提高了再跟他们摊牌。”叶沧海说道。
  “叶大人跟我想一块儿去了,就这么办。表面上咱们不要挖出罗家来,暗中盯着就是。如此一来,这个天问得尽早处理掉,免得惹得罗家狗急跳墙。”王文长说道。
  “我已经交待马超等人把天问押进了大牢严加看管,明天就结案。”叶沧海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