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八章 果然如此

第四十八章 果然如此


  “你认识谁?是不是罗家叫你干的?”叶沧海问道。
  “我都认罪了,不想再连累别人。大人不必问了,我是不会说的。”天问大师哼道。
  “宁元寺有可能是被罗家烧掉的。”叶沧海看着他,一字一字的说道。
  “不可能!”天问突然给蛇咬了一口似的跳了一下,不过,人被铁链锁拿着,发出哗啦啦的响动。
  “有些事,并不像你所想的那般简单。”叶沧海道。
  “我知道,你想套我话。不过,我自知必死,这些都没用。不信,你可以再用前几天折腾我的法子试试。”天问说道。
  “你还真是执着,被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叶沧海冷笑道。
  “除非你拿出证据,不然,休想从我嘴里知道分毫。”天问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
  “愚蠢!如果不是罗家干的,你还捂着干嘛?这不正好帮他们洗白吗?而且,吴家也没话可说了。”叶沧海骂道。
  “罗家跟宁元寺无怨无愁,火烧寺庙为什么?”天问有些心动了。
  “他是跟你们没仇,但他们跟吴家有深仇大恨。
  烧死你们,所有人都会想到是吴家干的。
  你没看到,吴家不是背了二十年的锅了吗?
  罗家达到了目的。而且,罗家为什么会找到你,说明他们狠下了一番功夫。
  而他们唆使你来报仇,正好了,自己躲在背后逍遥快活。
  而他们也正是看中了你偏激的性格,所以,才大胆的唆使你来干。
  我问你,你杀人时用的是什么兵器?”叶沧海问道。
  “我打小喜欢玩木鱼儿,所以,它就是我的兵器。”天问道。
  “可是你为什么留下许多用剑杀人的痕迹?”叶沧海问道。
  “留下剑痕是用来掩人耳目,谁也不会想到我一个和尚身上的。”天问道。
  “这是罗家告诉你的吧?”叶沧海说道。
  “我自己也是如此想的。”天问回道。
  “你上当了。”叶沧海说道。
  “上什么当?我天问不傻!”天问冷笑道。
  “你肯定不知道,罗家有个叫罗虎的高手,此人当年拜了‘月光寺’的风离大师为师。
  而风离大师最擅长的就是用木鱼作为攻击利器。
  罗虎跟随师傅也是如此,而且,风离大师走前把一对玄铁木鱼儿送给了心爱的弟子。
  罗虎因此落下了一个‘铁臂木鱼’的称号,你不知道,那小子在乡试中居然夺得了武举,而且,排在乡试前10。

  罗家如此的交待你,根本就是怕从木鱼身上牵扯出自己家人来。
  所以,才叫你留下多道剑痕的。”
  叶沧海说道,那是听得守在门外的宁冲跟马超瞠目结舌。
  “大人真是厉害,原来早就查出这么多了?”宁冲一脸佩服,凑马超耳旁小声说道。
  “我咋没听说过罗虎此人?”马超脱口而出。
  “大人能查出来,你未必能查出来,这就是大人的厉害之处。不然,人家八品县丞,你怎么只是个小班头。”宁冲低声笑道。
  “也是。”马超摸了一下脑袋。
  “罗义,你不仁我也不义了。”天问气红了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说你跟罗义的事。”趁热打铁,叶沧海赶紧问道。
  “有次酒醉,我估计是泄露了点什么。
  居然认识了罗家的罗义,他是罗玉通最小的弟弟。
  从此后,罗义待我如兄长。
  后来,知道了我跟吴家的仇怨,我也知道了罗家跟吴家的恩怨,双方一拍就合了。
  不久,他帮我布了一个大局。
  如果能走下去,完全可以把吴家搞得家破人亡。”天问说道。
  “此局的第一步就是先让吴家破财。”叶沧海说道。
  “没错,抢光了他们的银子。
  到时,罗家暗中搞鬼,怂恿人去兑换银票,到时,吴记钱庄就完了。
  第二步就是王文长,要彻底搬倒吴家,肯定得先搬倒他。
  而罗家掌子罗平就在西陵郡王手下当差,现在已经是十二等的海神卫了。
  听说,西陵郡王还相当的喜欢那小子,那小子前途无量。
  要搬倒王文长,当然得靠他了,通过郡王的一些关系……
  还有,利用青木县老对头孙家从中搅和,让吴家彻底乱起来。
  甚至,还有可能卖通黄蜂寨出马……”天问说道。
  “黄蜂寨?你确定?”叶沧海顿时一愣,联想到自己刚回乡上任途中遭到罗列跟李挺伏杀的事,难道是罗家干的?
  “没错!反正罗家是铁了心要把吴家干掉。
  而其中,操控青木县衙门也是其中一个布局。
  到时,几方合围,吴家彻底完蛋。
  而罗家可以风光的回来了,并且,重建罗家老宅,成为青木县第一大钱庄,光宗耀祖。”天问说道。
  要操控青木县衙门首先就得先安插自己的人到衙门,难道自己回县任‘县学教谕’一职是堵了罗家的道,所以,他们卖通黄蜂寨杀人灭口。
  一旦自己被杀,东阳府肯定得另派人手下来。到时,罗家就好暗中操作了。
  毒啊……
  叶沧海顿时豁然开朗,一直解不开的思路居然有些通了。
  “大人,你什么时候开始调查罗家的?”出来后,马超忍不住问道。
  “现在啊。”叶沧海知道这家伙想问什么,随口道。
  “现在,难道大人能掐会算。居然连‘铁臂罗虎’都知道,我在东亭县干了二年都不知道罗虎这个人。月光寺倒是听说过,风离大师更是高手。”马超问道。
  “罗家当然没罗虎这个人了。”叶沧海神秘一笑。
  “没有!那大人怎么说有?”马超差点叫喊了起来。
  “没有就不能说有啦?审案,有的时候要多想些法门。”叶沧海笑道。
  “难道罗虎是大人胡编的?”宁冲脱口而出。
  “呵呵,破案,偶尔也得信口开河一下。当然,信口开河也不能乱说。像月光寺就得是真的,风离大师自然也不假。不过,他收没收罗虎谁又能考证?”叶沧海笑道。
  “大人真是厉害了,瞎说也能让人相信。”马超一脸惊叹。
  “这叫设套,用正经点的话讲,就叫诱供。”叶沧海笑道。
  “大人,罗家下的这局棋很大啊。”宁冲说道。
  “是大,不过,这棋局再大也得破了。不过,不急于一时,得分步来。”叶沧海摇摇头。
  自己现在的力量太弱了,光是一个罗平就对付不了。
  一旦捅破这层马蜂窝,压力将铺天盖地而至。
  外援,是必须要找的。
  目前来说,最好的外援当然就是王通判了。
  毕竟,此事还涉及到他身上,完全可以利用此事把他跟自己拴在同一条船上。
  为免打草惊蛇,深夜了,叶沧海悄悄叩开了富春园。
  “深夜过来,叶大人辛苦了。”王文长在书房接见的叶沧海,一见面抢先开口道。
  “辛苦,我看未必。”吴发明正跟小妾乐呵着,被王文长从床上叫起,呵欠连天的心里相当的不痛快。
  “打扰了王大人。”叶沧海不理他,朝着王文长拱了拱手。
  “知道打扰了还过来,叶大人,不要什么破事都过来找文长,他要休息的。不然,会搁误明天公务。”被叶沧海无视,吴发明顿时火起,瞪鼻子上眼的。
  “岳丈,你少说两句。叶大人深夜过来,必有‘要事’相商。”王文长皱了下眉头。
  “要事要事,他刚离开不久,有什么要事?
  文长,我看还是请‘铁拳神捕’赵大人下来最好。
  不要再拖了,再拖下去对咱们更加不利。”
  这些天下来,吴家也背负了沉重的压力。看笑话的有,背后搞鬼的有,劫犯一天不抓,吴家人哪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