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六章 装傻高手

第四十六章 装傻高手


  都到这份上了,叶沧海再装大头就是在直接挑衅王通判了。
  官面上,有的时候面子比命还重要。
  “这道‘山鸡秋鸣’可也是珍贵的鸟儿炖的。”当叶沧海走到凉亭,正准备坐下来,王发明老气横秋的一指桌上一般菜道。
  这可差点把女婿王文长的肺都给爆开了,你这不变着法门赶人走吗?
  他瞄了岳丈一眼,道,“山鸡也是鸡嘛,来来来,叶大人,一起尝尝。”
  王通判亲自夹菜,叶沧海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酒喝了几杯,扯着扯着就扯到了青木县最近的事务上。
  最后,水到渠成,引到了吴记劫案上。
  虽说过渡得非常的巧妙,但是,叶沧海那有不明白的,明明就是你王通判跟张元东在演双簧嘛。
  “张大人,东阳府最近公务繁忙,刚接到消息,阳捕头不得不先赶回去了。”
  “是啊,东阳府管着一州六县,人口接近二百万,是我海州省之大府。每天都会死人,都有案子要破,也辛苦阳捕头了。”张元东叹了口气,看了叶沧海一眼,道,“不过,吴家劫案他这一走就麻烦了。”
  张元东这表情自然是希望叶沧海能领会上级精神,主动接手过来,自己也好卖王通判一个人情。
  哪料到叶沧海只顾着吃菜,貌似,人家连听都没听。
  “这菜不错,山鸡秋鸣,果然不凡。”叶沧海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赞道。
  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王通判脸一僵。
  张元东一看,真想上前把鸡腿整个塞进叶沧海喉咙里,呛不死你这只臭虫。
  “叶大人,阳捕头一走,你说该怎么办?”张元东不得不亲自出口提出来了。
  “啊,这山鸡不错啊。口味纯正,麻酥酥的,又脆又香……”叶沧海一边嚼着骨头,还发出相当不雅的嘎嘣声来。
  “叶大人,我是问你吴家案子?”张元东顿时火起,伸指头一叩桌子。
  “吴家案子,不是阳捕头在查吗?”叶沧海装得满脸愕然,这厮手中还拿着一条鸡腿儿,样了十分的搞笑。
  “阳东刚走,暂时回不来。”王通判都火大了,太它吗滴不识相了。
  “阳捕头走啦,无妨,可以另外再派人下来就是。东阳府高手如云,吴记这点小事还能难倒他们不成?”叶沧海脱口就应道。
  “没人了,全有事,抽不开身。”王通判口中火药味儿越来越浓。
  “实在不行不如向省里要求派出名捕下来更好?”叶沧海随口说道。

  “叶沧海,不接案子你就直说。别在这里叽叽歪歪,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吴发明可是商场老狐狸,哪有听不出来的,气得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哼道。
  “噢!”叶沧海貌似明白了,搁下手中鸡腿,又擦了擦嘴,站起道,“我本不是人物,何来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一说。多谢王大人,张大人宴请,告辞!”
  “滚!”吴发明恼羞成怒,指着叶沧海背影道,“老子才不信这案子除了你就破不了啦?”
  “王大人,张大人,下属不听上官指令,是不是可以撤了?”吴秋在一旁打诨插科。
  “啪!”
  王通判这一记耳光打得非常的干脆响亮,直接把吴秋抽蒙了。
  都是你惹出来的……害得老子这脸也丢大了……
  官场的东西有你说得这般简单,老子早坐上知府老爷的宝座了。
  “大……大哥……”吴秋吓坏了,可不敢顶撞王通判,只能愤怒的看着哥哥吴发明。
  “文长,有些人也不能太惯着。不然,太不拿你当回事了。”吴发明说道。
  “你就是太惯着他了,不然,我真想抽死他!”既然挑明了,王通判也不顾什么面子不面子了,一指吴秋,直接怂起岳父来。
  “文长,别急别急,气坏了身子不好。”吴发明可不敢顶撞自家这个女婿,吴家还得靠他呢,马上软了下来。
  “叶大人,本县令你接手吴家劫案,一个月内必须破案。不然,你就不要干了。”张元东一看,这可是个巴结上司的好机会,赶紧站起来迫压叶沧海了。
  “张大人好见识,作为我的上级,你没看到吴家什么态度吗?难道踩我一脚还得我叶沧海舔着脸上前巴结。张大人,这不是我叶沧海的脾性。”叶沧海转过头来,冷冷盯着他。
  “叶大人,话不是这么说,这本是你份内的事。”张元东给叶沧海盯得有些发毛,声音又低了八度。
  “份内的事,此事是林县尉负责的,叫吴家找他们去。”叶沧海强硬回道。
  “叶大人,我代表东阳府令你接手吴记劫案,一个月内破案。不然,将以渎职罢免了你。”王文长说道。
  “要我接手也行,我以前说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叶沧海说道,吴秋一听,脸都绿了,凶道,“要我哭着喊着求你,门都没有。”
  “那就让吴记案子永远是个悬案,而且,凶犯有一就有二,吴记干过什么,你们心里清楚。凶犯第二次来就不是抢劫钱庄这般简单的了。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知。”叶沧海转头就要离开。
  “我撤了你!”王文长气得一拍桌子吼道。
  “随你!我叶沧海大不了搬离青木县到外省发展。到时,以我解元身份,一旦中了进士,照样入朝为官。”叶沧海撩下一句话,大步而去。
  “今天你不把叶沧海留下,这富春园从此后我不再回来。”王通判冷冷的扫过岳丈和叔叔吴秋的脸。
  “叶大人,我吴秋求你了……”
  梆!吴秋嘶哑的喊着,朝着叶沧海的背影跪下了,吴发明赶紧转过脸去不忍心看。
  王通判的脸板得像个冰疙瘩,张元东面无表情呆站着。
  “我错了!我不是东西!”啪啪,吴秋狠抽了自己两耳刮子,鼻血嘴血一起冒出来了。
  “我叶沧海不是个不通人情的人,但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与一丈。
  叶家虽穷,又没背景,但是,叶家也是人,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污辱我老叶家。
  既然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希望你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
  吴家劫案,我接手了。”
  叶沧海转过头来,大步过去扶起了吴秋,看着王通判说道。
  “呵呵呵,叶大人是性情中人,我王文长就是喜欢你这率直的性格。来来来,啥话也不说了,咱们喝个痛快。”王文长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叶沧海不得不佩服他深谙官场之道。这叫什么,能屈能伸。
  “刚才听叶大人口气,好像已经有些眉目了。”喝了几杯后,吴发明忍不住问道。
  而吴秋也学乖了,不敢再上桌,在一旁站着伺候。
  “有因必有果,吴掌柜的,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叶沧海一摸下巴,问道。
  “叶大人有话直说就是。”吴发明皱了下眉头,虽说被女婿压下来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吴家以前有什么仇家吗?”叶沧海问道。
  “这世上哪家没有几个仇人的?特别是像我们这些做生意的,生意场上落下的对手可不少。”吴发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