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五章 张县令请客

第四十五章 张县令请客


  “林某自当尽力。”
  “崔俊我甘脑涂地……我恨不得杀了叶沧海……”
  “大人,我发现了一个人。”叶沧海正在衙门查看本年全县田税,马超悄悄进来道。
  “马超,有什么事你赶紧说,没看我正忙着吗?”叶沧海头也没抬的说道。
  “刚才露过雾云轩,发现后门开了。
  觉得好奇,发现不久走来了两个人,一个胖胖的家伙。
  两人直接往门里走,护院出来拦住了。
  不过,他们好像认识孙家护院,直接就放行了。
  我更好奇了,悄悄爬墙进去跟上,发现那两个人到了里面一个小亭,蔡道平、林云和崔捕居然也在。
  最后,孙道彪喊了出来,才知道那胖子居然是东阳府范家管家卫松。
  几人谈了一阵子,我不敢靠近,又悄悄溜了出来。
  他们肯定在商量对付大人你。
  不过,东阳府范家怎么会跟大人你扯上关系?”马超说道。
  “这个范家我也不清楚,你跟宁云去打听一下,范家是什么人?”叶沧海道。
  “好!”马超点着头出去,刚拐了个弯儿又回来了。
  “还有什么事吗?”叶沧海倒是一愣,抬头看着他。
  “来的正事儿倒是忘了。”马超一摸脑壳,一脸不好意思。
  “你他娘的有屁快放!别尽在这里磨叽担搁老子功夫。”叶沧海一拍桌子板起脸骂道。
  “是这样的,其实,是宁冲叫我来的。
  前次,省里乡试,其实,宁冲也参加了。
  那次刚好有事县里叫他去省里办,他就借机去考了一回。
  怕考不上,回来没敢说。
  后来一放榜,还真没考中。
  自然,这事儿就此埋了。
  不过,昨天接到省里学政衙门送来的公文,说是发现了几个举子作弊,被撤了举子名号。
  再次调阅了卷宗后,结果宁冲给补上了。
  本来是大喜事的,可是宁冲不敢过来跟大人讲。”马超摇头晃脑的笑道。
  “所以你来当说客了?”叶沧海板着脸哼道,实则,心里大喜。正愁找不到机会给宁冲推荐一番的。
  马超虽说武功比宁冲要强,但是,马超没文化,最多给他弄个捕头位置了。
  而宁冲如果有举人身份,完全可以推荐坐上史巡检空出来的位置。
  “这个,唉……我跟宁冲是兄弟,兄弟有难,自然得两肋插刀了。”马超摸着脑袋,一脸憨憨的笑了。

  “我就不是你兄弟啦,你这可是插了我一刀。”叶沧海哼道。
  “大人讲什么话,属下不敢啊。”马超吓得一把跪下了。
  “好了,宁冲这事都瞒着我,该打屁股,罚他晚上请咱们喝个痛快。”叶沧海笑骂道。
  “好好好,我马上跟他说去。”知道叶沧海不生气了,马超一溜烟往外跑。
  黄昏的时候,宁冲已经在醉香楼订好了桌子。
  叶沧海换了衣服,正准备去喝个畅快。
  这时,张县令居然站在门口。
  “怎么,叶大人晚上准备去赴约啊?”
  “吃个饭,要不,大人一起去。”叶沧海笑着点头道。
  “不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张元东笑道。
  “这个……”叶沧海心里疑惑,张元东这好像有点热情过头了吧?
  “别这个哪个了,走吧。你高升了,本县给你接风呢。”张元东笑了笑,往前而去。
  叶沧海不得不跟上了,这边交待方东过去跟马超说一声。
  轿子停了下来,叶沧海一瞅,顿时愣了一下。
  富春园!
  这不是吴家园子吗?吴家有钱,听说这园子投了上万两才完工的。
  里面不光有亭台楼阁,池塘假山,还有专门的歌妓舞女陪伴,是吴家招待上宾的地方。
  张元东把自己逛到这里来,肯定跟吴家劫案有关系,应该是东阳府来的阳东顶不住了,吴家转道相求自己了。
  可是吴家先前太嚣张,对自己不好,落不下这张老脸,这明摆着拉张元东出来当说客了。
  理清了这些,叶沧海淡然自若的跟在张元东后边往富春园而去。
  “张大人过来,令吴某的富春园蓬荜生辉啊。”刚到门口,吴发明带着家人,一脸笑呵呵的迎了上来。
  “晚上刚好没准备晚餐,听说富春园的‘一对鸳鸯戏翠柳’是本县一绝,特地过来叩扰一番了。”张元东笑着一点后边的叶沧海道,“这不,刚好碰到叶大人,就邀请过来一起品尝了,不会打扰了吧?”
  “哪里的话,张大人邀请的自然也是我们的客人了。叶大人,晚上就一起了。”吴发明那口气好像还相当的勉强,好像是看张元东面上不得不点头似的。
  明明自己要求人办事,居然还落不下这张老脸。
  这吴家,从骨子里瞧不起人,真是狗眼看人低的典范。
  本来不想与他计较的了,这一刻,叶沧海决定要‘计较’到底,不能惯着吴家这臭毛病。不然,今后全得看吴家的脸做事了。
  “张大人邀请,叶某推托不得,这什么的‘一对鸳鸯戏翠柳’叶某没听说过,就过来尝尝吧。”叶沧海一脸冷淡的应道。
  一看这两人苗头不对,兴许是怕搞砸了,气氛一定要搞起来,张元东一摸下巴,看着叶沧海笑道,“叶大人,你是没尝过,这富春园的‘一对鸳鸯戏翠柳’全是好料。听说要经过七十二道……”
  “不是老夫吹牛,就是东阳府‘全鸟德’的珍禽宴也未比能赛过我富春园的鸳鸯戏水。去年,知府卫大人也来尝过,大加赞赏不已。临走,还装了一道带走,还有……”吴发明说道。
  “一般人想尝咱们这鸳鸯戏翠柳是没机会的,今天是特邀张大人过来,不然,呵呵!”二掌柜吴秋在一旁炫高调,讲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叶沧海一眼。
  “这鸳鸯可是好鸟,对爱情特别的忠贞,吃了叶某怕睡不着觉,就不尝了。衙门还有事,叶某先走一步。”吗得,和着老子是过来求你们要争取这个案子啊?叶沧海顿时火气更大了,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顿时,吴家所有人都一脸愤然,太不识相了吧。
  张元东气得牙痛,狠狠瞪了吴发明跟吴秋一眼尽使眼神。老子好不容易请来,你们居然这样子把人给气走了。
  当然,对于吴家的嚣张跋扈张元东也是看不顺眼的。
  只不过,全看王通判面子而已。
  不然,你吴家算什么鸟?不要说鸳鸯戏翠柳,就是八龙宴老子也不稀罕。
  只不过,吴发明兄弟俩高调惯了,认为叶沧海这样子是对吴家的挑衅。
  因此,尽管张元东一直使眼神,可是,哥俩落不下这张老脸。
  “呵呵呵,叶大人既然来了,怎么能饿着肚皮就走。”这时,前面凉亭里传来王文长通判爽朗的笑声。
  “哎呀,王大人也在啊,失礼失礼了。”张元东一看,马上乐呵着迎上去了。
  “王大人好。”王文长出面了,这面子总得给,叶沧海不得不转头打声招呼。
  不过,脚却是没挪动丝毫,摆出一幅随时还要走人的架势。
  “既然叶大人不忍心吃了鸳鸯,来人,把这道菜给撤了。”姜还是老的辣,王通判虽说也就三十来岁,但浸淫官场也有十几年了,火候掌握得很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