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四章 升官

第四十四章 升官


  “啐!”陶若兰羞得跑了。
  “别乱点鸳鸯谱,我还小,没那个打算。”叶沧海一脸正经的摇了摇头。
  “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已经十六岁了,成人了,大丈夫何患无妻,但好汉是不怕妻妾成群的……哈哈哈……”宇文化戟猖狂的大笑着转进后院熬药去了。
  第三天上午,叶沧海被叫进了县衙。
  不久,一顶轿子停在了县衙门前,张县令马上带着属官们到了大门口迎接。
  属下挑起轿帘,出来一个一脸严肃,身穿官袍,脸形圆润的中年男子。
  “呵呵呵,刘大人驾到,元东未来远迎,失礼失礼。”张元东拱手笑道。
  “大人,这位是东阳府分官史房的‘史房使’刘鸿江大人。”宁冲赶紧凑上来低声说道。
  在海神国,州府的史房使是掌管府下属官员考勤、乡绅,丁优等事务,跟现在地级市的组*织部*长差不多角色。
  虽说只是一个七品小官,但是,人家权力大,见官大一级。
  不然,张县令哪有那般的热情跟谦躬?
  “呵呵呵,张大人客气了。咱们先办公事,过后再叙。”刘鸿江连象征性的拱手客气一下都没有,双方说着进了大堂。
  “奉知府卫国忠大人令示,同知赵松洲大人随签。
  近日,青木县县学教谕叶沧海表现突出,不光斩杀了李挺等多名黄蜂寨山贼。
  而且,恪尽职守……再加上青木县令张元东鼎力推荐,原县丞陶洪义誓死力荐,东阳府决定撤去叶沧海县学教谕一职,改任青木县县丞。
  同时,县主薄蔡道平表现突出,配合得当,着即,提拔为青木县县学教谕。
  原县丞陶洪义受重伤,暂时准许在家休养,俸禄照发,一旦病好,另行任用。
  另,巡检史青提拔为县主薄……”刘鸿江拿出公文宣读道。
  叶沧海改任倒是没什么奇怪,只是,蔡道平居然暗中操作跟着升官了,这倒是令现场好些人吃了一惊。
  “叶大人事务缠身,忙不过来。而县学教谕还比较清闲,所以,本县决定,还是由蔡大人作为副手,协助叶大人处理衙门事务。”张元东当堂补充宣布了一下。
  “张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有史主薄了,还要蔡道平过来干嘛?”出来后,马超有些愤愤不平。
  “那还用说,明摆着怕叶大人权力过大,又扯出蔡道平来制衡。美其名日是协助,实则是监督跟分权。”宁冲说道。
  “叶大人干了个半死,还是得不到张元东的信任。”马超道。

  “知府大人还算是不错,没有就地免了陶公的职。”宁冲道。
  “恭喜蔡大人高升。”雾云轩,林云和崔捕头以及孙道彪三人贺喜不已。
  “唉,不就个县学教谕吗?”蔡道平一脸遗撼的摇了摇头。
  “别的不说,品级总算是先上去了。而且,张大人还把叶沧海的权力分拔了一部分给蔡大人你,可喜可贺。”林云一脸酸味儿说道。
  “林大人,这次倒是失算了,让史青抢得先机。不晓得此人是靠什么关系上去的?你查到没有?”蔡道平问道。
  “查不到,此人隐藏得够深的。而且,此人跟叶沧海搞在一起,咱们今后得注意点了。”林云阴沉着脸。
  “还有什么今后?”这时,崔捕头略显得意的插了一句。
  “崔捕头此话怎讲?”蔡道平看了他一眼,问道。
  “阳东顶不住了,这家伙也不怎么样?
  名头全吹出来的,自从接手吴记劫案之后倒也卖力,奈何一点眉目都没有,吴家开始的时候像祖宗一样供着他。
  现在可不一样了,吴秋开始啰嗦,吴发明偶尔也甩脸子了。
  王通判虽说表面不讲,但冷漠的态度却是让阳东如坐针毡。
  估计不用两天,阳东会自个儿提出来,灰溜溜的打道回府。”
  崔俊道说着,看了三人一眼,一摸下巴,一脸高人相,笑道,“到时,此案必打回叶沧海手中。连阳东都没办法,叶沧海料必也查不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咱们就可以搬出当初的赌约,逼叶沧海退位。”
  “那我得提前恭贺蔡大人林大人包括崔捕头了。”孙道彪笑道。
  “噢?此话又怎么说?”林云满心欢喜,不过,故作正经。
  “这还不简单吗?蔡大人马上改升县丞,林大人你提为县学教谕。
  即使史青提县学教谕,林大人也能提为主薄,而崔捕头就可以走马上位县尉一职了。
  到时,这青木县还真是咱们的天下了。”
  孙道彪哈哈大笑不已。
  “你个孙道彪啊,没混官场太可惜了。”蔡道平笑骂道,转尔,脸一板,道,“这次绝对不能给叶沧海翻身的机会,要一捋到底。不过,怎么黄蜂寨到现在还没动静?难道怕了,不像是他们的风格。”
  “不是,听说大当家独眼龙莫云崖正在闭关,估计就在这几天就要出关了。到时,龙出大海,就是叶沧海的死期。”崔俊阴森森哼道。
  “天月湾驻守营也没动静,估计也正在蕴量什么阴谋。陶洪义只是一个可悲的马前卒,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叶沧海。”林云道。
  “双管齐下,叶沧海没救了。”孙道彪幸哉乐祸不已。
  “蔡大人,别以为你这县学教谕坐稳当了。”这时,一道敞亮的声音从亭外传来。
  “是卫总管啊?”孙道彪一看,来的居然是东阳府范家总管卫松,自从前次压着自己利用祖坟敲诈叶家的事后就再没出现过,那是赶忙站起来到亭外迎接。
  “当然还不稳当,不过,蔡某也不稀罕这个位置。”蔡道平瞄了卫松一眼,回应道。
  “知道,你盯着的是县丞的位置。不过,你以为一个小小的‘户房使’江罗能把你推上县学教谕位置吗?”卫松看着蔡道平,一脸轻蔑。
  “你什么意思?”蔡道平吃惊不小,江罗是自己亲戚,这事儿除了自已和张县令外,青木县绝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事儿的,范家总管怎么知道了?
  而张县令硬性剥离了叶沧海的权力,还不是看在江罗面上。
  毕竟,江罗作为东阳府户房使掌控着一府的钱粮,可以说是东阳府的财神爷,青木县穷得叮当的响,自然想多捞些好处了。
  “什么意思,你肯定一头雾水了。
  那本人就告诉你,陶洪义受伤,你马上动用了自己的关系,特别是请江罗出面,目标就是青木县县丞位置。
  可惜怎么样?县丞位置非同小可,知府大人并没同意。
  其中原因谁也不清楚,本来,你是什么希望都没有的了。
  不过,我们范家出面了,才帮你落下一个县学教谕位置。
  所以,别稀里糊涂的谁给你弄的好处都不清楚。
  当然,这其中江罗也出了一把力气,只不过,他还没那本事把你推到教谕位置上,不信的话你去问问江罗大人。”卫松一脸高调的说道。
  “找个机会,蔡某我定必登门拜访范公子。”蔡道平总算是明白了,当即表态道。
  “那得看我家公子有没时间,不过,你记住,给我狠踩叶沧海就是对公子最好的报答。”卫松说道。
  “公子发话了,蔡某我自当尽力。”蔡道平不得不跳进范家这个坑。
  因为,卫松不可能讲假话。
  不然,自己一问亲戚江罗就戳穿了。
  而且,范家如此大势力,抱紧大腿好处多多。
  “那我拭目以待。”卫松一甩袖子,看了林云、崔捕头一眼,道,“几位,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只要叶沧海一倒霉,你们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