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三章 陶家小姐甘为奴

第四十三章 陶家小姐甘为奴


  “叶家能有什么?”看着宇文化戟那一脸的轻蔑相,叶沧海真想上前照他鼻子来一拳。
  “壮士看看这个。”叶沧海把罗家枪法递了过去。
  宇文化戟开始并没伸手,只是瞄了一眼,尔后倒是伸手接过了,翻了几下。
  “一套破武技而已,不过,看你小子挺诚心的,算啦,老子看一看就是,前面带路。”宇文化戟一脸大条的点了点头,把罗家枪法塞进了背后背着的兽皮袋子里。
  而那把方天画戟也斜插在兽皮袋里的。
  检查完陶洪义的伤势之后宇文化戟沉默了许久,问道,“他会伤得如此之重,关键是旧伤被激发。”
  “嗯,他说当年进京赶考路上救了一伙人,最后打碎了丹田。”叶沧海应道。
  “此人以前还不简单。”宇文化戟点头道。
  “嗯,据他说,年仅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内罡境强者了。当年要不是摊上那烂事儿,至少混个五品守备没问题。”叶沧海点头道。
  “人的一生,世事难料。
  他的确有恢复的可能,但是,要彻底恢复他的丹田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药太难求。
  当然,先治好他的伤我还是有办法的。
  要不,我开二个方子,一个是治伤,一个是恢复丹田。
  头一个药材应该能配全,不过嘛,需要的银子可不少。
  第二个方子就难说了,即便是有银子也许难配全药材。
  而且,即便是配全了药材,还需要高手通气活络才行。
  当然,就是第一个方了来说,治好他的伤后他的实力也能增强一点,达到锻体六重境身手还是有希望的。”
  宇文化戟说道。
  “那请先开方子吧。”叶沧海客气的说道。
  不久,两张药方递到了叶沧海手中。
  “宁老,先配第一张药方。不管花多少钱,记我账上。”叶沧海说道。
  “谢谢叶大人。”一旁的陶若兰眼含泪花,盈盈一福道。
  “我说姑娘,你就谢他,没有我的方子你爹可就死定了。世风日下,美女爱英雄啊……”宇文化戟气得翘了翘胡子。
  “不是的,前辈,我最该感谢的是您。”陶若兰一听,脸儿红红的赶紧说道。
  “好听话,全是骗人的。”宇文化戟翻了个白眼。
  “是真的,我准备感谢完叶大人就感谢前辈的。因为,前辈为尊,当然要放在后边了是不是?”陶若兰说道。
  “既然大为尊,为什么还要放在后边,我宇文化戟岂不成这小子的跟班了?”宇文化戟问道。

  “你不就是跟班吗……”马超在门外听到后直偷笑。
  “不是这样说的前辈,你看,打架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徒弟先上,徒弟不行师傅才出马的。还有比斗,先出场的都是功力弱的,最后出场的才是压轴的。”陶若兰解释道。
  “姑娘你这嘴还真甜,算啦,不与你计较了,便宜了这小子。”宇文化戟摆了摆手,一语双关,陶若兰的脸蛋儿都红透了,草莓熟了。
  “叶大人……”这时,宁老拿着方子又进来了。
  “怎么,配不全是不是?”叶沧海赶紧问道。
  “能配全,刚好东阳府王记老字号药铺的李药师就在药铺里,我问过了,他们那边有缺的药材。只不过,要价着实太高了。”宁药师一脸难堪。
  “不是跟你说过吗?不管多少,记我账面上。”叶沧海有些不耐烦了的摆了摆手。
  “6199两,我好说歹好,李药师把零头去掉了,还得整数。”宁药师道,顿时,现场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6000两,呵呵,差不多差不多。”宇文化戟一摸下巴,盯着叶沧海,准备看笑话了。
  对于一个八品的县学教谕来说,他一辈子也剩不了这么多钱的。
  “怎么这么贵?”陶若兰都吓傻了。
  “陶小姐,里面用到了许多年份不浅的名贵补药。比如,五十年的野参,三十年份生长首乌,还有竹虫、天晶子……”宁药师解释道。
  “这方子没问题吧?”叶沧海看着宇文化戟,觉得这家伙好像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要治伤当然得用好药。
  而且,陶洪义身体太虚了,就得大补。
  不然,想在短时间内治好,那不可能。
  当然,不用也行,那就拖上十年八年才治好就是。”
  宇文化戟耷拉了一下眼皮子道。
  “用好的,一定要用最好的。”陶若兰脱口则出,一边拔下自己头簪,摘了耳环,脱了手镯,取下项链塞给叶沧海道,“这些全都拿去卖了,我再回家看看能否找到什么值钱的。实在不行,我把老宅卖了。但是,请叶大人一定要治好我爹。”
  “这些能值多少,不超过一千两,还差了五千两噢。
  不过,姑娘,叶大人好像很会赚钱,我都领了一千多两赏银了。
  要不,你嫁给他算啦,哈哈,卖身救父,实为佳话。
  不然,这小子不会拚命去赚钱的。
  到时,你父亲就……”宇文化戟打着哈哈。
  “叶……叶大人,你一定要帮忙,我……我……我嫁给你就是。”陶若兰羞红着脸说道。
  “姑娘别听他胡说,不要急……”叶沧海赶紧摆了摆手,不过,宇文化戟马上打断了,道,“看到没陶姑娘,人家不肯帮了,不稀罕你呢?”
  “叶大人,我给你作妾都行,只要能救我爹,我做牛做马报答你。”陶若兰眼含泪水的跪下子,娇艳欲滴。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姐,你误会了。”叶沧海可是急了,摇了摇手,道,“别信他的,这药方他动了手脚。”
  “我知道叶大人嫌弃我,我不作妾了,我给你当奴婢,贴身服伺你!”陶若兰给逼得没办法了。
  “不是妾不妾的问题。”叶沧海摇头道。
  “不是这个问题,叶大人,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一切都是你的。”陶若兰也豁出去了,大胆张口,那脸血一样的红。
  “小子,明明不想帮,反倒打老子一钯,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啦?”宇文化戟脸一板凶道。
  “你说你没动手脚,我问你,为什么先前没写上比如五十年的野参,还比如百年的……后来又给你涂改过来了。
  肯定是不用这些名贵的药也行的,而且,有些改了年份,有些改了药材名。
  二十年份跟五十年份生长的药材价格可是翻了好几番的。”
  叶沧海问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宇文化戟承认了。顿时,陶若兰一脸愕然,看着叶沧海的眼神却是变得温柔了起来。
  “呵呵,想知道,先把伤治好了再来问我。”叶沧海笑道。
  “好好,你小子自己说的。算啦,我再写一个方子。”宇文化戟又是唰唰唰地写了一张方子,宁老接过后又出去了。
  不久回来了,道,“这次价格下了很多,一千三百两就够了。”
  “前辈,你这方子是不是最好的?”那料到陶若兰倒是有些担心了。
  “陶小姐,放心,我开始是逗这小子玩的。你不知道,这小子惹我生气,我想作弄一下他。当然,那方子也治不死人,不过,大补过后反倒对身体有些不适。”宇文化戟说道。
  叶沧海是彻底无语。
  陶若兰一脸愤然的看着宇文化戟。
  “嘿嘿,别生气啊陶小姐,其实,你真要用第一张方子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用的。”宇文化戟干笑了一声。
  “鬼才相信你。”陶若兰白了他一眼,卟哧一声笑了,百媚生艳。
  “呵呵,姑娘,这小子良心不坏,可以考虑噢。”宇文化戟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