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二章 始末

第四十二章 始末


  “谁个不想!”铁鹏一掌拍击在桌上,用狼样的目光盯着卫勇,道,“卫勇,这世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绝不是好士兵。
  我铁鹏也是堂堂七尺男儿,难道喜欢过这种日子?
  不不不!这不是我铁鹏所需要的。
  不过,卫勇,黄蜂寨不简单,就靠咱们这二百兵丁,真敢上山的话肯定是去得了回不了。
  建功立业虽说重要,但是,命都没了,一场空拿来干什么?”
  “那上头这是什么意思?”卫勇有些不明白。
  “什么意思,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还不是装给百姓看的。
  卫大人也为难,东阳府重兵都布在沿海一带,不可抽动,怕伤筋动骨。
  到时,真出了什么乱子,那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而黄蜂寨民愤极大,祸害周遭县镇。
  卫大人没办法了,只能派出咱们来镇镇场子,实则无用,他心知肚明。
  而咱们,呵呵,该干嘛干嘛,该喝酒就喝。
  只有叶沧海这种愣头青才敢夸下海口,大言不谗的说什么剿灭黄蜂寨的浑话。
  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是我们不动手,那小子,迟早也会死在黄蜂寨手中的。”
  话毕,铁鹏狠狠的一口吞下了一片热腾腾的大肉块。
  “我受不了啦,苍文、苍刚,师傅,你们别逼我了……”堡垒终于被攻破了,连续几天的骚扰,再加上没得觉睡,天问大师终于爆发了,他狠命的煽着自己耳光,痛苦的尖叫着,嘶哑的喊着。
  “赶紧问?”叶沧海冲马超说道,马超马上小声的交待给了几个演戏的人。
  “苍问,你好毒,不就是我把未来宁元寺方丈的位置给了苍文吗?你居然火烧宁元寺……”一个老者变着腔调喝叱道。
  “不……师傅,你错了,不是我干的。”天问大师血红着眼,大声的吼道。
  “明明是你干的,你就是忌妒我,所以,存下歹心想烧死我们……”苍文的扮演者厉声喝道。
  “师兄,真不是我干的。是吴家人干的,他们想要我们宁元寺的风水宝地建祖坟。”
  “还敢狡辩,可为什么就你一个逃出来?”苍刚的扮演者问道。
  “当时闯进来一伙黑衣人,我正好上茅厕,为了活命,我不得不钻进粪坑里才逃过了一劫。好臭啊,从此后,一见到鸡甲鱼肉之类的荤菜我就恶心,只能吃些清淡的。因此,我一气之下就出了家。”
  “可是现场所有尸体完整,怎么会出现你的尸体?”
  “黑衣人把你们尸体扔进火堆里就走了,我怕暴露。所以……我……”

  “我什么我?全是谎言!”
  “不是的,如果给吴家知道了我还没死,肯定会追杀的。
  所以,我把阿牛骗了过来掐死了。
  因为,阿牛的手掌心上也有颗痣。
  再加上火烧得乱了,就是衙门的捕快也验不出来。
  因为,好些人都知道我手掌心上有颗黑痣的。”
  “可是你的脸怎么全变了?肯定是你的魂魄夺了别人的身体。”
  “不是,怆惶逃走的时候我摔下了一个山谷。
  后来一个高人救了我,不过,我毁容了。
  连脑袋上的骨头都碎裂开了好些。
  那位高人很厉害,居然用猴子的骨头帮我接好了。
  从此后,我就换了张面孔。”
  “你武功也是那位高人教的吧?”
  “没错,高人走前给了两本书给我。从此后,我就自已练功,天从人愿,我终于进入内罡之境。”
  “所以你回来报复吴家了,而你并不想一下子弄死吴家,而是从外围着手,抢劫吴记钱庄,尔后,一步一步搞得吴家家破人亡是不是?”
  “没错!我就要弄死他们全家,而且,连当年的捕快都不能放过,谁叫他们收吴家的银子?我要杀死当年县衙所有有的官,杀光……”
  叶沧海彻底无语了,宇文化戟听得直皱眉头,至于那几个‘演员’,汗毛都竖起来了。
  “叶大人,你一定要杀了这个凶孽。不然,我们几个如果给知道肯定没活路了。”其中扮演苍问师傅惠明老和尚的老头吓得都哭了起来。
  “是啊,此人疯了,恐怕连我们家人都难逃脱。”扮演苍文的人也是啰嗦着说道。
  吱……嘎……
  门打开了。
  天问大师一下了苍老了几十岁,他被捆着,呆呆的看了叶沧海一眼。道,“你赢了!我失败了……
  想不到我蕴量了二十年的计划居然被你如此简单的就破了……
  难道这就是命……要知道,为了复仇,我把心已经练得六亲不认。
  在出发之前,我亲手杀了儿子妻子以及岳丈一家人……
  我就要拿他们来试验我的心是否还有感情……
  可是我还是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叶沧海,你简直是个恶魔……恶魔……”
  “畜牲!”宇文化戟忍不住上前狠抽了他一巴掌。
  “畜牲!可是你为什么不去抽吴家人的耳光,难道他们不是畜牲吗?
  你们这些当官的,只懂得拍有钱人的马屁,欺软怕弱,有胆去动动吴家?
  还有叶沧海,你不是正义的化身吗?
  你不是青木县英雄吗?
  我虽说是罪犯,但我也是苦主。
  我今天要上诉,你有种就去翻吴家的旧账,把当年烧死宁元寺的人绳之以法,我苍问愿意以命抵命。”
  天问恶狠狠的瞪着叶沧海,激愤的质问道。
  宇文化戟顿时沉默了,马超等人也是无语了。
  屋子里安静得可怕,所有人都看着叶沧海。
  “怎么,不敢了吗?哈哈哈,人家女婿是王文长,东阳府通判大人。
  叶沧海,你一个小小的县学教谕敢吗?
  你有种吗?
  我畜牲,我畜牲,其实,你比我还畜牲!什么天理公道,我呸!”
  天问大师朝着叶沧海一口呸来,叶沧海居然没闪,那口臭痰正打中他的脸。
  马超一看,走上去就要狠抽耳光。不过,被叶沧海伸手阻止了。
  “我会的!”叶沧海看着天问大师,点了点头。
  “以为我三岁小孩?”天问一脸讥讽。
  “我叶沧海如果不查清当年宁元寺的案子,断子绝孙!”叶沧海一脸坚定。
  所有人都呆了,天问愕了愕,叹了口气,“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败得如此的惨。”
  “哼!你会害死叶大人的。”马超凶道。
  “因为,我碰到了你。拿供词来,我签字画押。”天问说道。
  “你小子犯浑啊,都二十年前的案子了,你翻什么翻?”出来后,宇文化戟不由得埋怨道。
  “是啊大人,不能查的。这话,就当我们没听到。我已经交待刚才几个人了,谁敢走露风声,老子打死他。”马超说道。
  “多谢几位好意,我答应过他。”叶沧海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仰望着天空。正好,乌云遮住了太阳。
  “笨蛋!不过,你小子想找死老子才懒得管。”宇文化戟哼了哼,就要走人。
  “宇文壮士,我有一事相求。”叶沧海说道。
  “别找我,你的事我不管,麻烦。”宇文化戟摇头道。
  “不是天问的事,是陶洪义的事。他的伤你能否给看看,听宁药师说,陶公的伤有些奇巧。如果能碰到高手,也许有恢复的可能。”叶沧海说道。
  “陶洪义,死了就死了吧,一个没用的废物而已。”宇文化戟一脸冷漠。
  “如果宇文壮士肯出手,我把祖传的一件宝物相赠。”叶沧海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