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十一章 痛打百夫长

第四十一章 痛打百夫长


  人已经被叶沧海一脚扫倒,几个堂上的捕快在方东带领下如狼似虎的扑上按在地上就打起了板子。
  而马超配合默契,带着几个捕快堵住了县衙大堂的门,这边招呼后边的捕快围住了想过来解救的兵丁们。
  捕快加衙役们有几十号,宋杰的手下虽说强一些,但是,人家人多,只能眼睁睁看着宋杰被按倒在地受了狠狠十板子,那是打得宋杰屁股开花,鲜血湿裤,鬼哭狼嚎。
  张县令实则也相当的恼火,你宋杰也太嚣张了,居然不把老子放眼中。
  而且,陶洪义这伤摔得奇巧,张元东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出了其中猫腻。
  只不过,叫他公然去天月湾查探他也没那个胆子。
  这气没地儿发,自然朝着宋杰身上来了。
  所以,宋杰被打并没有出声阻上,等打得快完了才大声道,“叶大人,不可!赶紧放了。”
  “滚!”
  临了,叶沧海还送了宋杰一个狠踹,把他直接踹得翻滚出了县衙大堂,手下慌忙抬起宋杰狼狈而去。
  “叶大人,你这可是惹上大祸了。”蔡道平在一旁一直没作声,现在才出声。
  “蔡道平,作为同僚,你哪一点像是咱们青木县的官员?
  同为本县官员,更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
  可是你看你,都干了什么?
  我是惹祸了,那又怎么样?
  难道我收拾一个污辱本官,有违官德,嚣张跋扈的百夫长都不行?”
  叶沧海火了,指着蔡道平勃然而骂。
  “我怎么啦?宋杰辱骂你,自有张大人处理。你凭什么动手就打,你置张大人于何地?还有,驻守营是过来帮助咱们的,你这样子把人家打了,怎么收场?”蔡道平也火了,马上反驳道。
  “前怕虎后怕狼,天月湾驻守营都干了什么?
  杀了几个山贼,抓了几个黄蜂寨的头目?
  这下倒好,把咱们的县丞给弄残了。
  他们是来帮什么忙的?
  这一切,你蔡道平难道还看不出来?”
  叶沧海指着他质问道。
  “我看你是疯了。”蔡道平一甩袖子,朝张县令道,“张大人,今天的事跟我无关。叶沧海闯下的祸由他自己负责,咱们不背这个锅。”
  “放心,这锅我一个人背,绝不连累任何人。”叶沧海冷冷道。
  “叶大人好气魄,我拭目以待。”蔡道平一甩袖子,道,“叶大人如此厉害,你就去天月湾查一查陶公的事。”

  “我当然会去。”叶沧海回道。
  “光耍嘴皮子有什么用,什么时候去?指个日子出来。”蔡道平哼道。
  “一个月内必去!”叶沧海一脸坚决的应道。
  “好,我们都拭目以待。”林县尉刚好从外边匆匆跨入大堂,接话道。
  这时,躺门板上的陶洪义居然挣扎着叫了起来,虽说叫声模糊,但也听得出什么意思,“叶……叶大人,不要管我的事,你不要去天月湾查探我的事……
  张大人,你不要让他去……
  张大人,我不行了,我强烈推荐叶沧海担任我县丞一职……
  请张大人往上承报……要快……承报……”
  “陶公,你不要讲了,我马上送你去治伤。”叶沧海赶紧劝道。
  “没……没用了,不……不要管我……”陶洪义讲着,死死盯住张元东道,“张大人……这是我一个将死之人的请求,你得答应我……你不答应我……我就死在这公堂上……”
  “唉……陶公……我答应你。”张元东叹了口气,朝师爷道,“马上拟定公文,八百里加急送往东阳府亲呈卫国忠大人。”
  李师爷不敢怠慢,当堂奋笔疾书。
  张元东当堂盖上大印,派人送走,陶洪义才闭上了眼。
  “爹爹,爹……爹……爹爹啊……你不能死,你快醒来……”这时,陶公之女陶若兰哭喊着冲了进来,一看老父如此状况,跪在地下哭叫了起来。
  “让开,我送他去冶病。”叶沧海一把扯开陶若兰,抱起陶洪义就跑。
  不久,进了柳记药铺,宁药师闻讯马上赶了过来诊断……
  “你哥呢?”叶沧海问陶若兰道。
  “他出远门了,一时联系不上,叶大人……全靠你了,你一定要救活我爹,我……我……我给我做牛做马都行,只要救了我爹,你要我干什么都行……”陶若兰哭喊着跪下了。
  “你这讲什么话,陶公于我有恩,我尊他若父一般。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会尽全力的。”叶沧海说道。
  555……
  陶若兰泪流满面,直点头。
  “伤了好些地方,内脏可能裂开了,肋骨断了五条,大腿被打断,小手臂给震裂开……”宁药师看了许久才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赶紧用药,用最好的药,先把命吊住。”叶沧海说道,宁药师点了点头,忙碌去了。
  “大人,不能再让那小子嚣张下去了。请大人给我一支精兵,我马上斩杀了他。”黄元强在帐蓬中吼道。
  “做得‘干净’吗?”铁鹏问道。
  “嗯嗯。”黄元强一愣,缩了缩脖子忙点头,敢情,自己暗中干的事人家铁大人早就知道。
  “直接击杀影响不好,毕竟他也是县学教谕。想个办法引他到营地来,他不就是第二个陶洪义吗?”铁鹏喝了口酒,淡淡说道。
  “那小子鬼得很,不会上钩?”黄元强道。
  “这你又得动脑子了,不过,你平时的聪明哪里去了?”铁鹏夹起一块冒着热气的肉吹了口气。
  “我想想。”黄元强眼珠子转动着。
  “大人,有办法了。”这时,宋杰在两个兵丁架着下进来了。
  “什么办法?”黄元强问道。
  “那小子跟蔡道平赌了一把,一个月内必到咱们天月湾查探陶老家伙的事。”宋杰道。
  “天助我也!”黄元强一脚跺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即便中人来了,估计也有人盯着的。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势必做到天衣无缝。而且,你的机会不多。他一旦离开你就没机会了。”铁鹏淡淡道。
  “明白!”黄元强阴阴的点了点头,大步而去,做准备去了。
  “他真敢来吗?”黄元强一走,铁鹏转头问一旁站着的把总卫勇道。
  “肯定会来。”卫勇点头道。
  “你好像很了解他?”铁鹏说道。
  “有些,我跟他也打过几次交道了。此人倒真是条汉子,办事不拖泥带水,而且,有勇有谋,说到做到。如果大人能收纳入咱们营中,倒不失为一匹‘好马’。”卫勇道。
  “算啦,他太冲,不好管理。天天惹事,老子还得给他擦屁股。再说,元强的事顶着,不必了。”铁鹏摆了摆手。
  “大人,自古以来,有本事的人才有脾气。”卫勇说道。
  “呵呵,卫勇你看,古往今来,有几个官员喜欢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下属?到时,喧宾夺主,岂不爬自己头上了?”铁鹏说道。
  “也是。”卫勇点了点头,问道,“大人,咱们是来协助剿灭黄蜂寨的,难道天天就这样混日子?大人难道就不想建功立业,加官晋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