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九章 爷爷的珍藏

第三十九章 爷爷的珍藏


  叶沧海顿时吃了一惊。
  里面密密麻麻摆着的全是书,几个大号架子都摆满了,有竹简本,有木雕本,有玉雕本,还有锦缎本,多数是笔墨本,估计不下几千册。
  “这些全是你爷爷百年下来搜集的,当然,为了躲避仇家,我们只能挑选一些精要的,有用的带走,大部分都不得不就地埋藏了起来。不过,我们都标记好了地点,一旦有机会,让它们重见天日。”李木一脸兴奋。
  叶沧海走马观花般的翻了一下,发现关于武林秘笈的秘本占了一成左右,剩下的都是介绍有关天文、地理、文学巨著以及科举考试,生活方面的书籍,连皇都美食都有记载,真是包罗万象,比较杂。
  这说明爷爷是个才学渊博,涉猎广泛的杂家。
  叶沧海找了一本秘笈《飞镖十八式》,因为,前次碰到赵良时发现那家伙随手拿起围棋子居然能伤人。
  听说这个世界在武者没有踏入先天之前都只能靠着近距离接触才能伤人,而先天高手听说可以隔空摧气直接伤人。当然,距离并不远。
  那个境界离自己太遥远了,就是整个东阳府也找不到一个先天强者的。
  先天强者实现了内气外放,只有内罡大圆满,跨入先天才能达到。
  先天对人体也是一种质的飞跃,从皮肌到肉身骨骼都有改变,有‘小投胎’的说法。
  当然,小说中所吹嘘的脱胎换骨,重塑肉身那只是谣传而已。
  人毕竟是人,又不是神仙?
  如此一来,暗器就可以让先天之下的武者实现隔空伤人,威力自然比你直接用刀砍剑击来得猛了。
  “嗯,一个武者,掌握几套暗器袭击的手法是应当的。
  而少爷你的袖里藏刀相当不凡,完全可以把袖中之刀当成暗器甩出去伤人。如此一来,威力应该更大。
  少爷你稍等,我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套适合做暗器的小刀。”
  李木说着转出了门,叶沧海目光落在了《罗家枪法》上。
  《罗家枪法》来自‘云通寨’罗氏家族,罗家在天龙王朝也是小有名气的武学世家。八式罗家枪法犀利无比,神奥难测,自然也是罗家压箱底的货。
  而这套罗家枪法品级达到了地级下品,适合先天之下的武者修炼。
  而宇文化戟用的是方天画戟,这戟跟长枪倒有着相似的特点。
  而且,宇文化戟的戟平时插在身后,看上去就尺长左右。
  但是,叶沧海感觉到那戟应该能伸缩,战时伸长,估计能达到一米七八左右。俨然就是一把枪尖不同造型的长枪了。

  叶家虽说花光了所有的钱财,但是,这些秘笈拿出去换钱的话可也是一大笔财富。
  当然,目前叶沧海还没这个打算。
  下边,叶沧海就地研究起罗家枪法来。
  这枪法不光只是按书上图示去练,而且,每一招都配有心法。一分为二,没有心法,你就是得到了枪招也没用处。
  所以,想偷师是相当难的。
  叶沧海翻了进去,顿时,一道指印从脑间闪过。
  怎么回事?
  眼花了不成?
  叶沧海吃了一惊,擦了擦眼,发现指印又不见了,好像是幻觉。
  这厮也没再意,研究起罗家枪法来。
  等他翻阅到第五遍时突然又发现一些指印出现了,只不过,一晃又没了。
  这次绝对不是幻觉。
  不是幻觉,那指印从何而来?
  叶沧海猛然间一拍脑袋,是了,难道是翻阅这本书的前人留下的手指头印?
  而自己因为有痕迹术在身,所以,看到了这些指印。
  可为什么一晃又没了?
  八成是因为自己的功力不够高,痕迹术还没修炼到大成的缘故造成的。
  毕竟,这些书估计几十年都没有翻过了,随着时光流逝,先人留下的指印变得模糊,甚至消失。
  叶沧海顿时来了兴致,要是能把这些指印全都搜集起来,没准儿还能发现先人留下的一些别的痕迹。
  比如,著立此书的罗家高手。
  到时,就可以追寻他们的轨迹,加快修炼力度了。
  而且,一些精妙之处也可以通过痕迹来揣测,推理,重新融合。这跟CD机的抓轨复制好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假如自己看完了所有的书,没准儿能把捕捉到的爷爷的痕迹综合起来,重塑爷爷的风范。
  因为,这些书爷爷估计生前都看过,包括父亲都有可能。
  这痕迹术,还真是牛叉的了。
  叶沧海几达废寝忘食的地步,饿了直接伸手抓起冷馒头一边啃一边研究琢磨飞镖十八式以及罗家枪法。
  第二天李木才匆匆回来,手中拿着一个布套递给了叶沧海道,“少爷,找到了,此刀名‘工尺刀’。是全套的,共有十八把小刀。你试试能否顺手?”
  叶沧海接过后翻转布袋,发现里面整齐的排列着十八把薄如蚕翼般的小刀,每把都仅有指头宽,不到半尺长,其薄如蚕翼。
  叶沧海抽出一把往木头上一划,顿时,一道深深的划痕出现。
  “这刀很锋利啊。”叶沧海吃惊的说道。
  “当然,这工尺刀可是著名的铸剑大师欧离子亲传弟子‘斗罗’练制的,少爷请看,每把刀的刀柄处都有一个米粒大的‘斗’字,代表着斗罗铸制。
  而且,这是完整的一套。这布袋也是天蚕丝制的,不怕火不怕水,久磨不破。
  并且,可以直接套在少爷你袖中内兜之上,完美得很,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李木笑道。
  叶沧海往袖中一套,真是绝了。
  除了感觉有些沉,外人还真是看不出异样来。
  “传说江湖暗器之中还有一种叫‘工尺镖’,此镖为一枚枚大小厚薄不同的银钱。
  练就工尺镖的人,能将银钱准确地射中对方的要害部位。
  银钱镖出手后发出“工尺”之声,竟能奏出古乐“四面埋伏”的音律第一句。
  此声音扰人心魄,使人精神分散,极易被击中要害,故得此名。“
  叶沧海笑道。
  “少爷你哪听来的?”李木问道。
  “呵呵,无意中听到的。”叶沧海笑了笑,当然不会说这传说来自地球。
  据说工尺镖是无耳教教主江兆基的绝学,不幸被武林恶人学会,用此功伤人,嫁祸于无耳教,因此,使江湖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少爷,这工尺刀联合《飞镖十八式》也有震魂的作用。只不过,需要时间练出来才行,少爷可别浪费了这么好的刀。”李木点头道。
  下边,叶沧海开始摘抄《罗家枪法》。
  因为,原著可是要留着,自己要从中抓轨,探寻先人秘密。
  “呵呵,少爷想得周到。”李木笑了。
  “木叔,这里所有书包括物件都不许拿出去,我留着有用。”叶沧海交待道。
  “放心,这里的一切都是少爷的,只有少爷才能动用。其实,这些给我也没用。我这笨手笨脚的,唉……根骨如此,不然,早练成高手了。”李木一脸感叹道。
  “呵呵。”叶沧海笑了笑,心里表示怀疑,你李木既然是叶家的托孤人,武功不会那般差劲吧?
  宇文化戟还真是心急,这不,叶沧海刚到县衙就接到了马超的秘报,说是天问大师被宇文化戟给活抓了过来。
  当看到叶沧海带着马超和宁冲下到地窖,天问大师顿时愤怒的问道,“叶沧海,有你这样子的待客之道吗?还邀请我过来喝茶,你们这些狗官,难道都是一群伪君子?”
  “谁是伪君子还难说,天问大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叶沧海冷冷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天问大师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