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八章 不可能

第三十八章 不可能


  “不行不行,少爷,不是我硬压着不给。
  这些全是你的,但是,得等你有能力拥有的时候才能亮出来。
  不然,会害死你的,哪我李木就是叶家千古罪人,我对不住老叶家,对不住老太爷啊。”
  李木眼眶有些湿了,他一把跪在了叶沧海面前。
  “为了迅速晋级提升,我已经决定了,不冒生死,何来不寻常?既然这些都是我的,木叔,你就让我做一回主吧?”叶沧海说着。
  “少爷,如果你用木刀能把这块石头砍出指头粗的伤痕来,我就给你。”李木也为难,为免引起叶沧海误会。
  眼珠子一转,从角落处搬来了一块脸盆粗石块。
  当然,按李木的想法是锻体四重境是不可能劈下如此深的刀痕的。
  “咔嚓!”
  李木话音刚落地,只见叶沧海挥起桃木刀往下猛地一劈,一声脆响,石头给硬生生劈成了两块。
  “你……”李木顿时愕了良久,尔后捡起石块瞧了瞧,道,“虽说不是你直接用刀砍成两块的,但是,能把石块震成两块,力气应该达到了锻体五重境。
  少爷,前段时间你刚击杀李挺和罗列的时候也仅仅锻体二重境而已。
  这才一个月左右,你已经五重境了,是不是吃了‘神力丸子’?”
  “没有!”叶沧海微微摇头。
  “怎么可能?一个月连升三级,就是海神宗的天才弟子也不可能办到。
  我跟你说啊少爷,这神力丸子虽说一时能增强体力,但坏处可是不少。
  过后也许会造成经络俱毁,皮肌爆裂,除非是遇到危及生命的对手临时头用一下。
  不然,赶紧停了。”李木一脸揪心的说道。
  “木叔,你想多了。”叶沧海摇头道。
  “真不能吃啊少爷。”李木急了。
  “木叔别急,我真没吃。”叶沧海说道。
  “没吃,可你的武功怎么增长得如此的快?
  如果没有此类药物相助,那是不可能办到的。
  少爷,我知道你心急家仇。但是,这个急不来的。升官有的时候碰到好运气升得快,但武功却是来不得一点虚假的。
  不然,以前因为你身体的缘故不能练功,叶家费尽心思,倾尽财力修建的这处练功秘境一直荒废着。
  少爷,虽说你已经过了打基础的最佳年龄,但是,你放心,有叶家的练功秘境,咱们提升的速度也绝对比别人快不少的。
  咱们没必要冒着危险去吃那种药,因为,凡是吃那种药暴涨功力的都没好下场。

  你没听说过白发魔君厉相东吗?
  就是因为跟费天罗决斗想取胜,一夜之间吞服了过多的神力丸,最后,爆体而亡。”李木先入为主,误会越来越深了。
  “木叔,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小时候虽说不能习武,但是,我一个文弱书生去偷过抢过吗?
  即便是在没饭吃的情况下,我宁愿吃草根树皮,但绝不往外伸手。
  在书院时,有的时候连蜡烛都买不起,就凑到学兄学弟们的窗台下偷光。
  还有,虽说我当时一介文弱,但是,遇到不平之事绝不会坐视不管。
  为此,我没少被打得头破血流……
  即便是现在急着要消灭黄蜂寨,争取立功升官,但我识大体,绝不会乱来的。
  因为,我叶沧海是你所说的了不起的‘爷爷’的孙子。”叶沧海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好吧,我相信你。地级武技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连升三级的确太匪夷所思,你是怎么做到的?”李木还是难以释怀。
  “其实,全是武神佩的作用。”叶沧海突然想到了一个理由。那什么的中大奖系统如果扯出来的话估计会被李木误会成神经病的。
  “武神佩还有提功的作用?”李木显然有些不信。
  “当然了,不然,怎么能叫武神佩,估计此玉佩是以前一代武神‘诸葛雄风’佩戴的。
  这种神物发挥的作用根本就不是咱们所能揣测的。
  而且,我以前体弱多病,就是因为还没能开启武神佩。
  后来,一次受伤过后血染红了他,从此后就开启了。
  也许是以前不会武功,所以,武神佩爆发了,一下子让我连升了三级。
  今后估计就没这好运气了,不过,绝对也比普通的武功提升得快的。”
  叶沧海信口开河。因为,水蓝大陆的确有这么一个关于武神诸葛雄风跟魔神楚小花的传说。
  而魔神楚小花是个恶魔,诸葛雄风是一代捕神,两人冤家对头,一直打了几十年,最后,同归于尽。
  叶沧海也就把人家一代大佬拿来套自己头上了,而李木又不知道武神佩的秘密,哪会料到少爷会骗自己?
  “那就好那就好,老天终于开眼了……武神前辈啊,你一定要保佑我家少爷官运享通,报仇血恨,扬我老叶家风范,重铸一代帝师风范。”李木还真的信了,激动得眼含热泪,朝着老天磕谢不已。
  “帝师,木叔,帝师难道就是我爷爷吗?”叶沧海大惊,赶忙问道。
  “没错!你爷爷叶博古是天龙王朝三朝元老,一代帝师,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中通命数,博古砾金,名扬水蓝。
  而你父叶啸,天龙王朝第一勇士,为了保卫家园,勇猛反击外敌入侵,带兵远征,敌国闻之丧胆,这一路就打到了万里之遥的白帝海。
  不过,不久传来消息,你父居然战死沙场。
  噩耗传来,你娘费凌芳气疯了,说是要去找你爹,从此失踪。
  现在想来,肯定也是遭了奸人暗害。
  而你爷爷不久也被奸人谄害下了大牢,叶家满门抄斩。
  不过,你爷爷很厉害,好像早有预感,留下了你这一脉骨血。
  在老叶家众多忠心门客,弟子们的拚死保护下冲出了王都。
  不过,贼人一直穷追不舍,辗转反侧,我们先后流浪了好几个国家,最后才在海神国青木县定居了下来。
  从此后,隐姓埋名,期望东山再起。
  只不过,天不从人愿,你居然打小体弱多病,不能习武,而叶家倾尽家产打造的练功秘境一直荒废着。
  而你爷爷有交待,如果你不成器,就让老叶家从此没落。
  而且,即便是你能习武为官,但绝不能用老叶家的财物帮助你。
  所以,老叶家把所有财物都用在了秘境修建上。
  这些年下来,我们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眼睁睁看着你饿得发黄,我心在滴血啊。
  可是,帝师之令不可违。
  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
  老叶家也没什么能帮到你的了,所以,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不过,我们老叶家气数并没败尽,你终于要出头了……”李木流着泪愤然而说。
  “木叔,我会一步一个脚印打出一片天下的。谁给了我们叶家什么,我将百倍奉还!”叶沧海捏紧拳头,目光灼灼,一脸坚定。
  “嗯,为今之计,你一定要保守秘密。
  不然,叶家就真的完了。
  所以,我一直反对你拿出武功秘笈,就怕走露风声。
  不过,现在我想通了。既然你要走不寻常的路,老叶家的钱财方面已经耗尽,没办法帮你了。
  你需要武学秘笈,我们还是有几本的。
  少爷,你跟我来。”李木站了起来,拉着叶沧海打开了一处通道,尔后七转八拐,进了一个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