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七章 试探

第三十七章 试探


  不然,即便是此人拥有内罡四重境身手,但在面对自己这个八品教谕时也不可能如此大条沉稳的。
  毕竟,草莽还是草莽,见官都有些拘束的。
  除非经过大风大浪,或者实力强大无比的江湖大佬们。
  而宇文化戟沉稳如泰山般的正襟而坐,那绝对是拥有一定身份的官员才能具有的过硬素质。
  不过,此人如果是个官,下来微服私访,怎么平时的作派又不像个官,倒像是江湖客?
  复杂了……
  叶沧海一时也琢磨不透,决定试探一下,于是半开玩笑样子大笑道,“壮士说笑了,不过,我见壮士沉稳中不失大气,锋芒中又蕴含沉稳,壮士,你不会江湖草莽如此简单吧?”
  “噢,我不草莽谁草莽?
  难道,江湖客就不能沉稳大气啦?
  你看,历朝历代,也有江湖草莽揭竿而动,最后成就一代帝王之相的人物。
  所以,叶大人这话可是有失偏颇,以貌取人要不得。”宇文化戟摸着胡子笑道。
  “见笑见笑。”叶沧海拱了拱手。
  “咱们言归真传,你所见到的高手在哪,他是谁?”宇文化戟问道。
  “此人叫天问大师……”叶沧海于是说了。
  “叶大人心思之缜密,推理之平顺,真是令宇文我汗颜啊?好,这个帮我帮了。不过,我并不是帮你。”宇文化戟一拍桌子点头道。
  “那当然,我知道壮士是为了青木百姓。”叶沧海小拍马屁。
  “不是。”宇文化戟摇了摇头,道,“我想应证一下你的推理。”
  “冒昧的问个问题,壮士知道黑龙会吗?”叶沧海问道。
  “黑龙会?”宇文化戟看着叶沧海。
  “没错!”叶沧海点头道。
  “问它干嘛?”宇文化戟短暂的错愕之后问道。
  “前天我差点被一个杀手杀了。”叶沧海说道。
  “你如何肯定是黑龙会干的?”宇文化戟问道。
  “八成可以肯定,而且,那人叫候天奇。”叶沧海说道。
  “那就应该不是黑龙会的人干的了,因为,你不可能查出他的名字。有可能是有人冒充黑龙会,如果事情败露,就把屎盆子扣他们头上。这个,经常发生的事。”宇文化戟摇了摇头。
  “黑龙会的人都查不出名字吗?”叶沧海故意问道。
  “当然,他们只有代号。
  比如,黑一黑二什么的。
  而且,身上不可能找到有关黑龙会的哪怕一丝线索。

  并且,极难抓到活人,你能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而尸体上又没任何表明身份之物,黑龙会才会如此的神秘,难以抓捕。
  不然,我天龙王朝早就一网打尽他们了,还由得着他们胡来?”宇文化戟道。
  “看来,关于他们,壮士也知道得并不多。”叶沧海说道。
  “呵呵。”宇文化戟笑了笑不答。
  “不过,我可以肯定,那人是黑龙会的,而且,名叫候天奇。”叶沧海开始撒网。
  因为,这个宇文化戟肯定知道黑龙会的一些秘密,不套点干货出来就太对不住自己了。
  “不可能是。”宇文化戟十分肯定的摇头,“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精力了,反而担搁了你查找真凶的机会。”
  “绝对是!我用祖宗之名作保。”叶沧海再次肯定,毕竟,那什么的系统可是见不得光的,只能刺激一下宇文化戟了。
  “带我去看看那具尸体。”宇文化戟给激起了脾气,想应证一下,好好打打这个自信过头的小子脸。
  不久,转入一个秘密的地窖之中。这
  倒是马超私人搞的,以前用来关押一些不方便外露的罪犯的。
  宇文化戟查验过尸体后沉吟良久,点头道,“是我失误了,他的确是黑龙会的杀手。不过,级别应该不高。”
  “黑龙会的杀手还定级啊?”叶沧海饶有兴趣的问道。
  “呵呵,海神国的官员分为九品十八级,而他们也搞了个十八级出来。此人,应该是最末流的十八级杀手。”宇文化戟笑道。
  “最差的都这般强悍,那黑龙会还真是一个恐怖的组*织了。”叶沧海也暗暗咋舌不已,这候天奇可是有着锻体六重境实力的。
  在青木县可以当王八横着走,可是在黑龙会中居然排最低了。
  自己惹上这样强大的对手,那有得玩了。
  “那当然,黑龙会的成员遍布整个天龙王朝,实力也仅仅比王朝闻名的神捕阁差一点而已。
  并且,他们在暗,神捕阁在明,真干起来,神捕阁损失也不小。
  这些家伙不死不休,你给摊上,相当麻烦。
  当然,也不必过于担心,毕竟,官府才是正统,杀一个官员他们也得考量的。
  第一次失败就会再下派一个十七级甚至十六级的杀手。
  不过,他们会重新评估目标的综合实力以及各方面影响,会要求雇主加码的。
  所以,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查到雇主,如果雇主解除了对你的暗杀,他们也就有可能歇手了。
  除非是你惹得他们十分的恼火,那你死定了。
  不过,想从黑龙会入手查到雇主那基本不可能。
  他们对这一块还是很守承诺的。因此,得从你的对头身上查起。
  呵呵,你推理如此强悍,料必会理出头绪来的。”
  宇文化戟居然一脸幸哉乐祸的笑了,气得叶沧海直翻白眼。
  “讲了半天你也只会打嘴炮啊,你可是在江湖上混的草莽英雄,还以为会提供些有用的东西,真是令人失望。”叶沧海故意丧气的摇了摇头。
  “线索当然还是有点的,不过,得等我抓到天问,应证你之所说的再谈别的。不然,你凭什么让我告诉你相关线索?”宇文化戟一脸高调的盯着叶沧海。
  叶沧海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技不如人,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至少还有点好处,天问大师的事不用自己操心了。
  当官嘛,就要懂得合理的支使别人办事才行,这才是为官之道。
  “木叔,咱们家还有别的武功招法吗?”叶沧海下到地下瀑布中狠练了一番筋骨后上到石台上问道。
  “当然还有,不过,你现在也用不着。
  少爷,贪多不烂。就是这套‘五虎断门刀’要练成至少也得半年左右时间的,要做到跟它彻底磨合,没有一年是拿不下来的。
  而你现在也就锻体四重境,想彻底吃透这套刀法是不可能。
  毕竟,它可是一门人级上品的武学。
  因此,我看你还是专心把它练成最好。”李木皱了下眉头,道。
  “我想要一套适合内罡五六重境,并且用方天画戟此类兵器的招法。”叶沧海说道。
  “你想给谁?”李木顿时警觉了起来。
  “宇文化戟,此人就是用方天画戟。”叶沧海说道。
  “万万不可,少爷,财不外露。
  特别是武功心法跟招法,那比财物还要惹火。
  就拿你正学的五虎断门刀来说吧,如果拿去换银子,至少也能换个几千两的。
  适合内罡五六重境武者用的招法,那武技就上升到了地级下品水准。
  这种武技整个青木县也找不到一套的,就是拿到东阳府去也是罕见的。
  一旦外露,叶家将死无葬身之地。”李木赶紧说道。
  “这个我明白,放心木叔,我不会乱来的。
  宇文化戟是个高手,剿灭黄蜂寨绝对需要他。
  不然,就凭我以及一群乌合之众的捕快衙役们,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黄蜂寨就是我跨足官场晋升的垫脚石,非拿下不可。
  不然,何谈超品?
  我总不能像别的官员一样按部就班,爬到胡子全白了才混个四品五品的。
  如此一来,叶家的仇谁来报?
  叶家的恨谁来填?
  要报仇,就得走不寻常的路。
  就得充分利用我们老叶家留下的资源。”叶沧海说道。
  实则是因为这外来的武学心法功法对叶沧海作用不大,他根本就没时间去修炼,而中大奖系统奖来的一学就会。
  如此一来,这些鸡肋样的所谓的高级武学不如拿去收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