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六章 感人

第三十六章 感人


  顿时,蔡道平给闹了个大红脸。气得朝马超一伙人凶道,“不许乱笑!”
  “叶大人,你是不是拿不出银子了。真拿不出来也中,只要你当众弯腰躬身向我罗平昌赔礼道歉,说声‘我错了’,这银子我不要了。”罗平昌哼道。
  “我是拿不出银子了,但是,我叶沧海有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叶沧海说着,一脸悲壮的走到蔡平昌面前拱手,躬身道,“罗壮士能杀黄蜂寨贼人,这是为我青木县做好事,是为我青木百姓安居乐业做好事,你是英雄。
  我叶沧海佩服你,此刻我是拿不出银子来赏给你,这件事上‘我错了’。
  不过,你放心,就是砸锅卖铁,就是卖了我家祖坟,我也会把银子筹来补上。”
  讲完,叶沧海又朝着罗平昌深深的躬身感谢。
  顿时,全场安静得可怕,再没人讥笑,再没人讲闲话……
  “叶大人,你是好官,你是好人,你是为了我们青木老百姓。我们不能让你受这屈辱,我李浩愿意捐三两。”一个瘦瘦的男子当即掏出了几两碎银子走过去轻轻搁在了衙门前。
  “叶大人,我是个叫花子,这几年下来乞讨的钱都被阴元那狗东西抢去喝酒了。不过,我还剩下一百个铜板,叶大人当街除恶,这铜板,我全捐了。”
  “叶大人一心为民,怎么能让这样的好官难堪?我张平捐十两。”
  “我损五十铜钱。”
  ……
  顿时,衙门前成了义捐活动。老百姓你一个铜板,他半两碎银子的,一下子也收了不少。
  “谢谢!我叶沧海多谢你们了……不剿灭黄蜂寨,我叶沧海就不当这个官了。”叶沧海站在门槛旁,朝着下边百姓深深躬身相谢,发下了悲壮的誓言。
  罗平昌呆呆的看着叶沧海,感觉眼睛好像进沙子了,居然有些湿润了。
  王员外一伙低下了头,也不敢再作声了。
  “你们都肯捐,我宇文化戟今天的赏银不要了,白杀十八个。”宇文代戟把麻袋扔到了地上,顿时,十八颗人头滚了出来,像皮球一般满地乱跳。
  “我相信,有宇文化戟这样的英雄,有罗平昌这样的壮士,我青木县所有人同结一心,在张大人带领下,一定会彻底铲除黄蜂寨的,还我青木一片朗朗晴天。”叶沧海慷慨激昂。
  正躲在后院偷听的张元东顿时啰嗦了一下,一脸惭愧。
  就是现场的蔡道平目光也有些躲闪,不敢正视叶沧海了。
  “今天这66颗人头,我也捐了。”罗平昌讲完后转身大步而去,留下一脸呆呆的吴二掌柜。

  “各位,为了彻底剿灭黄蜂寨,也为了发动全县民众齐心协力,本官在县衙大门前专门放一个捐款箱子,取名‘剿蜂箱’,方便各位捐赠。
  这些银子专款专用,到时,用度的明细账目会公布在城门口。
  希望各位回去后多多宣扬,发动全县,为剿灭山贼贡献一片爱心,今天现场收到的捐赠就直接存入剿蜂箱中。”
  叶沧海就势而上。
  “好!”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都散了散了,叶大人要办公了。”马超吼叫道,好像要把一切都发泄出去,人群才散去了,走得一个不剩。
  “宇文壮士请留步,进来喝杯茶吧。”叶沧海邀请道。
  “呵呵,叶大人,我可只白干一次,这次可是亏大了,你就别指望着还有第二次。”宇文化戟笑着走了进来。
  “见笑了,不会有第二次了。不过,这次请壮士喝茶主要是叶某有一事相求。”喝了几口茶后,叶沧海抱拳说道。
  “我只认银子,不过,你可以先说说什么事,好定价码。”宇文化戟一脸财迷相。
  “吴记血案料必壮士你也听说过了。”叶沧海问道。
  “当然,不是阳东都下来了吗?”宇文化戟点头道。
  “他破不了这案子的。”叶沧海摇了摇头。
  “何以见得?”宇文化戟倒是一愣,盯着叶沧海。
  “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连门都没摸到。”叶沧海摇了摇头。
  “好像是这样,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那凶孽又不是傻瓜,估计早跑远了,哪会傻呆着让你来抓的?
  不过,阳东可是东阳府副捕头,还是有一定的破案能力的。”
  宇文化戟一脸轻蔑的喝了口茶,瞄了叶沧海一眼,道,“不过,看你这架势好像有眉目了似的?”
  “呵呵。”叶沧海笑了笑不答。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求我帮你破案子?那你就别指望着了,对于杀贼领赏老子感兴趣,贼人越强大,我越有兴趣。至于破案,太烦人,别来烦我,给多少银子也不干。”宇文化戟摆了摆手。
  “壮士不是喜欢抓凶吗?而且,越厉害的人你越有兴趣?”叶沧海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当然,光杀一些小喽啰有什么意思?没有挑战性。唉……只不过,这青木县估计也没什么能让我瞧得上眼的凶徒了……”宇文化戟居然无端的叹了口气。
  “高手寂寞……”叶沧海摇头笑道。
  “高手寂寞……好像是有点。”宇文化戟寻思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厉害的人物了?”
  “你先说你有没兴趣?”叶沧海挖了个坑。
  “当然有兴趣。”宇文化戟脱口而出,“不过,得有些份量的才是。不然,什么猫啊狗的都算是厉害人物了,还真是污辱了我宇文化戟手中的神兵。”
  “内罡境强者,你有兴趣吗?”叶沧海一步一步引他入套。
  “几重?”宇文化戟眉毛一挑,貌似来劲了。
  “二重左右吧,应该不到三重,我也不能肯定。”叶沧海说道。因为,内罡境也分为六重。
  “你从何判断对方是内罡境强者?”宇文化戟可不容易入坑。
  “他被人一撞,一屁股坐裂了一二块铺地用的大号青砖,而他自己丝毫无损。”叶沧海道。
  “被撞,这是借地砖卸力。内气不成罡,那屁股估计就皮开肉绽了。不过,地砖裂得怎么样,你详细道来。”宇文化戟真来兴趣了。
  “我叫马超狠撞了他一下,是突然袭击的。那人假摔往地下一坐,地砖裂纹并不大,发丝大小,有点像是青花瓷上的自然裂纹。”叶沧海说道。
  “马超快达锻体四重了,而且,此人天生神力,又比一般的三重境武者力气大不少。
  被他狠撞了一下,而且是偷袭,那也得有三四百斤力气。
  要卸掉这股力劲,内罡一重境者肯定得把地砖撞得爆开。
  而此人只是让地砖裂开一条条发丝样的小裂缝来,说明力劲掌控得非常的娴熟。
  没有强大的功力是办不到的,因此,正如叶大人你所推测的,他应该有着二重境实力,三重应该还没达到。
  要是内罡三重,根本就不必要把地砖坐裂开的了。”
  宇文化戟说道。
  “呵呵,晚辈我今天有幸见到高人了。”叶沧海站起,朝着宇文化戟躬了躬身。
  “呵呵呵,我耍嘴皮子能行,你可别看走眼了。”宇文化戟一摸胡子大笑道,不过,并没有站起,居然稳当的坐着受了叶沧海这一拜。
  叶沧海顿时一愕,感觉此人怎么有点官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