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四章 跟凶手论道

第三十四章 跟凶手论道


  自然,叶沧海的手趁机摸了天问大师的手掌心一把。
  尔后马上收手,一张拓印纸被藏进了袖中。
  这厮还没停留,一边帮天问大师擦着身上的灰尘一边继续数落马超。
  如此一来,天问大师身体相当多处痕迹都给叶沧海拓印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马超也利落,一边道歉一边帮擦脏物,手还趁机摸了天问大师的脑袋和脸,想查探一下脸上是不是有易容药水之物。
  “没事没事。”天问大师摇了摇头,一脸淡定的走向了椅子。
  “马超,东阳府来的阳副总捕头真的查到重要线索啦?”叶沧海装得很随意的就问道。
  “听说是锁定了目标,唉,这功劳又给他们抢去了。”马超有些愤愤然。
  “算啦,谁查出来都是好事儿。”叶沧海摆了摆手。
  “大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句话该怎么解释?本官偶尔听到这句话,百思不得其解。一朵花怎么能说是一个世界,一朵花能有多大?恐怕还不及碗口粗了。”叶沧海开始闲聊了。
  “一花一世界,这世界应该指的就是人世间了。一朵花能代表人世间,这个……”天问大师苦思良久,最后一合掌,一脸不好意思的微微摇头道,“贫僧学疏才浅,解元你都弄不明白的东西贫僧更是一头糊涂了。”
  “太深奥了,一张叶子怎么能代表一个菩提?”田院长也是苦思良久,感慨道。
  “这话好像含着高深的佛理。”罗静一也是一脸惊叹不已。
  你们会知道那就见鬼了……
  叶沧海心里偷笑了一声,道,“一朵花就是一个世间,而一个人身也是一个世间,万物渺小……
  对于生长在花里的细小东西来说,哪就是大到王朝,小到村镇……当你心中有了佛性……万物都有自身天生的佛性……
  比如拿仇恨来说,如果放下,你就得到了世界,如果你不放下,你会一直活在痛苦之中,甚至,失去理智……“
  “妙……精妙啊……”田院长首先鼓起掌来。
  “沧海,想不到你这把年龄居然能推磨得如此的深透,为师我不及你啊。”罗静一摇头感叹不已。
  “呵呵,胡言乱语而已,让几位见笑了。”叶沧海一摸没毛的下巴,笑道。寻思着当文抄公估计是魂穿至异界的最大好处吧……
  “呵呵,仇恨,哪有那么容易放下的。不然,怎么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讲法?”哪料到天问大师突然笑道。
  “没放下,那是因为心还没放宽。假如你把一朵花当成一个世间,花开花落……”叶沧海继续胡扯。

  “佛日,要坚持本心。如果放下,岂不是连本心都失去了?”天问大师反问道。
  “本心当然要坚持,不过,也得看本心是善还是恶。所以,这就要取舍,去恶留善。”叶沧海回道。
  “世上之恶都有根源,如果对方比你还恶,你还放弃恶,岂不是助纣为孽?”天问大师说道。
  “时间会改变一切,也会抹平一切。”叶沧海道。
  “时间真能抹平一切吗?那是不可能的。”天问大师哼道。
  “当然有些作用,比如说,家里亲人刚过逝时是不是感觉特别的悲伤,随着时间久远,这种悲伤是不是越来越淡了?”叶沧海道。
  “呵呵,酒却是越酿越纯。
  所以,有些仇恨,时间越久,越沉越深。
  只不过,有些人体会不到,那是因为你没有身处其中。
  有些人刻骨铭心,那是因为就是受害者。”
  天问大师笑应道。
  “以恶制恶,那是走极端。佛日,不可为也。”叶沧海说道。
  “佛家虽说慈悲为怀,但是,佛又坚持本心,所以,只要坚持本心,就符合佛之道……”天问大师犀利反问。
  ……
  两人你来我往,那是听得马超都快晕倒了。
  而罗静一跟田虚却是听得津津有味,颇有所得。
  “高,真是高啊。听了两位这一番佛论,我都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田院长合掌笑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老夫也觉得不该走极端,以恶行恶事,那就违背了佛家慈悲为怀的宗旨。”罗静一摇头道。
  “哈哈哈,今天的佛论到此为止。大师有空到衙门来坐坐,咱们再聊。”叶沧海话里有话。
  “听叶大人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有空时一定过来坐,跟叶大人再续佛缘。”天问大师哈哈大笑道。
  “我感觉他越来越像宁元寺的‘苍问’了。”出来后,马超一边走一边说道。
  “基本上可以锁定目标了,苍问苍问,不是问苍天吗?他现在取名天问,实则一样的意思。唉,只不过,可惜了。”叶沧海有些痛心的摇了摇头。
  “他不该以恶行恶的走极端。”宁冲摇了摇头道。
  “假如换成你当年眼睁睁看着师傅跟师兄弟们被烧死,你就不会如此说了。”马超表示理解的说道。
  “也是啊,这里头越来越矛盾了。”宁冲挠了下头。
  “法不容情,可惜他杀的人太多了。不然,我还真想保他一命。”叶沧海叹息道。
  “如果不抓捕归案,估计他的下一步就是吴家人了。而且,从他先从吴记钱庄入手可以看得出来,他是想搞得吴家家破人亡,以报当年火烧宁元寺之恨。”宁冲道。
  “所以,最近几天你们要盯紧,别让他再杀人了。”叶沧海道。
  “不如直接拿下先秘密关起来,到时,阳东不行的时候咱们再亮出来,以免他狗急跳墙再杀人。”马超说道。
  “此人实力强悍,不好抓捕。”叶沧海摇了摇头。
  “大人没跟他动过手,何以晓得他实力强悍?”马超好奇的问道。
  “给你一撞,虽说他来了个假摔。但是,你那道撞击力太猛了。
  并且,是突然袭击,如果硬接他估计会受小伤,所以,他把撞击力全都卸到了地下。
  你们可能没发现,地砖裂了一块,是他一屁股坐裂开的。”叶沧海说道。
  “那青砖可是大号的,用屁股坐裂开,难道此人也是内罡境强者?”马超顿时傻眼了。
  “不像吧,如果他拥有内罡境身手,杀吴记钱庄的护院岂不易如反掌?
  大人不是说过,他表面上是用剑杀的,实则是用木鱼在杀人。
  他拥有如此身手,何必呢?
  更何况,我们刚才并没有在他住的房间找到木鱼。”宁冲有自己的看法。
  “你这句话讲得很好,的确有些矛盾。但是,你们想想,他是一个和尚,而且是云游和尚,要不要做功课?”叶沧海问道。
  “那肯定要,不然,就是野和尚了。”马超点头道。
  “这就对了,他肯定每天得敲击木鱼做功课,所以,随身必带木鱼儿,因为他没有固定的寺院住所。而你们居然没找到木鱼,那说明给他藏起来了。为什么要藏?”叶沧海道。
  “大人你这推理简直神了。”马超简直要顶礼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