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二章 胆大包天的杀贼

第三十二章 胆大包天的杀贼


  “好,我马上带人过去查验现场。对了,崔捕头,你比较熟悉县里的情况,就当我副手就是。”阳东说道。
  “惭愧啊惭愧,阳副总捕头,本人已经被撤职了。”崔俊故意一脸尴尬模样。
  “呵呵,张大人,我跟崔捕头可是合作过多次了,比较默契。如果换个人陪着我,就怕到时……”阳东故意说道。
  “这样吧,崔俊恢复原职,代表我青木县全力协助阳捕头查案。”张元东哪有不懂的,当即点头了。
  不然,这案子破不了,而王文长一直呆在岳父家盯得紧,也不好交待。
  一个小小的捕头职位,在张元东面前又算得了什么?给谁当不都一样。
  “呵呵,叶大人,我得陪阳捕头去破案子了。有事就别安排在我头上了,毕竟,属下我也是分身乏术的。”崔俊挺着胸脯在走过叶沧海面前时大声笑道。
  “当然当然,阳捕头是来帮我们青木县破案子的,于公于私,咱们自当鼎力相助才是。”叶沧海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朝着阳东拱手道,“本官先恭贺阳捕头旗开得胜,早日抓到凶手,以正国法。”
  “放心,三天,就三天,到时,本捕头会把凶犯交给叶大人的。”阳东自信满满的带着人马走了。
  “哼,叶大人,我吴记不求你照样子能破案。以为自己是神捕阁的吗?呸!”跟着一起进来的吴二掌柜吴秋一甩袖子,跟在阳捕头身后也走了。
  “呵呵,前次是叫你哭着喊着求本官,你没同意。现在照样嚣张,好了,下回,你得自抽耳光才行,这里,张大人、蔡大人都可以作证。”叶沧海朝着吴秋背影冷笑道。
  “永远没那一天!”想不到阳东居然头也没回的回了一句,实足为吴秋撑腰了。
  “呸得好!”这事不久就给吴大掌柜吴发明知道了,不但没责怪二弟多事,居然还给了表扬。
  “唉……岳丈,秋叔也的确有些过了。
  好歹叶沧海是青木县官员,我虽说比他官大二级,但是,我得在东阳府坐镇。
  而吴家的根还在青木县,不可对衙门官员太过于无理。
  当然,叶沧海也的确有些嚣张。
  这事,适可而止。”王通判叹了口气劝道。
  “我看那小子就不顺眼,以为偷袭杀了几个山贼就翘尾巴了?
  文长,你好歹也是个通判,不久就要升东阳府同知了。
  还怕他干嘛,不如,找个机会捋了他官帽子就是。
  不然,那小子在青木县一天,我们吴家都有些磕衬着。”吴发明说道。

  “岳丈大人,你不懂官场。
  要拿掉他一个小小的八品县学教谕并不难。
  但是,难免有人讲闲话。而且,此人最近杀了几个山贼头头,名声在外。
  所以,得慢慢来。
  当然,如果他继续如此对待吴家,那我也不会顾忌什么了,绝不手软。”王通判道。
  “那我吴家就看他表现了。”吴发明点了点头,王通判不由得在心里直摇头,吴家真给自己宠坏了,好像自己是知府大人似的,难免会吃大亏的。
  “吴青,你马上再给罗平昌送去一千两。”走出书房,吴发明马上把管家吴青叫了过来交待道。
  “昨天刚送了一千两,还送?”吴青有些舍不得。
  “我就要让叶沧海那小子难堪,我要他拿不出银子来才是。对于不开眼的狗,我吴发明从来不手软。”
  “叶大人,发现目标了。”第二天上午,马超匆匆而来。
  “在哪?”叶沧海顿时精神一振。
  “大人,你绝对想不到。”宁冲笑道。
  “想不到,到底在哪,快说。”叶沧海问道。
  “呵呵呵,居然在县学里。”马超张大嘴笑了。
  “县学,这杀人犯够大胆儿的,居然跑我地盘来了?”叶沧海也的确有些晕,见过大胆的,没见过如此胆大包天的杀人犯。
  “大人,你不是说过,最不安全的地方往往最安全。
  既然县学是叶大人您的地盘,而全县百姓都知道,你还代管着陶大人一身公务。
  他躲在县学,老天估计也难料到。
  你看,阳捕头查过现场后就全面撒网了,而且,盘查城门口。
  严查各处客栈,青*楼,连民房也没放过。
  可是,他就是没派人去查查‘青木书院’,还是大人厉害。
  我当时查了许久都没查到什么情况,就想起了大人的话。
  所以,反方向去查,专查阳捕头没安排人去的地方。
  结果一查,居然真给发现了情况。”马超哈哈大笑不已。
  “跟我的画像长得像吗?”叶沧海也十分的好奇,毕竟,这是自己利用痕迹术、再掺杂想象以及绘画艺术综合后第一次查案子。
  “当然像了,不过,最主要的就是,那人手掌心上也有颗黑痣,我是专注在这一块上。”马超点头道,“不过,叶大人,我相当的疑惑不解。”
  “噢?说来听听。”叶沧海问道。
  “我已经观察过他一天了,发现他有些举动像是小时候宁元寺的苍问。
  比如,吃饭时喜欢抽一下鼻子,还有,看书的时候喜欢用二根指头夹着……
  可是,他的确长着一张马脸啊。
  而苍问小时候的脸却是圆圆,长大了再怎么变化最多略长而已,不可能完全走样吧?”马超摇摇头说道。
  “嗯,总不可能苍问换了个脑袋?”宁冲也点头道。
  “易容术呢?”叶沧海问道。
  “除非是高阶的易容术,不过,那种易容术极少有人掌握。”马超摇头道。
  “他是个和尚,跑青木书院干什么?”叶沧海问道。
  “是院长田虚那个老夫子请来的,说是要给学生们讲讲佛法。”宁冲道。
  “就是要讲佛法的话也得找咱们大枯寺的宏衣禅师过来才是,大师可是咱们青木县泰斗。”叶沧海道。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原因了。”马超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也好,来了也有些时日了,我这个县学教谕还没去自己管事的地盘走一走。”叶沧海决定实地去看一看。
  当然,为免打草惊蛇,叶沧海选择的是下午四点左右才去的。
  三人卸了官服,叶沧海却是一身书生装扮就去了。
  “大人,你这可是衣锦返院,穿上官服多威风?”马超有些不解。
  “大人不想显摆。”宁冲接话道。
  “回自己读书的地方,理当低调。没有书院,也没有我叶沧海的今天。”叶沧海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顿时,马超和宁冲顿时肃然起敬。
  青木书院座落于青木山下,背靠大山,前面就是缓缓流过的天月河。
  书院有二百多学生,十几个夫子,再加上打杂的也还不到三百人。
  “啊,大学长回来啦?”叶沧海刚走到书院门口就给眼尖的学弟们发现,有人兴奋的高叫了起来。
  “大学长,是古元吗?”夫子罗静一的问询声传来。
  大学长的地位在学院里可是只位于夫子之后,是学子的带头人,现在的青木书院大学长就是古元。
  “不不,弟子讲错了,是上届学长叶沧海回来了。”那个偏瘦的学子赶忙摇头道。
  “李候,是不是最近杀了山贼的那位英雄?”学长王宏惊喜的问道。
  “是是是!”李候赶忙点头。
  “快出来啊,大学长叶沧海回来啦……”王宏从屋里一边跑一边高叫了起来。
  “王宏,不得无理,是叶大人到了。”夫子罗静一板着脸也匆匆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