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一章 系统真人

第三十一章 系统真人


  “要请黑龙会的人办事总得先联系上,他们如此神秘,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叶沧海问道。
  “大人,问这个没用。”宁冲摇了摇头。
  “怎么没用了,可以顺藤摸瓜,一网打尽。”叶沧海哼道。
  “谈何容易,他们组*织慎密。全是单线联系,一旦确定一个雇主之后,稍有异动这条线就会被斩断。
  所以,大人想从此入手查到他们根本就不可能。
  不然,神捕阁早就铲除了黑龙会了。
  你看,像笑沧浪如此人物下来也仅仅只是杀了几个小头目,斩杀了作案者就收兵了。”宁冲道。
  “大人得小心了,如果真是黑龙会收了别人的银子,肯定会不死不休的。下次再来,肯定会派个更强大的。”马超一脸忧心。
  “嗯,在这方面黑龙会还是很讲信用的。
  欠债还钱,收钱办事,不把事办成他们绝不会收手。
  而且,这些人神出鬼没,防不甚防,你哪晓得他们突然会从哪里冒出来?
  至于说出卖雇主的事更不可能的了,大人想从线人手上查到雇凶杀人者,基本上不可能。
  不然,黑龙会也不会屹立天龙王朝几百年不倒。”宁冲道。
  “好了,此事秘密调查就是,不必张扬,我先打坐恢复一下。”叶沧海摆了摆手,盘腿坐下了。
  因为,‘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那哒哒的声音又响起了,不久,冒出一段字来:
  斩杀锻体五重境武者‘候天奇’,奖你锻体五重境身手,再斩杀同等级武者,获铁布衫修炼法门一套。
  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噼啪一声爆响,吓了旁边的马超跟宁冲一跳。
  “没事,刚才气流没控制好。”叶沧海精神大振,睁开眼说道。
  “我怎么感觉叶大人你好像又强了一些。”马超一脸疑惑的问道。
  “精神头好像更足了,刚才那一瞬间我感觉大人你双眼在放光,差点吓死我了。”宁冲点了点头。
  “呵呵,不小心又突破了一级。这黑龙会的杀手还真是送财童子,我希望下一个来个更强大的。”叶沧海顿时信心百倍。
  草!
  宁冲跟马超有些无语了,人家闪还来不及,你倒是希望再来个更厉害的杀手。
  “给我查查候天奇这个人。”叶沧海说道,心里也是大喜,一来是提升了一级,二来就是,这中大奖系统居然能显示被杀者的名字,这可是一条重要线索。
  想不到这玩意儿还有如此强大的功能,真是捡到宝了。

  “大人查这名干嘛?”马超随口问道。
  “我怀疑他就叫候天奇。”叶沧海伸脚踢了一下地下的死鬼。
  “大人怎么知道的?”宁冲也好奇的问道。
  “直觉。”叶沧海笑了笑,马超跟宁冲翻了个白眼,扛着尸体走了。
  叶沧海并没有停歇下来,继续在水中修炼痕迹术,熟练五重境身手的攻击能力。
  因为,他发现这痕迹术居然能捕捉到对手攻击自己留下的痕迹轨迹,反方向推理过后可以琢磨出对方一些攻击手段。
  如果自己被一刀毙命,此术也没什么用了。
  不过,如果缠斗久了,此术就大有妙用了。
  一旦找到对手攻击的轨迹,切中要害,反败为胜。
  刚才在水里战候天奇,要不是这痕迹术自己早死透了。
  而候天奇比自己还要强大,作梦也想不到会被叶沧海反杀吧。
  “此人叫候天奇是真是假?”马超一边走一边问宁冲道。
  “我哪晓得,不过,大人说他叫候天奇,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不然,大人怎么不叫他李*奇张奇的?”宁冲回道。
  “难道大人能掐会算?”马超这脑袋有些灵光了。
  “有可能学过一些易术之类的,据说,此道中高手可以凭借一些东西推测出一些什么秘密的。”宁冲也拿不准。
  “是了,你看,吴家血案,大人就画出了凶手的图来。虽说咱们现在还没找到,但是,肯定就是易术推测出来的。”马超一脸兴奋的点头道。
  “对对,你看,我在血案现场没发现什么。
  可是大人叫我用印粉一印,居然能印出脚印啊,腿印手印痕迹什么来的。
  还有,你看大人,以前穷得揭不开锅。
  可是这几天,光是宇文化戟就拿走了二千多两了,大人哪来的钱?”
  宁冲也忙点头。
  “高人……估计只有高人才能搞到这么多钱了……”马超感叹道。
  “而且,你没发现,我也突破了。”宁冲得意的笑道。
  “你三重境啦?”马超一愣,略带点酸味的看着宁冲。
  “一把就冲到了二重境颠峰。”宁冲摇了摇头。
  “那还差不多,老子才突破三重境,你也三重,叫老子怎么活?”马超顿时松了口气。
  “我怎么感觉你已经三重境颠峰了?”宁冲问道。
  “呵呵,的确如此。最近我感觉功力增长得快,刚突破几天居然就冲到三重境颠峰了。”马超得意的笑了。
  “这肯定跟大人给咱们搞的补药有关系。”宁冲道。
  “那当然,你看,我以前,几年才进一个小境位的。
  以前天天练,日日练,练了个半死效果也不是特别的明显。
  现在不一样了,跟着大人抓凶杀人,好像提升得更快。
  难道这杀人也能提功?”马超好笑的说道。
  “我也有点同感,不过,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杀,是杀凶人。马超,叶大人是个好官,你可别乱来败了他的名声。”宁冲一脸正色的说道。
  “我看你还是欠揍,我马超是那种混蛋吗?”马超挥了挥拳头。
  第二天上午,因为东阳府副总捕头阳东快到了。阳东虽说也仅仅是个八品小官,但是,人家毕竟是东阳府的副总捕头。
  而且,还是通判王文长大人亲自点的将,张大人当然也不敢怠慢,齐集了三班衙役以及众位下属们站门口迎接。
  不久,七八匹快马飞尘而来。
  马上跳下一个身手矫健,虬冉胡子中年男子,男子腰扎英雄带,脚踩牛皮靴子,双目炯炯有神,双方简单的寒暄了一下就进了县衙大堂。
  “哪位是叶大人?”一进大堂,哪料到阳副捕头就直接挑明道姓的问道。
  “本人就是。”叶沧海拱了拱手应道。
  “呵呵,还没长大嘛。”阳东的眼神扫过叶沧海脸庞,略显轻蔑的笑道。
  “呵呵呵……”顿时,林县尉一伙笑了起来。
  “阳捕头,人家可是青出一蓝而胜于一蓝的。”崔俊故意的说道,这家伙虽说暂时被解除了捕头一职,但是,人还在衙门里。
  这话说来,明显要挑事儿。
  “我想告诉你叶大人,姜!还是老的辣!”阳东看着叶沧海,一字一字的吐出来的。
  “八十岁老娘倒繃孩儿,老姜,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叶沧海觉得这家伙故意针对自己,自然也不客气的回怂道。
  “小嫩子,你嚣张什么?居然要通判大人求你?什么个东西?”来了,阳东一甩袖子,指着叶沧海当堂挑衅。
  “这话不是我说的,本官也没要求通判大人求我。
  而且,我要告诉阳副捕头,这里是青木县。
  阳副总捕头只是下来侦破案子的,居然当作张大人面如此颐指气使的,难道张大人是你的下属吗?”叶沧海一脸大度的回应。
  “张大人,下官并没这个意思。”阳东一愣,脸顿时有些红了,赶紧转头朝着张元东拱了拱手表示歉意。
  一来,人家可是地主。二来,人家可是七品官,比自己品级要高。
  “呵呵,只要阳捕头能破了案了,无妨无妨。”张元东豁达的摆了摆手,实则,心里相当的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