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三十章 不像

第三十章 不像


  “那怎么可能,苍问当时才多大?十二三岁左右,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如此深的心机?再说,他怎么能预感到吴家会下手。还有,既然能预感到,为什么不通知老和尚一起逃了?”马超问道。
  “知识就是力量,他不是最喜欢看书吗?当然,是不是他只有抓到了人才能验证。不过,你看这画像有点像他吗?”叶沧海问道。
  “不像,一点都不像。
  苍问的脸是圆圆的,而大人你给的凶手画像这脸却是长长的。
  人虽说会长大,但是,脸形却是无法改变太多。
  就是稍扁一点我也认了,只不过,差距太明显了。”马超摇头道。
  “不管他是不是苍问,既然大人费了如此苦心把拓本综合在了一起才弄出了这张画像,咱们先用心的查一下再说。”宁冲说道。
  “放心大人,有画像就好办得多了。”马超点头道。
  “还有,青木三霸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叶沧海问道。
  “我们正抓紧全面调查,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
  青木三霸犯下的案子可是不少,不过,阴元真是该死,他害死的人最多。
  而老大罗平昌倒是没害死多少人,他手段又高明一些,以敲*诈银两为主,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收取保护费。
  还兼着放高利贷,为高利贷者讨钱等事务。
  如果对方不还,不是斩手就是直接打残。
  至于女人方面,阴元祸害了不少,罗平昌还算是手软一些。
  喜欢上哪家女子就用银子砸,再不肯的话就加上威胁。
  最后,天下又有几个女子家里能扛得住。
  至于说以低价霸占田地宅子也没少干,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已经聚敛了不少银子……”宁冲说道。
  “呵呵,如果灭了他们,叶大人的换脑袋奖赏就不用愁了。”马超笑道。
  “暂时不要动手,留着。”叶沧海摆了摆手,马超和宁冲互相看了看,一头雾水。
  “青木三霸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手下有几百号兄弟。几十年经营下来,完全可以编成一个民练团了。今后,攻打黄蜂寨还用得上。”叶沧海说道。
  “可是他们哪肯去攻打黄蜂寨?”马超脱口而出。
  “不肯也行啊,那就算旧账。够他们死上几回的了,这世上,有几个‘英雄’不怕死?”叶沧海说道。
  晚上,叶沧海专门修炼痕迹术。
  他悄悄到了河边,因为水的影响,一些痕迹都会被水抹去,这是个修炼痕迹术的好地方。

  从岸上修炼进水里,叶沧海发现,在摧动痕迹术的情况下,即便是在水里,居然也能发现一些人留下的痕迹。
  只不过跟陆地上相比,极为模糊,而且,极难发现。
  叶沧海并没有气馁,而是细心反复摸索。
  人言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虽说给了自己痕迹术,但是,要做到细致入微,加深道行还得看自己平时的摸索以及实践出真知。
  月儿悄悄的悬在天月河的上空,月光如奶油般的撒在河面上。
  好美的夜色,叶沧海练累了,于是漂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流,一路飘浮而下,早就远离了自家后山。
  哧!
  一声微响惊动了叶沧海,往河里一看,发现水里居然有条鱼影子朝着自己疾驰而来。
  鲨鱼……
  应该不可能,因为,这是内河,鲨鱼跑河里干嘛?
  不过,那鱼转眼间就快冲到自己面前了。
  叶沧海总感觉有些不妥当,河里的鱼什么时候如此大胆了,居然要吃人?
  痕迹术下,叶沧海顿时吃了一惊,鱼怎么有腿?
  因为,那‘鱼’冲过来在后边的水里留下了一丝痕迹,虽说是晚上,极为模糊,但却是像两条变形的腿。
  美人鱼……
  叶沧海可不敢再相信它真是一条美人鱼了,迅速的往鱼影上一甩,两枚梭标扎去。
  那鱼很聪明,一个扭转,居然闪过了梭标攻击。
  一条细线从手中飞出迅速钩向了叶沧海,叶沧海拚命扭曲身子,可是在水里,身子并不如陆地上灵活,那钩子诡异的在水里一个环绕把自己给缠上了。
  黑影一扯,叶沧海被拽得像条鱼般的飞扑了过去。
  剪扑自如!
  叶沧海迅速抽出桃木刀‘清扬’一把斩向了钩上的链子,不过,那人身子往水里猛地一沉,跟着一带链子,清扬居然落了个空,而叶沧海被扯得往水里深处而去。
  不好,那人水功了得,如果给他拽入河底那就完蛋了。
  落叶逼秋……
  滔滔不绝……
  叶沧海舞动着清扬护住自身,这边,痕迹术下,居然给他发现了链钩攻击留下的弧线印痕。
  也就在这一瞬间,叶沧海捕捉到了链钩攻击的一丝路数。
  那人一心想把叶沧海扯进水底击杀,倒没防到叶沧海突然往下一个深扎,尔后一个迅速的调头往侧面一划。
  顿时,链钩居然一个反方向回旋,把那人反缠上了。
  而叶沧海双脚猛踩在水中围绕着那人连续环游,这下子好了,链钩一下子把那人反缠了三四圈。
  那人一看迅速的想丢掉链子改用别的兵器,只不过,叶沧海不会给他机会了。
  他昴足了最后一把力气往前一扑,此刻虽说衣袍脱了没有袖子,但‘袖里藏刀’秘技还在,一刀勒去。
  啊……
  那人在水里闷叫一声,脖子一甩,堪堪躲过了这斩首的一刀。
  但是,手臂还是被锋利的短匕狠狠的飞割进去,鲜血直冒。
  那人急了,想脱身逃走。
  此刻叶沧海哪还能让他溜走,痛打落水狗。
  钩链飞抛,一把套中那人脚根,双方顿时在水里大打了起来。
  而那人受伤,鲜血一直在往外冒着,而又脱不开身,一阵猛烈的困斗之后力气渐渐耗尽。
  不久,肚子又给叶沧海捅了几刀,大腿也受伤了,那人彻底没了力气,成了一只‘死鱼’。
  叶沧海也筋疲力尽了,堪堪把那人拖上了河边。
  喘了好一阵子才恢复了一点力气,正准备审问一番时才发现那人脸色青绿,好像死了。
  “服毒自尽的!”马超跟宁冲匆匆而来,检查过后说道。
  “不像是黄蜂寨的人,难道是杀手?”宁冲说道。
  “杀手?谁雇的?”马超一愣,顿时,杀气腾腾。
  “这二个人最值得怀疑,像孙道彪、黄元强。”宁冲说道。
  “几年前就发生过一个命案,最后确定是‘黑龙会’干的。”马超说道。
  “黑龙会是个什么组*织?”叶沧海阴沉着脸问道。
  “专门替别人杀人,他们只认钱,别的不管。
  而且,十分的神秘,找不到他们。
  当然,酬劳也不低。杀人还看要对方的等级,比如,杀一个锻体境四重跟六重的价码是不一样的。
  杀一个富人跟穷人的价格又不一样。甚至,连官他们都敢杀。
  据说,几年前省里的按察副使秦宏义就是被黑龙会的高手杀害的,那可是从三品的大员啊。
  黑龙会还真是狗胆包天,什么人都敢杀。
  那件事当时震动了我们整个海州省。
  王室都出动了‘海神卫’,结果,还是没能查出是谁干的。
  最后,海神王室不得不向‘天龙王朝’神捕阁求援。
  神捕阁可是我天龙王朝最有名气的捕快精英之阁,里面汇聚了我天龙王朝众多捕快精英。
  听说神捕阁也来人了,结果,这案子一时还是查不下来。
  最后,神捕阁不得不派出四大名捕之一的‘铁拳笑沧浪’下来侦办此案。
  笑沧浪连杀了黑龙会几个小头目,最后,把杀人者毙于乌江之畔。
  从此后,黑龙会也有所收敛。”马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