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九章 黄蜂寨的实力

第二十九章 黄蜂寨的实力


  卟……卟……
  两声闷响,叶沧海感觉手一痛匕首落地,人也给一个什么东西撞得翻滚在地,一身尘土。
  “燕凯,你本比他强很多,可是你太大意了。”赵良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家这个门客。
  “属下知错。”赵良一把半膝跪地,满脸燥红的抱拳请罪道,“大人,让我再跟他战一回。”
  “你的命有两条吗?”叶沧海从地下跳起,问道。其实,心里也暗暗震惊不已。
  刚才,赵良只是弹出了一枚围棋棋子,不光撞掉了自己的短匕,而且,余力居然把自己撞翻在地。这份力劲,恐是自己十倍。
  他要杀自己,易如反掌。叫燕凯攻击自己,估计是在试探自己的能力。
  “小子,我让你一只手。”燕凯刚退色的脸又给燥得通红,气得吼道。
  “三个月后!不用你让,双手全上你也不是我对手。”叶沧海可不笨,跟燕凯再打,人家有了准备,自己铁定被虐。
  只要再斩杀几个凶徒,一旦实力飙升到内罡境,到时,再玩死他。
  “噢?你好像很有把握?”赵良倒是微微的愣了一下,看着叶沧海问道。
  “什么把握,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想再快活三个月而已。我燕凯就再等三个月,到时,定必打断你的腿脚。”燕凯上当了,因为,他能感觉到,叶沧海顶天了四重境,再给他三个月难道还能飞到六重境颠峰?
  再说了,自己三个月后没准儿就进入内罡境了。
  “呵呵呵,这主意不错,就定三个月的今天,老地方见。”赵良笑了笑,一指亭子道,“叶大人,史大人,进来一起喝茶。”
  “叶大人,听说你立志要剿灭黄蜂寨?”喝了几泡茶后,赵良问道。
  “嗯,黄蜂寨祸害我青木县几十年,周边县镇百姓苦不堪言。下官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学教谕,但是,既然陶公把事托付给了我,我就不能丢他的脸。”叶沧海道。
  “谈何容易。”赵良摇了摇头。
  “当然不容易,不过,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越不容易的事越有挑战性。不然,碌碌无为的苟活一世,跟畜牲又有何区别?”叶沧海一脸大气势。
  “你知道黄蜂寨有多少人马,几位当家的,实力有多强吗?”赵良问道。
  “二千左右人马,七位当家的。实力最强的当然是大当家独眼龙莫云崖。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实力。我想,黄蜂寨的实力应该不止如此。不然,早被官府剿灭了。”叶沧海说道。
  “何以见得?”赵良问道,貌似有考究自己的意思。

  “独眼龙听说实力也就内罡一重境左右,应该还没到二重之境,在青木县当然是没有对手了。
  可是我最近碰到了一个高人,他就是宇文化戟。
  此人八成是内罡境强者,虽说他最近老找我麻烦,帮我杀了不少人。
  但是,我发现,他并没能杀了独眼龙。
  这说明什么,说明黄蜂寨寨子里还有更强大的幕后操控者,就是宇文化戟进去也难保不丢了命。
  还有,青木县没办法对付黄蜂寨,但是,东阳府可是有内罡境高手。
  而东阳府听说也派人攻打过几次,但是,没一次成功。
  当然,黄蜂寨得天独厚的地势也是原因之一,如果只有地利而无高手主阵,黄蜂寨绝不可能抗得住东阳府的攻击。
  至于说黄蜂寨为什么一直没有拿下,这里头估计牵扯甚多,官府如果真有心拿下,他们绝活不过明天。
  所以,只是有为跟不为而已。”叶沧海说道。
  “的确如此,并不是东阳府不想拿下黄蜂寨,而是因为,东阳府的精锐都驻扎在沿海一带。
  冒然抽调过来围剿黄蜂寨的话就怕海贼趁机上岸作乱,那将摊上大麻烦。
  历任知府都不敢随便抽调,那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至于黄蜂寨,虽说为恶,但还伤及不了东阳府的根本。
  所以,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年轻人,你志向远大,不过,远大的志向也需要实力作为基础。
  不然,那就是在玩命。
  只不过,黄蜂寨居然敢杀我刘家人,我赵良绝不会坐视不管。”
  赵良满脸霸气的拍在桌上,茶水洒得满桌都是。
  “放心赵大人,不剿灭黄蜂寨,我叶沧海就是青木罪人。到时,还希望大人能鼎力相助。”叶沧海抱拳道。
  “呵呵,你现在跟我谈这个,为时太早,等你突破内罡之时再来跟我说吧。”赵良摆了摆手。
  “大人,叶大人前次因为抓捕丁冒的事跟铁鹏大人的手下黄元强起了冲突,大人能不能居中调和一下?”史青说道。
  “呵呵,如果连黄元强都摆不平,叶大人也就不必来找我了,更不用谈黄蜂寨之事了。”赵良摆了摆手。
  “大人,这事……”史青还想挽救,不过,赵良已经端起了茶碗。
  “请吧两位大人。”燕凯走上来,道。
  “唉……白白浪费了叶大人你两瓶纯阳蜂蜜啊……”出了‘清心园’,史青一脸无奈的感叹道。
  “多谢史大人引荐,不过,赵大人要纯阳蜂蜜难道也是为了助兴?”叶沧海停下,拱了拱手后问道。
  “呃!不过,听说不是他自己用。”史青摇了摇头。
  “如此也好,二瓶肯定会用完的。”叶沧海笑了。
  “也对啊,呵呵呵。”史青猛然一愣,看着叶沧海笑了,“不过,叶大人,你可得多准备一些。只不过,这纯阳蜂蜜出了丁冒这档子之事今后还想搞到估计难了。”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叶沧海点了点头,两人分头而回。
  “大人,依照你的交待,王家交了一千两赎回了所有人。不过,王依依那女子刁蛮得很,扬言要报复,大人可得小心点。这女人,真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强上十倍。”晚上,马超跟宁冲过来禀报道。
  “王家真要不依不饶的话下回定必不饶,这次,只是让他们痛一下。不过,王家既然放话了,咱们也不能一点准备没有。你们交待几个人暗中调查一下王员家的钱财来源。”叶沧海说道。
  “明白。”马超跟宁冲同时点头道。
  “昨天晚上我综合了一下吴记血案拓本来的印痕,再加上一些想象,描下了这幅图。你们俩个各拿一份,暗中查找一下,看看是否有长得相似的人。”叶沧海掏出了两幅图来。
  “黑痣!”马超接过一看,顿时猛愣了一下。
  “你见过这颗痣?”叶沧海问道。
  “不是,现在没见过。
  不过,我感觉他怎么有点像是‘苍问’掌心上长的痣。
  因为,小时候我去宁元寺玩,虽说苍问不喜欢玩耍,但是,有次去发现他正在冲洗,当时发现他掌心上居然有颗豆大的黑痣。
  因为痣长在脸上正常,长在手掌心上就相当的怪了,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人这拓本是从血案现场众多拓本之中综合出来的画像,我想,凶手肯定也是有颗黑痣,但绝不可能是苍问。”马超说道。
  “何以见得不是苍问?”叶沧海问道。
  “当年那场大火全烧死了,其中一具尸体掌心上就有颗黑痣,虽说烧得有些焦乎,但他应该就是苍问了。苍问已死,所以,属下认为吴记血案肯定不是苍问所为了。”马超说道。
  “假如说是苍问故意干的呢?”叶沧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