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七章 东阳府大员下来

第二十七章 东阳府大员下来


  啪!
  叶沧海一扬手,直接一巴掌打得王依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给我上,杀了这贱婢!”王依依哭喊道,顿时,几十个壮汉操起家伙冲了上来。
  “胆敢攻击本官,你们不想活了?”叶沧海脚步一跨,像尊天神般的横在了凤凌儿面前,王家家丁们吓得赶紧收住了脚步。
  “断那贱婢一条腿我奖百两银子,斩一只手奖一百两,打烂她的脸奖五百两,给我上,上啊。”王依依也不笨,目标对准的是凤凌儿。
  富贵险中求,财帛动人心,家丁们全红了眼冲将上来。
  啪啪啪……
  刚从瀑布练功回来还没找到活的靶子,来得还真是及时,正好给老子练手。
  叶沧海操起木刀清扬,一脚踹翻两个家丁,顺手用刀背砍倒两个,一个旋转来了个地趟腿儿又扫倒三个……
  而李木却是操起一根成人手臂粗的大号木捧,一脸紧张的堵住了门口。
  叶沧海故意的让两个家丁成了漏网之鱼冲了过去,发现李木大吼一声,煞有其事的一阵乱劈乱扫,两个家伙给打翻在地。
  木叔还真会装……
  叶沧海心里好笑的想着,寻思着你李木跟着叶家人混了二三十来年了,再怎么差锻体五六重身手总该有的吧?
  不然,就是给叶家跑腿儿人家还嫌弃你。
  “黄蜂寨山贼攻击叶大人,兄弟们给老子上!杀了他们!”这时,外边传来了马超狂暴样的声音。
  “我们不是山……”一个家丁吓得赶紧叫喊着想解释一下。
  不过,马超哪会让他有这个机会,一脚过去踹得那家伙撞在墙壁上晕菜过去了。
  捕快们冲将进来,照准家丁们就是一阵子胡打乱劈。
  不久,一地伤员哀嚎不已。
  “此女是带头闹事者,抓回衙门严加审问。”叶沧海一指王依依。
  “我是王依依,你们哪个敢抓我,老娘活扒了你。”王依依从地下跳起,凶巴巴的指着捕快们。
  不过,话音刚落,直接就被马超一脚踹翻在地,尔后跟上,照准那张丑脸又是一顿大耳刮子,直抽得王依依鼻子嘴巴全是血,大哭着求饶才停了手,捕快们押着一伙人回衙门了。
  “查到线索了吗?”叶沧海问道。
  “倒是查到了几十个和尚,不过,全都有根有底,应该不是案犯。”宁冲摇了摇头。
  “此人应该还在城内,不过,躲得很深,不急,你们继续暗中调查。”叶沧海说道。

  “叶大人,张大人叫你马上过去一趟。”这时,捕快方东冒出头来。
  “有什么事吗?”马超问道。
  “吴大掌柜的又来了,你没看到,崔俊那脸都给气绿了。”方东小声说道。
  “崔捕头,两天多了,罪犯在哪里?”在门外就听到了吴发明那噪音般的质问声。
  “快了吴掌柜的,别急,再给我们几天,一定破了案子。”崔捕头赶紧说道。
  “快了快了,快个屁。你说,罪犯在哪,今天我就要见到罪犯,不然,我就不走了。”吴发明赖上了。
  “吴掌柜的,就再给宽几天时间吧。”张县令赶紧打圆场,好像要做买卖。
  “是是,劫犯特别的狡猾,非同一般。”蔡道平也在一旁帮腔道。
  “青木县衙就是这样子言而无信吗?”这时,一道敞亮的声音传来。
  话音刚落,走进来一个官气十足,白晰脸庞,双目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
  “王大人!”张县令一看,赶紧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原来是东阳府通判大人王文长亲自到了,难怪吴发明这个岳丈大人的底气比前次还要强上十倍。
  “信守承诺,是经商之道。但是,对于官府来讲,信守承诺,也是取信于百姓之道。
  一个不守承诺,随口胡言乱语的衙门怎么取信于百姓,又怎么能受到百姓的爱戴?
  一个不受百姓拥护的官府那是失败的,辜负了我海神国王室的期盼,往小处说,这叫失职。
  往大里说,这可是要下大牢的。”
  王文长微点了点头后开始训话。指桑骂槐,张元东一干官员听得面红耳赤,唯点头不已。
  “王大人,下官错了。”张元东一脸诚恳的拱手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通判点了点头,尔后一脸严肃的扫过所有官员的脸,道,“关键就在于怎么样改?要付诸于行动,不然,就是空口说白话,如果还在继续的错。一错再错,那将受到海神国法度的严加惩罚。”
  “崔捕头侦破案子不得力,罚银一百两,撤消捕头一职,打十板子。林县尉督促不到位,罚银五十两,打五板子。来人,拖下去打。”为了平息王通判之怒,张元东不得不当堂下了狠手。
  “张大人,才二天时间怎么能破案,我又不是神仙?”崔俊一听,脸都绿了。
  “破不了你就不要应承下来,这就是通判大人所讲的信守承诺。难道,你要让本县失去诚信?”张县令冷哼道。
  “大人,既然我督促不得力。但是,叶大人可是我的上级,他是不是也是督促不得力?大人只罚下官而不罚他,有失公允。”挨打也要拉个垫背的,而且,能搞臭叶沧海绝不放过,这就是林云的想法。
  “本官一接到张大人指示后马上就带了人马过去侦破现场,而且,细致查案。
  只不过嘛,吴二掌柜的叫我滚,本官总不能死赖着硬要查案。
  而且,关于此事林大人跟崔捕头还讥笑了本官,拍着胸脯着自己能破案,本官算什么?
  当时张大人可是在场的,当即认可了此事。
  所以,本官虽有拳拳的破案抓凶之心,奈何你们不给机会啊?”
  叶沧海一脸悲怆。
  “有这事?”王通判一听,转头看着叔叔吴秋。
  “我……我也是被崔捕头跟林县尉给骗了。他们俩个打着保票,拍着胸脯说自己能行。而且,一直在背后讥讽叶大人,所以,我上当了。”吴秋满脸通红的说道。
  “此事吴二掌柜的确做得不对,不过,林县尉跟崔捕头如此在背后暗捅、污蔑自己的上官,简直是我海神国的耻辱。张大人,本官建议给两人每人再加十板子,追加罚银一百两。”王通判说道。
  “当时蔡主薄可也跟着起哄的。”叶沧海又插了一句,蔡道平一听,胡子都颤抖了一下,指着叶沧海大喊道,“胡说八道!当时我只是做个中间人而已。不信你们问张大人,我是不是只是证人一个?”
  “呵呵,证人一个。当时咱们双方还有赌约的,而且,涉及到你蔡大人。如此一来,你就是当事人,不能当证人。而证人只有一个,他就是张大人。”叶沧海冷笑道。
  “噢?还有赌约,有文书吗?”王通判一听,问道。
  “是有。”张元东不得不点头应道。
  “拿来给本官瞧瞧。”王通判一脸大气的伸手说道。
  张元东不得不叫李师爷拿了出来。
  王通判接过后看了看,“有趣,还真是有趣。
  想不到吴记血案还牵扯如此之广,居然涉及到官员职位。
  不过,既然双方都同意过,那说明双方都有信心破了这案子。
  也好,本官也补上一个名字,当当这证人。
  王大人,有笔吗?”
  “有有,李师爷,文房四宝伺候。”张县令赶紧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