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六章 地下秘密

第二十六章 地下秘密


  “好好好,崔捕头,你要面子,你要脸,行行,本官就给你二天。二天破不了,你自己去跟吴发明讲清楚。到时,吴家真折腾到东阳府,你这捕头也就不要干了。”张元东也生气了,一甩袖子走人。
  “你呀你,真是意气用事。张大人都点名叶沧海了,你就忍一下,料必他叶沧海也不好直接回绝了张大人的。如果他敢拒绝,到时,破不了案子,要打板子也得拉上他。”蔡道平数落着崔俊。
  “他算什么东西,一只小狗,打打架还行,破案,甭指望他了。
  而且,我们已经赌了。这正是拿下叶沧海的时候,不能错过了。
  蔡大人,我也是为了你们俩个。”
  崔俊一脸气呼呼的带着人马查案去了。
  今天还算是太平,宇文化戟也没来找麻烦。
  见衙门也没别的什么事儿,叶沧海直接回家。
  因为,海神国国君有规定,允许官员在没有事的时候每周休息一天左右,叶沧海直接从地窖到了后山秘室。
  他再次摧力,不过,陶洪义送的‘魔龙刀’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就是拔不出来。
  看来,暂时没戏了。
  叶沧海也就搁下了,专心的用桃木刀‘清扬’练起‘五虎断门刀’功来。
  “白虎跳涧”
  “一啸风生”
  “剪扑自如”
  ……
  石台上到处跳动着叶沧海的身影,进展果然还是特别的慢,但是,叶沧海感觉这桃木刀越用越顺手了。
  感觉累了,于是啃起馒头来。
  “少爷,如果你要练力气、练筋骨、练皮肉可以用瀑布冲击。”这时,木叔李木过来了。
  “瀑布,我好像记得都在城外,路太远。”叶沧海摇了摇头,不愿意浪费时间。
  “呵呵,咱们家就有。”李木神秘一笑,走到石洞一个角落处伸手一推,辄辄的声音响起,顿时,露出一个洞道来。
  见李木下去了,叶沧海也没问,跟着下去。
  “抓住这绳子,咱们小心的滑下去,注意安全。”李木伸脚一蹬,荡过来一根粗壮的麻绳。
  叶沧海抓牢了绳子,跟着李木往下滑去,感觉滑降了三百多米才到了底。
  幸好现在锻体四重了,不然,还真是吃不消。
  顿时,轰隆的水声传来。
  下边非常的湿,李木用火把点亮了壁上一个石凹子,开始亮堂起来。
  叶沧海发现,下边居然是一个地下河,而水从上边流下来形成了一个瀑布。

  “这瀑布应该是把天月河的水引进来形成的?”叶沧海问道。
  “没错,当年,叶家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开凿了一条道引河水冲入,形成了这条瀑布。而且,上边还有一道水闸,可以推动转轮开闭,可大可小。”李木略显自得的说道。
  “这得多少银子才能搞出来?”叶沧海不由得暗暗咋舌。
  “当然,其实,这处秘地还不止这一处秘密,别的今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当年,叶家倾其所有才建成的。
  里面不光有机关之术,还有一些特殊的东西。
  少爷,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
  不过,金银财宝你就别指望着了,那些全得靠你自己去争取。
  当年叶家有交待,如果你不成器,这处秘境就让它永远的安息于此。
  此处荒废了十几年,今天终于可以得见天日了,这是上苍的佑护。”李木交待完后自已走了。
  叶沧海下水,一下子就给瀑布撞在了壁上,差点晕菜过去。
  再来!
  叶沧海再次冲击,再次被水冲撞,头上给撞出一个肉包来。
  继续……
  叶沧海咬牙抗拒,不断的摸索之中终于发现了瀑布一些秘密……
  他发现,在抗拒着瀑布冲撞的情况下练习五虎断门刀效果居然更佳,这机关设置之精妙就是他这个现代人的灵魂也叹服不已。
  而且,皮肉在不断冲击下抗打压能力也越强,在不伤身,但又能令你在痛入心菲的水鞭子不断的抽打下壮大自己皮肌。
  累了,泡药汤,饿了,啃馒头,出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三天上午了。
  “你回来的正好,快吃中午饭。”李秀菊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叶沧海也没客气,坐下了。
  不过,下一刻,却是令他呆愣了一下,因为,厨房盈盈的走出来一个穿着朴素,清新雅致,但脸上又微微有些羞涩的姑娘,不是凤凌儿还是谁?
  “凌儿姑娘是个好姑娘,她说你救了她爹爹。现在也没安身之所,愿意到叶家为奴报恩。”李秀菊解释道。
  “娘,你怎么这么糊涂。那阴元本来就是一恶霸,惩治他是我应该做的事,此事不可。”叶沧海赶紧摇头道。
  “叶大人,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有王依依,人家有钱。不过,我凤凌儿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求为奴伺候老夫人。”凤凌儿泪珠儿在眼眶中打着转儿跪下了。
  “凌儿姑娘请起,我不是这个意思。王依依不是我什么人,我叶沧海从来认为,天下苍生,人人平等。我只是干了份内的事,不要你报什么恩。”叶沧海赶紧过去扶起了凤凌儿。
  “少爷,凌儿姑娘父亲有病,你如果不收下她们就得流落街头。而且,阴元被杀,罗平昌一伙恨她入骨,到时,下场肯定更惨。”一旁的李木说道。
  “这样吧凌儿姑娘,你暂时住在我家。等你爹病好了我再给你们一些盘缠回老家怎么样?”叶沧海想了想说道。
  “多谢恩公收留,凌儿我永世不忘。”凤凌儿又要下跪,不过,被李秀菊给拉扯住了。
  “木叔,衙门事多,你带凌儿的爹到柳记药铺看病,一切花销记我账上就是。记住,要用最好的药。还有,把我的房间腾出来给他们父女俩吧。”叶沧海交待道。
  “那你回来怎么住哪?”李秀菊脱口问道。
  “不……不要了,我们睡柴房就是了。”凤凌儿赶紧摇头说道。
  “呵呵,我有什么,衙门也能弄间房睡睡。还有,即便是回家,木叔可以在大堂给我搁块门板凑和一下就是,反正我也极少回家了。”叶沧海一脸大度的笑道。
  “不……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们还是睡柴房。”这时,凤凌儿的爹拄着拐棍儿过来了。
  “少爷,不如我们再搭几间房吧。反正这院子还有空地儿,凌儿这么大了,跟爹睡一个房间也不方便。”李木挠了挠头。他,又是一脸木呐憨憨的样子了。
  “也好,这事就交给木叔你了。”叶沧海点了点头,掏出二张银票,一张给了李木,一张递给凤凌儿道,“凌儿姑娘,平时你们也要用到银子,这五十两就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不不不,不要,我们不要钱。”凤凌儿赶紧摇头。
  “拿去吧!”叶沧海硬塞给了她,姑娘又有泪眼了。
  “叶沧海,你好大胆子,居然背着我纳妾。”这时,王依依那破锣样的嗓门传来。
  “你胡说什么?”叶沧海站了起来,发现来的人还不少,好几十个的,全是王家请的家丁护院们。
  “王小姐误会了,我们只是暂时借住叶家,等我爹病好就走。”凤凌儿赶紧站起解释道。
  “臭婊*子,我先撕烂了你这张脸。居然勾引我家男人,不想活了。”王依依顿时火起,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