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三章 当街斩恶

第二十三章 当街斩恶


  噼哩啪啦一阵爆响,顿时,地下躺了一地,全在哀嚎打滚。
  “小子,你哪来的,还有两把刷子。”阴元眉毛一挑,斜瞄了叶沧海一眼,并没丝毫畏惧。
  “他是衙门的叶大人,本省头名解元,咱们青木县的英雄。”有老百姓认出来了,顿时兴奋得叫了起来。
  “是你?”阴元冷冷的哼了一声。
  “阴元,你当街强抢民女,就不怕王法吗?”叶沧海气势昂扬的指着他道。
  “哈哈哈……”阴元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良久才停了下来,甩了甩袖子,道,“王法,在这青木县,老子就是王法,老子就是天。叶沧海,来了也有几天了吧?胆敢不来拜码头,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
  “叶大人救救我们……”那女子又大叫了起来。
  不过,被阴元紧紧的抓住了,无法挣脱。
  “救你,老子今天就当街玩了你,看他敢来救你吗?”滋啦,阴元往下一扯,女子上衣被扯裂开,露出肩膀来。
  扯完后,阴元还一脸挑衅的看着叶沧海,道,“风凌儿,我要让你看看什么叫狗官,什么叫‘英雄’。”
  滋!
  阴元这次发狠了,往外下拚命的一拽,貌似要把风凌儿的上衣全扯掉。
  “放了他!”嘶!还没等阴元反应过来,只见叶沧海好像影子般的往前一扑,一把短匕就横在了阴元的脖子上。
  “老子就是干尽坏事,欺男霸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又怎么样?
  前年,刘家巷子刘二牛的媳妇就是老子先*奸后杀的。
  还有捕快吴云的家就是老子放火烧掉,谁叫他不识相,敢来操老子场子?
  还有……叶沧海,你有种就杀了老子,杀啊……”
  阴元真是嚣张,在大街上露骨的把自己干的丑事全讲了出来。
  那厮讲完后还一脸洋洋得意的高仰着头,刺激着叶沧海。
  “这些事你都认了是不是?”叶沧海问道。
  “当然,全是我干的,我阴元干了就干了,怕了你不成?今天你来啊,你杀了我啊?不杀我你就是我孙子……龟孙子的,爷爷我……”
  阴元刚嚣张到这里,滋啦……
  “杀人哪杀人哪……”
  “二爷被杀了……”
  顿时,尖叫声一片,有几个混混连滚带爬尖叫着跑了。
  “你还真杀?”阴元双眼瞪得老大,一脸不敢相信模样的看着叶沧海。
  “王法面前,人人平等。”叶沧海一脸镇定。

  “好,你有种。不过,我会在地下等你的,你全家都死定了!大哥,二哥,你们得为我阴元报仇啊……”阴元悲怆的吼出最后一句话,倒地嗝屁了。
  这时,一伙捕快冲了过来,一看阴元被杀也吓得打了个冷颤。
  “全抓起来,阴元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刚才他自己都交待了,现场所有人都是证人……愿意到衙门作证的就跟我走。”叶沧海说道,不过,发现老百姓并不卖账,根本就没人站出来。
  “叶大人,我凤凌儿愿意为你作证,我就是活证据。”女子满脸泪水说道。
  “我作证。”
  “我们都作证……”
  顿时,好些有正义感的老百姓们都站了出来。
  “哈哈哈,干得漂亮。”崔捕头一拍桌子,大笑不已。
  “叶沧海还真是个愣头青,连青木三霸都敢杀。据说,回衙门后马上招集捕快要全面的清理他们。如此一来,是不给罗平昌和李狗蛋活路。”林云说道。
  “肯定是吴家血案被我们抢到手后狗急跳墙,想以全面扫平青木三霸为由头保官帽子。”崔捕头说道。
  “青木三霸人多势众,在青木县也横行霸道了几十年,要扫平他们,谈何容易?叶沧海这是捅了个马蜂窝。这样也好,再加上黄蜂寨和黄元强那边的事,我看他是真不想活了。”蔡道平一摸下巴。
  “呵呵,我已经给罗平昌送去了‘慰问金’。”孙道彪阴笑道。
  “干得妙,孙老板,你这可是够阴的。”崔捕头一拍大腿。
  “呵呵,老子就有钱。叶沧海那小狗惹我,我就用银子砸死他。”孙道彪一脸嚣张的笑了。
  “罗平昌实力不弱,听说已经四重境了。而且,手下还有二虎,都有着三重境身手。三人联手,叶沧海死定。”林云阴冷的说道。
  “蔡大人,我们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崔捕头转头问道。
  “嗯,表个态就行了,礼就不必送了。”蔡道平轻应了一声。
  “叶大人,本来是准备给你送过去的。”叶沧海一进柳记药铺,就给柳开笑呵呵的迎上了二楼。
  “送什么?”叶沧海倒是有些愣神。
  “呵呵呵,叶大人,最近你在忙衙门的事,肯定不晓得我们二掌柜已经在东阳府又开了一家分店。
  并且,金创膏就是金字招牌。
  而且,金创膏在邻近几个县的销售也开始了,虽说还没打出牌头来,但也小小的赚了一笔。
  二掌柜的刚跟账房合算过,这段时间的收益叶大人您可以分得一千多两。
  这不,掌柜的正准备叫我送过来,想不到你就来了。
  那正好了,也免得我空跑一趟。”
  宁老笑眯眯的说着拿出了银票。
  “你们辛苦了,不过,最近提人头来换钱领赏的人多起来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叶沧海说着,大大方方的收下了。
  “唉……叶大人你是个好官。
  宇文化戟的事我们也听说过了,每次来都要拿走大几百到一千两的。
  叶大人这是为了公事而私掏腰包,我柳开可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叶大人能如此,我柳家也得为全县百姓出点力。
  所以,这五百两就是我们柳家的捐赠,叶大人请代收一下。”
  柳开说着,又摸出了一张银票。
  “行,我就代收了。到时,会记在衙门账头上的,本官代表全县百姓感谢柳家慷慨捐赠了。”叶沧海拱了拱手。
  不过,他觉得有些奇怪。虽说金创膏效果不错,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就打开局面吧?
  而且,最近马超跟宁冲查案范围已经扩大到了领近的几个县,都没听他们提起过金创膏的事。
  毕竟,金创膏连青木县衙这一块业务都没拿下,别的县不可能一下子就打开局面的。
  而且,各县都有自家本地人开的老字号药铺,强龙也难压地虎。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貌似,柳家是故意大方送钱。
  这又是为什么?
  如果说是因为自己这个比芝麻还小的八品官那也太小看柳家格局了,人家还不如直接送给张县令。
  那柳家肯定是有目的的了,八成是看中了自己今后的上升潜力。
  用一句现代术语讲,这就是潜力股。
  “应该应该,柳家今后赚得更多钱了,到时,我们会捐得更多。”柳开笑道。
  “赚之于民,用之于民,柳家好气魄,我相信,好人有好报的。不过,本人相当手惭愧啊,金创膏连青木县衙这一块生意都没拿下,愧对你们了。”叶沧海一脸不好意思。
  “那不能怪叶大人您了,衙门的事复杂着,叶大人也刚上任不久。而且,孙家每年给张大人的孝敬可不少。不过,我相信,叶大人会有办法的。”柳开说道。
  “嗯,快了。”叶沧海也没矫情,点头道。
  “叶大人找到契机啦?”宁药师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