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二章 火烧宁元寺

第二十二章 火烧宁元寺


  “这话可是你说的。”叶沧海冷笑一声道。
  “当然是我说的,我吴秋绝不会赖账。”吴二掌柜哼道。
  “好了马超,收工回去。”叶沧海一甩袖子,转头就走。
  马超愕了愕,张嘴问道,“叶大人,案子还没查完,怎么就急着离开?”
  “我吴记的案子不指望你们这群废物!赶紧滚!”肯定是林云跟崔捕头有讲过什么,使得吴秋先入为主。
  “谁是废物?”马超一听,顿时火起,拔出了刀来。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要行凶吗?我海神国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吴秋一脸轻蔑的看着马超。
  “吴二掌柜,你记住你今天所讲的话。到时,你会哭着喊着来求我的。马超,咱们走!”叶沧海再没停留,带人离开。
  “呸!求你,下辈子也不可能。”背后传来了吴秋的声音。
  “吴二掌柜如此嚣张,背后应该有人吧?”路上,叶沧海随口问道。
  “吴发明的大女儿吴青青嫁给了东阳府通判大人王文长为妻,而吴家在咱们青木县也是排得上号的大户,并不输给孙道彪的孙家。
  而且,吴家比孙家更有钱,经营着钱庄,财大气粗。
  再加上女婿在东阳府,各方面都吃得开,就是张大人也得看他们几分脸色。”
  宁冲想了想说道。
  “难怪了。”叶沧海点了点头。
  “大人,咱们就这样子败了不成?我倒是没事,就怕大人丢了官位啊……”马超可是有些急红眼了,回来路上一直毛毛躁躁难以安份。
  “放心,丢不了。”叶沧海摆了摆手,道,“马超,你跟宁冲两人带着人马盘查一下最近新进城的人员。不要去酒楼歌坊青*楼,客栈也不要去。”
  “这些地方都不去,哪我们去哪查?以前可都是去这些地方的,这些地方人多嘴杂,好找线索。”马超摸了一下脑袋,一脸迷糊。
  “呵呵,重点放在寺庙。”叶沧海笑了笑。
  “寺庙,为什么?”宁冲都忍不住问道。
  “刚才叫你印东西,你没发现有几张印痕有点像是木鱼吗?”叶沧海说道。
  “可是大堂上到处都是刀痕,罪犯肯定是用刀的高手。
  而且,吴家请来的护院其中一个叫史标的家伙居然有着锻体五重境身手,他被杀了,凶手好厉害,一刀毙命。
  还有二个护院,一个叫李重,一个叫阿青,据说都有着三重境身手,被乱刀砍死的。
  而且,好像只有一个凶手。”马超说道。

  “如果只有一个凶手,那凶手的实力就可怕了,至少六重境。”宁冲脸色有些难看了。
  “我敢肯定史标不是死在刀口上。”叶沧海摇头道。
  “我查过了,肯定是死在刀上的,一刀毙命的。”马超摇头道。
  “刀口在身体什么部位?”叶沧海问道。
  “背后。”马超道。
  “后背骨头砍断了吗?还有,刀口深吗?伤到内脏没有?”叶沧海问道。
  “骨头受伤,并没有断,内脏全碎了。”马超对答如流。
  “骨头都没断,这一刀肯定砍得不深。如果是刀砍的,内脏怎么全碎了?”叶沧海问道。
  “这个……难道是刀震碎的?又不像,刀都没有深入内脏啊。”宁冲说道,马超也呆愣住了。
  “哼,那人胸口肯定有凹陷是不是?”叶沧海问道。
  “有,是有。”马超忙点头道。
  “木鱼敲的,直接震碎了内脏而死。”叶沧海道。
  “这凶手不是傻吗?能用刀直接砍死就行了,何必还要费力不讨好的用木鱼去震?”马超问道。
  “掩人耳目。”叶沧海说道。
  “难道凶手真是一个和尚或尼姑?为了掩盖真相,装成了一个用刀高手。如此一来,咱们都会被引入岐途,往用刀高手方面去查。”宁冲点头道。
  “没错,你想,史标实力最强,怎么一刀就毙命。
  而李重跟阿青实力还弱,怎么反倒是乱刀砍死?
  这说明什么,凶手对付史标还是有难度的,估计是偷袭或者出奇不易干掉的。
  而凶手最拿手的兵器是木鱼,我刚才翻过你们搜集的印本,发现就有胸口上的痕迹。
  跟我的一对比,越看越像是木鱼。
  此人啊,既然能用木鱼震碎史标,估计都快内气成罡了。
  不过,绝对不会是内罡境强者。
  不然,直接伸掌就能拍死史标……”叶沧海分析道。
  “大人真是神人啊,我马超在衙门混了十几年,这眼力劲还真不如大人,白瞎了十几年。”马超不由得感叹道。
  “大人是神眼,刚才好多地方我看去毫无异状,可是撒粉一印居然出痕迹了。”宁冲兴奋得双眼放光彩。
  过后,马超跟宁冲悄悄的去寺庙查案了,而叶沧海直奔柳记药铺而去,还得先赊些银两才是。
  不然,宇文化戟再扛着麻袋来,拿不出赏金的话自己可就没办法混了。
  “放开我女儿,我不卖,不卖……”这时,前方传来愤怒的吼声。
  “卖不卖由得着你吗?老东西,你要的话这几两银子拿去换壶酒喝,不要一个子儿就甭要了。不过,你家闺**三爷我要定了。”随着的就是一道蛮横无礼的声音。
  阴元想干什么?
  叶沧海一愣,这阴元可是青木三霸之一。所谓的青木三霸就是大爷罗平昌,二爷李狗蛋,三爷阴元,手中有着几百号兄弟。
  在这小小的青木县从人马数量上讲完胜衙门中的捕快队伍,黑白两道通吃,就是孙道彪这样的人物也得看他三分薄面。
  黄蜂寨的一些当家的进城也得给他们一点面子,毕竟,强龙难斗地虎。
  这三个家伙本身也有着锻体三四重境实力,又纠结了一伙小弟,平时没少欺男霸女,甚至,丧尽天良。
  衙门里的捕快见到他们犹如老鼠见了猫,遇事时能闪的则闪,实在闪不过也是和稀泥。
  叶沧海接手了陶洪义的事务,自然也从马超和宁冲处了解过青木县的一些情况。
  人虽没见过,名字倒是早记在心里头了。
  紧走几步,在街道的拐弯处看到了一伙泼皮无赖正围着一对可怜的父女俩。
  那个病得皮包骨,看上去病怏怏马上就要嗝屁见阎王的中年男子肯定就是可怜女子的爹了。
  不过,当叶沧海透过人缝瞄到女子身上时也愣了一下。
  一身粗布,满是补丁的衣裙却是难掩女子那清秀的脸庞,弯弯的月眉,纤细的身姿,如果换了衣服打理一番,绝对不输给花红楼的头牌,难怪阴三爷都动了凡心?
  “别打了别打了……我跟你走……”女子一把扑过去想救父亲,不过,纤弱女子哪是这些泼皮无赖的对手,只能哭喊着眼巴巴看着爹爹被踢得满地打滚。
  “住手!”叶沧海挤了进去,一推就把两个混混推得摔了个仰八叉,后脑勺磕在地上,顿时鼓起两个小馒头。
  “打死他!”两个混混气坏了,爬起,操起旁边的铁棍冲向了叶沧海,旁边十几个混混也是高喊着冲杀了过来。
  叶沧海一把冲去,一脚踹倒两个混混,顺手夺过一个混混手中铁棍‘横扫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