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十一章 吴记血案

第二十一章 吴记血案


  “也好,记住,要多讲好话。不然,麻烦大了。”张元东也相当的头疼,陶洪义匆匆而去。
  “大人,这次合计1098两。”宁冲统计好了人头后说道。
  “零头我就不要了,给你们整壶酒喝。”宇文化戟伸手接过一千两银票后还伸指弹了弹,一脸玩味的笑看着叶沧海笑道,“听说你刚弄了两千两,呵呵,明后天可就不够了。”
  “只要你拿得出人头来,就不用担心没银子。”叶沧海也是一笑,淡然自若的回应道。
  “叶大人,只剩下785两了,明天如果还有这么多人头已经不够了。可是还有后天,大后天呢?这样子下去,除了抢钱庄……”一旁的捕快方东可是急死了。
  咚咚咚……
  恰在这时候,县衙门口的大鼓震耳欲聋的响了起来。
  不久,马超匆匆而来,一看到叶沧海就喊道,“叶大人,吴记钱庄出事了。”
  “什么事?”叶沧海一愣。
  “吴记被抢了,抢匪不光抢了银子,还杀了几个护院,张大人叫你马上过去。”马超说道。
  “哈哈哈,抢得及时啊,你们不抢,别人倒先动手了。不过,叶大人,明天,我一定会超过今天的。到时,准备好银子就是。”宇文化戟大笑着迈开步子洒脱的走了。
  “真是乱套了,这银子还没着落,吴记又出事了,怎么办叶大人?”宁冲眉头皱得紧紧的。
  “此人还真会捣乱!吗得,可惜我打不过他,不然,真想狠揍他一顿。”马超一脸悻悻然。
  “呵呵,看似来捣乱,实则是来帮我的。”叶沧海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帮……”马超一愕,想了想,若有所思啊。
  “嗯,他早不来晚不来,恰好在卫勇找麻烦的时候出现,倒是帮了叶大人大忙。不过,此人明天来换银子也是一个大麻烦,我是看不懂他了。”宁冲说道。
  “叶大人,你马上带人赶去,立即侦察现场,一定要迅速破案,把凶手抓捕归案。”一见到叶沧海,张县令就说道。
  “张大人,此案还是交给我吧,我才是捕头。”崔捕头在一旁说道。
  最近风头都给叶沧海抢光了,再不露露脸恐怕青木县老百姓都不记得自己了。
  “你能行,我呸!”马超当场就给崔捕头难堪了。
  “我不行难道你马超能行?”崔捕头差点气死。
  “崔捕头伤还没好,敢下手抢劫吴记,料必劫匪的身手不弱。
  张大人,我看这案子还是交给马超作主侦办,我从旁协助为好。

  毕竟,衙门剿灭黄蜂寨才是重点,我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事儿。”叶沧海故意说道。
  “马超这点小能耐也能破了吴记案子,我崔俊这捕头位置就让与他。”崔捕头给一激,脱口而出。
  “你这捕头位置我坐定了。”马超发飙了。
  “张大人,既然双方都争执不下,不如较量一番怎么样?”林云说道。
  “打架,好啊,咱们马上到院子里过几手。”马超一听,马上捋起袖子就要往外走。
  “哼,这次比的是破案。你们双方各带一班捕快,哪班先破了案子就赢了。”林云哼道。
  “我看行。”叶沧海心里暗暗冷笑,林云一伙这是明摆着要跟自己抢功,在张县令面前显摆。
  而且,貌似,自己在挖坑,他们也在挖坑。
  “不过,这案子如果马超先破了崔捕头得让出捕头之位。可是如果崔捕头先破了的话马超可是一点损失没有,这是不公平的。”林云道。
  “的确是,林大人,你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叶沧海问道。
  “既然叶大人如此相信马超,如果马超输了,那就把你手中管的衙门所有事务交给蔡大人就是,至于叶大人,呵呵,跟蔡大人对调一下位置就是。”铁三角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此事跟叶大人没关系,我不同意。”马超一听,赶紧摇头道。
  “呵呵,马超,你以为我们傻吗?你马超能破案,我呸!你不就指望着叶大人了吗?既然有那胆子接案子,就要有勇气认输。赢得起输不起,回家装孙子去吧。”林云冷笑道。
  “好!今天就当张大人面咱们双方立个文书,免得到时反悔。”叶沧海说道。
  “立就立,我怕了你不成?”崔俊跟叶沧海已经势成水火,当然什么也不顾了。
  “好!哪方能提前破案,衙门奖励200两。”张大人当即拍板,有竞争才有活力,也有利于自己管理下属,这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坏事。
  不久,双方都带了捕快火速赶到了吴记钱庄。
  里面一片凌乱,柜台已经成了破柴片,到处都是刀痕跟血迹。
  马超跟崔捕头都鼓足了劲,双方人马展开了侦察,蔡道平没来,林县尉陪着压阵。
  古代那一套侦破技术跟现代相比当然差得太远了,基本上全靠经验。
  此刻,叶沧海的痕迹术就派上了大用场。
  吴记大掌柜吴发明在外还没来得及赶回来,林云急着跟二掌柜吴秋交谈,了解情况。
  叶沧海却是不急,好像一个闲人似的带着宁冲到处游荡。
  马超知道自家这个头儿没什么破案经验,除了会打架也不指望他能帮自己什么忙了。
  “叶大人,还是赶紧把吴二掌柜的叫过来了解情况。不然,咱们将很被动的。”就是一直跟着的宁冲也有些急了,觉得叶沧海有些不务正业,走马观花,屁事没干。
  “这里撒些粉,印上。”叶沧海停下了脚步,指着后院一处角落说道。
  “这里什么都没有,印什么?”宁冲一愣,有些晕。
  这‘印粉’虽说不贵,但是随处乱撒反倒把地上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脚印给搞乱了。
  “叫你撒就撒,哪那么多废话?”叶沧海脸一板。
  宁冲只好撒了,又拿着白纸盖上,不久,呆呆的看着叶沧海道,“大人怎么知道这里还有脚印的?”
  “呵呵,收好,咱们继续。”叶沧海笑了笑不答,继续印……
  如此折腾下来,足足印了一箱子。
  “好了,咱们找吴二掌柜的喝口茶去。”干完后叶沧海笑着走向了前堂。
  “呵呵,叶大人到处晃悠,料必已经发现真凶了?”一见叶沧海过来,跟吴秋了解完情况的林云讥笑着问道。
  “不好意思,转了转。”叶沧海笑了笑一屁股坐了下来。
  “瞎逛荡吧,破案可不是打架,全得凭经验。叶大人,呵呵,你不行。至于马超,你看,好像有模有样的。其实,门外汉而已。跟老子比,差远了。”崔俊直接冷笑道。
  “叶大人,你们这样子干可不行。这血案可不是儿戏,谁行谁就上。不然,会误了大事的。”吴秋可是急得叫了起来。
  “别急别急,二掌柜的,我想单独问你几个问题。”叶沧海摆了摆手。
  “我全给林县尉讲过了。”貌似,吴二掌柜的并不卖账。
  “二掌柜的,叶大人问话你再说一遍就是了。”宁冲说道。
  “我哪有那闲功夫跟你们废话?这钱庄刚被抢了,千头万绪的,叶大人如果不行就请先带这些废物离开,别担搁了林大人跟崔捕头破案子。”吴秋板着脸一甩袖子,站起来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