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九章 针对性封锁

第十九章 针对性封锁


  “自古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虽说这是惯例了,但是,我辈男儿更应该做一份‘清流’,为天下苍生谋幸福。”叶沧海一脸慷慨大气。
  “讲得好!”史青一掌拍在旁边的杨槐树上,一脸惺惺相惜的说道,“所以,叶大人你这种有远大抱负,一心为老百姓的官更不应该早逝。叶大人,既然孙峰是因为纯阳蜂蜜之事才跟丁冒有了交易。料必叶大人手中应该有缴获一两瓶的。”
  “的确有,史大人要吗?”叶沧海问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史青点了点头。
  这家伙不会也萎了吧……
  叶沧海心里怪怪的想着掏出了二小瓶儿给他,史青也没客气,小心的搁进袖子里。
  黄昏,叶沧海在树林子里足足练了二个时辰的刀法。
  虽说这从李木手中得来的‘五虎断门刀’练起来十分的费劲,跟‘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直接给的武功相比,简直就像是蜗牛在爬行。
  但是,下午在跟黄元强的打斗中它却是建功了。
  目前这个中大奖系统自己还云里雾里的,据系统显示的消息是再斩杀一个四重境武者将获得铁布衫武技。
  可是这套武技的专注点在防御上,而进攻方面还得靠自己的袖里藏刀跟五虎断门刀两套武技。
  虽说二个时辰的练功长进不大,不过,木刀‘清扬’在自己手中使出来更熟络了不少。
  晚上十点左右叶沧海才回到家中,见李秀菊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由得问道,“怎么了娘?”
  “没事没事。”李秀菊赶紧摇了摇头。
  “怎么没事,那个王依依太过份了。”李木在一旁哼道。
  “她又怎么啦?”叶沧海顿时火起。
  “那锭金子不是给你砸进了树干里吗?”李木道。
  “难道被人偷走啦?”叶沧海一愣,刚才回家倒没注意到。
  “倒没有,不过,王依依走前有甩狠话,谁敢挖走王家就要让谁断手断腿,断子绝孙。”李木道。
  “不是还在吗?”叶沧海道。
  “在是在,可是,王家说是为了保护聘礼,居然叫了一伙人天天守在不远处。”李木道。
  “这不更好了吗?免费护院啊。”叶沧海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你不知道,那伙人哪里是来保护元宝的,根本就是来封锁咱们家的。”李秀菊白了叶沧海一眼。
  “封锁?什么意思?”叶沧海还真有些糊涂了。
  “不让外人进来,说是为了保护金元宝。这下好了,左邻右舍全吓得不敢过来串门了。”李秀菊说道。

  “不如少爷你过去把他们全打跑就是。”李木说道。
  “呵呵,没这个必要。相信我,过几天他们会自已撤了。”叶沧海笑了笑。李秀菊看了弟弟李木一眼,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只要他们不拦你们俩个就是,不然,我打断他们狗腿。”叶沧海一脸臭臭。
  深更半夜了,雾云轩却是灯光通明,蔡道平,林云、崔俊这铁三角又齐聚了。
  “这是近二个月的分红,请三位笑纳。”孙道彪每人分了一个大红包,里面当然是银票了。
  蔡道平三人打开信封抽出来瞄了一眼。
  “哈哈哈,孙老板客气了,看来,最近两个月生意不错啊。”蔡道平一摸胡须,笑道。
  “那不可能的,这多出来的是我特地孝敬给三位爷的。”孙道彪摇了摇头道。
  “噢?”蔡道平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我就咽不下这口气!”孙道彪看了崔捕头一眼,道,“难道崔捕头你能咽下?”
  “有屁快放!”崔俊脸顿时变得铁青,这可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我暗中叫人问过,这次我儿子跟丁冒交易的事肯定是叶沧海下的套,这次请三位爷过来就是想请你们给拿个主意。”孙道彪说道。
  “嗯,叶沧海想拿回你手中的地契,顺带着敲*诈些银两。因为衙门奖励杀贼的事已经让他火烧眉毛了。”蔡道平点了点头。
  “没错,那个宇文化戟已经让他差点下不来台了。
  要是明天再来几个,人家提着人头来领赏,没银子怎么办?
  自然,这主意就打你身上了。
  再说,你地契刚好是做假,正好撞他刀口上了。”县尉林云说道。
  “难道就让他如此嚣张下去?前几天收拾了崔捕头,今天又轮到我,下一个你们俩位爷也肯定讨不了好的。看着吧,他会挨个收拾的。”孙道彪看着蔡道平和林云说道。
  “收拾我们,呵呵,那得看他有没那本事。”林云冷笑道。
  “林县尉,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咱们更应该团结一致才是。不然,各个被击破,倒霉的是咱们。”崔捕头说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蔡道平一巴掌拍在桌上。
  “怎么干?”孙道彪顿时双眼放光,因为,蔡道平才是铁三角的主心骨,是大哥也是军师。
  “怎么干?呵呵,好好想想我讲的这句话。”蔡道平一摸胡须,一幅大师模样。
  “来而不往非礼也,对对,干脆咱们也坑他一回。”崔捕头脑子灵一些。
  “怎么坑?”孙道彪顿时来了精神头。
  “他能用黄蜂寨,咱们也能用。你想,黄蜂寨几位当家的都死在他手中了,这事,咱们就得用些手段捅给黄蜂寨的厉害人物才是。”崔捕头道。
  “厉害人物,那肯定就非大当家独眼龙‘莫云崖’莫属了。”孙道彪道。
  “要捅当然得捅个大的出来,莫云崖纵横咱们这边几个县已经几十年了。听说早就内罡境一重境强者了,此人善使一把精钢弯月钩,重达六十斤,整个青木县找不到人是他对手。”蔡道平说道。
  “那就他了!叶沧海,谁叫你要惹老子。”孙道彪一拍桌子,凶神恶煞。
  “对了,天月湾驻守营的黄元强是你请来的吧?”蔡道平问道。
  “不是!我哪能接交上这种高人?”孙道彪摇了摇头。
  “这就怪了。”蔡道平愣了一下,摸着下巴说道。
  “难道刚好撞上的?”林云说道。
  “不像!”蔡道平摇了摇头,瞄了三人一眼,道,“你们想,如果是刚好撞上,怎么那么巧?还有,就是刚好撞上的话也不会一出现就拿人,连叶沧海等一干捕快都不放过,这可是说不过去了。”
  “他是想抢功劳,驻守营来了也有不少日子了。你们看看,他们屁事没干,特别是那个铁鹏,就懂得吃喝玩乐。老百姓也有意见,所以,听说了叶沧海抓贼的事,就想过来抢功。”崔捕头道。
  “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不光是过来抢功,而且,好像有搭救孙老板的意思。”蔡道平略显疑惑的说道。
  “是了,而且,此人一来好像就跟叶沧海扛上了,他们俩个应该没仇冤什么。”林云点了点头。
  “难道是东阳府范家干的?”孙道彪想了想说道。
  “有可能,要支使黄元强过来,估计也只有范家能有这本事了。”蔡道平点了点头。
  “范家救我干什么?”孙道彪满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