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八章 忠肝义胆

第十八章 忠肝义胆


  “哼!”叶沧海板起了脸。
  “我……我出二千两,二千……两……”孙道彪双眼往外凸出,活脱脱的一只快死的金鱼模样,这厮,肉痛得都快虚脱了。
  “交了罚金,赶紧滚蛋!”陶洪义甩脸哼道。
  “是是是……”孙道彪赶紧掏出了银票,带着儿子孙峰狼狈而去。
  “唉……叶大人,身在官场,好些事都身不由已。不过,关于黄元强之事我会向铁鹏大人解释清楚的。”过后,叶沧海被陶洪义请到了家里喝茶。不久,巡检史青大人也来了。
  “不劳烦陶大人了,此事由我而起,我会去驻守营一趟。”叶沧海拒绝了。
  “你不能去!”陶洪义赶紧说道。
  “是啊叶大人,你这一去就回不来了。”史青摇头道。
  “你刚入朝为官,官场凶险甚至比江湖还要可怕十倍。特别是驻守营,咱们根本就管不了。
  而且,铁鹏可是六品千总,黄元强也是从六品的副千总。
  你这一去,他们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弄死你百回千回,去不得去不得。
  所以,此事,还是由我来斡旋较好。”陶洪义摇头说道。
  “陶大人……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驻防营就是龙潭虎穴我得去闯一闯。”陶洪义的义肝勇气让叶沧海双眼有些湿润了。
  陶洪义肯为自己出头,这也得冒着天大危险的,这锅,绝对不能让陶洪义来背。
  “你错了,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青木县百姓留下一个能剿灭黄蜂寨的英雄。
  沧海,我陶洪义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剿灭黄蜂寨。
  我是不行了,全靠你了。
  我青木县十几万子民都指望着你,好好的活着,铲除凶孽,为天下百姓谋福。”
  陶洪义大气凌然拍了叶沧海肩膀一把,双目坚定的盯着他又道,“如果我不行,你就离开青木县。它年若有机会,你再回来。”
  “陶公讲得在理,叶大人,驻防营虽比不得龙潭虎穴。
  但是,你就是条龙进了那个地方也得变条虫。
  太乱了,这事就是铁鹏不插手,他睁只眼闭只眼,黄元强也能找出一百个理由杀了你。
  在军营中死个把人那算什么?”
  史青在一旁劝道。
  “更何况,铁鹏还是个极为护短的主儿。
  今天黄元强没了面子,打的却是铁鹏的脸。
  老夫去,他自然还得看张大人一点面子。
  你去就一样了,今天发生的事就是张大人也相当的恼火。

  你虽说杀贼有功,但是,跟自己的前程相比,那又算什么?”陶洪义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在张大人眼里,铁鹏的份量比你重得多。铁鹏此人不光脾气暴躁,而且,出身于官宦世家,在东阳府和省里都有人。”史青一脸忧心说道。
  “张大人虽说对你有些恼火,但是,至少你破了刘家牧场的案子。
  估计不久赵良就会到咱们青木县。
  到时,肯定会叫你问话的。
  赵良可是东阳府河防营协防守备大人,又比铁鹏高上一级。
  为今之计,你就得抓紧这根‘稻草’,他是唯一能救你的人。”陶洪义一摸下巴,道。
  “赵良也出身于官宦世家,像这种人都是眼高于顶,想接近他都难。姐夫刘老爹一家被杀了好几口,他不怪罪你已经不错了。”史青摇了摇头。
  “赵良虽说出身于官宦世家,但为人尚还正直。而且,喜欢广纳贤才,他可是养了几个厉害的门客。这里头谋士跟武夫都有。想接近他,就得拿出过人的本事。”陶洪义说道。
  “赵良可是武进士出身,当年可是排在全国前60甲的,而他自己又是内罡境强者。他养的几个门客除了谋士之外听说都有着锻体六重颠峰,甚至,内罡实力。”史青斜瞄了叶沧海一眼,话里有话。
  “嗯,不到六重,人家根本就瞧不上眼。而且,门客中的武夫都是兼着赵良护卫的。没有相当实力,遇事还要保护你,拿来何用?”陶洪义点着头也用余光斜瞥了叶沧海一眼。
  “两位都是我的前辈,我就不瞒你们了,六重离我还远。”叶沧海干脆直说了。
  “这就麻烦了。”史青一摸下巴,脸色有些难看。
  “呵呵呵,你这个年龄能杀了丁冒,击退黄元强,已经不错了。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关于赵良之事,你还得好好的想想办法。”陶洪义笑着安慰道。
  天月湾是铁鹏驻防营驻地。
  此刻,黄元强气呼呼的冲进了主帐。
  “大人,能否把你的亲卫借我一用。”
  “你要去剿匪?”铁鹏一口喝干杯中酒往桌上一顿,问道。
  “大人,属下我都没脸见人了。”梆!黄元强一把跪下了,眼泪流腮而下。
  “谁欺负你了?老子捏碎他的卵蛋子!”铁鹏瞪眼一拍桌子,杯盘全跳了起来,酒水溅得满地都是。
  “禀报大人,是青木县县学教谕叶沧海。”百夫长卫勇赶紧跪下禀报道。
  “县学教谕,你没搞错吧?”铁鹏一愣,愕了良久才问道。
  “没错大人,是陶洪义那个老匹夫要到咱们军营专门驻守。
  所以,把衙门一切事务转给了那条狗,这根本就不符合规矩。
  而那小狗最近混得风声水起,不光杀了黄蜂寨……
  今天接到眼报,说是丁冒会到城里。
  所以,属下我就带了人过去抓捕。
  结果,那‘小狗’居然百般阻拦。
  为免山贼逃走,我不得不出手强行抓捕。
  只不过,一时大意失手了,那小狗居然伙同民众讥笑我们天月湾驻防营是喝稀饭长大的。
  甚至,矛头直指大人你哪。”黄元强添油加醋。
  “讲我什么?”铁鹏冷冷的问道。
  “说大人不作为,到青木县驻守也有一年半载了,黄蜂寨照样子横行霸道,烧杀抢掠。还说大人您只是徒有虚名,一只纸老虎而已……”黄元强极尽三寸不烂之舌在编排着。
  “放屁!卫勇,明天一早把这只令箭送到张元东处,叫叶沧海自己过来认罪㐲法。”铁鹏一拍桌子,扔给卫勇一支令箭。
  从陶家出来,叶沧海刚拐了个弯儿就听到史青在后边喊道,“叶大人请留步。”
  “史大人还有事吗?”叶沧海一愣,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
  “这个……呃……”史青走了过来,欲言又止。
  “史大人有话请直说,听说史大人还是进士出身,晚辈我虽说得中解元,但跟史大人还差了一大截,晚辈我真心聆听教诲。”叶沧海一脸真诚的朝着史青深躬身,拱手请教。
  “呵呵,你是解元,本省乡试头甲,中进士只是迟早的事而已。”史青一摸下巴,这一记马屁拍得他相当的受用。
  “不能这么说,虽说我是本省解元,但是,殿试天才云集。
  再加上国子监的贡生们见多识广,而殿试也并不是完全的公平公正,其中诸般因素在干扰着。
  而我家一穷二白,这在野出身的想中个进士也难于登天。”
  叶沧海摇了摇头,前世商场大腕,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自然,人情练达方面通透得很。
  而史青堂堂进士怎么会落魄到这偏僻的青木县当一个九品的巡检,这本身就相当的匪夷所思。
  其中,肯定有着莫大的苦衷。
  果然,叶沧海的一番说词好像引起了史青的共鸣,他哼道,“的确如此,朝中有人好作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