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七章 勇者上

第十七章 勇者上


  “叶大人办案,你就是千总大人也不行。”马超气得从地下跳起扬刀劈了上去。
  “本官就一刀斩了你如何?”黄元强顿时火更大,感觉没面子。
  自己堂堂从六品官居然被一个没品的小班头给蔑视了,这还了得?那是飞起一枪直捣黄龙狠狠捅向了马超心窝。
  “黄大人且慢!”叶沧海一看,立即跨前一步挡了上去。
  不过,黄元强却是没有收手的打算,反倒枪尖一转,一招力拔泰山挑向了叶沧海的下巴。
  叶沧海迅速蹲身低头的往前猛地一窜,䄂里藏刀,一把朴实无华的刀横切向了黄元强肚皮。
  如果黄元强硬要捅死马超,势必自己的肚皮也得给叶沧海开了膛。毕竟,肚皮是最强的地方。
  虽说有铁片护甲护着,但黄元强估计也听说叶沧海最近的英雄事迹,自然不敢拿小命开玩笑。
  赶紧回枪往后一转,突然的一个回马枪狠狠的扎向了叶沧海腰间。
  仓促之际,叶沧海来不及多想。五虎断门刀一招‘一啸风声’迅速而出的往后一转,堪堪闪过。
  接着大吼一声,一招‘雄霸群山’带着一股风旋狠狠劈向黄元强胸口。
  尽管那短刀不长,但是,叶沧海这一招气势十足,黄元强想到这小子杀死了黄蜂寨好几个当家的实力,顿时吓得一缩。
  脚没站稳当,差点直接摔趴在地,那是赶紧用长枪撑在了地上才不致于摔个仰八叉。
  “好!”
  顿时,外边的老百姓全都拍掌大叫了起来,黄元强那脸腾地就红透了。
  “黄大人,叶沧海居然胆敢以下犯上,应该抓了一并问罪。”孙道彪一看,马上凑上脸去说道。
  “滚!”
  黄元强顿时恼羞成怒,一脚踹得孙道彪翻滚在地,头破血流。
  这边,手中长枪往空一捅,大吼道,“听令,全抓起来,哪个敢反抗,就地格杀!”
  唰啦!
  顿时,黄元强带来的几十号兵丁挺枪冲将上来。
  “本官办案,哪个敢乱来,杀无赦!”叶沧海伸手往前一指,喊道。
  衙门捕快们哪敢跟驻守的兵甲相抗,一个个萎萎缩缩的不敢挪步子。
  “听令,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有事老子担着。”黄元强为了扳回面子,长枪往前一横,霸道无极。
  “马班头,谁胆敢不听命令,就地斩杀!”叶沧海冷笑一声,丝毫不让。
  “哈哈哈,来啊,有种的跟我们驻守营打一架,看看是你的破刀硬还是老子的钢枪硬。”黄元强的手下全都嚣张的狂笑了起来。

  “如果你们认为脑袋比黄蜂寨几个当家的硬那就放马过来!”叶沧海一把推开马超,像天神下凡一般横在了楼梯口。
  顿时,黄元强的手下也萎哩吧叽的不敢往前了。
  “谁敢不听令,给老子杀了!”黄元强一看,顿时火起,一脚踹飞了一个兵丁大吼道。
  顿时,手下全吓坏了,不得不硬着头皮挺枪往前逼进。
  “兄弟们,我们捕快也不是狗娘养的!”叶沧海大喊一声往前逼进。
  “呸!你们就是群狗娘养的!”黄元强往地下呸了一口。
  “哈哈哈,一群孬种!”手下跟着起哄。
  这可是把捕快们的血性给激起来了。
  “兄弟们,头可断,血可流,咱们不是狗娘养的!上!”马超挥舞着大刀冲上去。
  叶沧海往前又是一个跨步,冲在最前面的兵丁顿时吓得一个急刹车往后猛退。
  “还不退走,真要本官动刀吗?”叶沧海顺势而上,刀一扬,刹那间,兵败如山倒,黄元强的手下全调头往楼外跑去。
  “吗得,没用的东西,给老子冲!冲冲……”黄元强一看,差点气晕,一枪直接挑翻了一个兵丁。
  手下一看,又吓得不敢退了,全挤成了一团。
  “列阵,亮盾,准备射击!”
  他们毕竟是驻守营来的,开始被叶沧海如鸿的气势吓得慌成一团,一冷静下来,立即排成阵列亮出盾牌档在了前面,十几个箭手拉满了弓对准了叶沧海一伙。
  这下子麻烦大了,真干起来叶沧海一伙估计全都得被扎成‘刺猬’了。
  “来,朝着本官射!不射你们全是狗娘养的!”叶沧海知道,此刻如果一退,那下场就是被黄元强抓进兵营,不死也得脱层皮。于是,冒死仗刀往前逼进。
  人的名树的影,黄元强的手下可不敢乱来,全都拿眼看着黄元强。
  “射!”黄元强骑虎难下,一咬牙大吼道。
  哧!
  叶沧海等的就是这一时刻,因为,黄元强此刻注意力全在度量着射杀叶沧海后如何善后。
  哪会料到叶沧海动若脱兔的往前一扑,转瞬间那短匕就横梗在了他脖子上。
  “哪个敢动,本官先切了他人头。”叶沧海来气势了。
  “停!”手下百夫长卫勇一看,吓得大喊了起来。
  “停什么停,叶沧海,你有种的就杀了本官,不杀你他吗得就是我孙子。”黄元强今天颜面扫地,他赌叶沧海肯定不敢乱来。
  哪料到叶沧海短刀一勒,顿时,鲜血冒了出来。
  “住手叶大人!”千均一发之际,县令张元东和县丞陶洪义两位大人到了。
  “杀啊孙子,杀杀,不杀你全家都是我孙子!”一看这架势,黄元强顿时来了气势,大喊大叫道。
  “你如此污辱本官家人,今天就是拚着赔命也得杀了你!”叶沧海手一勒,鲜血再冒。
  “张大人救命啊……”哪料到叶沧海还没怎么使力,黄元强吓得大叫一声,身子一软,顿时,屎尿一裤,臭不可闻。
  “你太怂了,杀你脏本官之手。”叶沧海顺势一脚踹得黄元强成了滚地葫芦,反正杀不了,不如先收点利息。
  “黄大人,你没事吧?”这可是把张县令差点吓死,赶紧上前扶起了他。
  “张元东,这事没完,没完!”黄元强颜面扫地,自然不愿再作停留,带着手下狼狈而去。
  “叶沧海,你都干了什么?”张元东气黑了脸,指着叶沧海骂道。
  “属下抓捕凶犯,禀公办案,何错之有?”叶沧海堂堂正正反驳道。
  “是啊张大人,叶大人刚抓捕了黄峰寨七当家丁冒。据查,阳凤镇刘家牧场血案就是他们干的。”陶县丞马上帮腔道。
  “唉……你呀你,你自己去驻守营向铁鹏大人讲清楚。”张元东一脸铁青,甩袖而去。
  哒哒哒,打字机动听的声音又响起,肯定是‘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又开启了。
  露出一道信息:
  惩戒锻体四重境武者黄元强,奖‘痕迹术’一套。
  雁过留声,人过留痕。
  此术专门侦察痕迹所用,可以随着武者功力的增强而加大侦察痕迹能力。
  看完介绍后,叶沧海往地下一瞄,顿时大喜。
  因为,自己居然看到了黄元强跟自己打斗时留在地板上的脚印。
  这个,貌似跟刑侦上的痕迹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东西就麻烦多了,好像还得撒些特殊的粉末状物才能显露。
  而自己这套痕迹术就方便得多,直接用内力摧动,眼睛一瞄就能发现。
  这厮转了转眼珠子,发现只能发现脚印之类的痕迹,并不能透视。而且,相当的费劲。
  “叶大人,我愿意出一千两合解此事,求你放过犬子吧。”孙道彪还真是欲哭无泪,本来以为来了个靠山,哪料到黄元强居然铩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