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四章 入赘

第十四章 入赘


  “叶大人别激*动,我没干什么?只是来催债而已,你们家祖坟到底要不要?”范东吓得赶紧摆手道。
  “当然要!”叶沧海冷冷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今天早上彪爷请‘阴阳师’来看过,说那块地左青龙右白虎,前面还有……可是龙盘虎居之地,八百两都太少了。”范东煞有其事的还拿出了一张图纸在手中扬了扬。
  “你们简直是在敲诈,一块普通的阴地一下子就变成了风水宝地。即便是龙盘虎居之地,八百两也不得了啦。”李木差点给气晕了。
  “木叔别急,这事我来解决,你坐一边去。”叶沧海安慰着李木,转头看着范东冷笑道,“那地儿的确不错,龙盘虎居,我家的眼光肯定不会差,不过,彪爷要多少?”
  “早上阴阳师看过后,刚好‘东阳郡’旺族范家卫管家在咱们青木县作客。
  听说了此事,他们就想要这块地。
  而且,开了二千两的价。
  不过,彪爷认为,叶大人你是我们青木县的英雄,既然你家的墓就建在这里,当然先得问问你了。”范东一脸给你面子表情。
  “我们不要了,不要了……”娘吓得喊了起来,生怕叶沧海头脑一热应承了下来。到时,到哪去弄二千两?
  孙家可不是好东西,弄不来银子到时连订金都要不回来。要是一状告到县衙,叶沧海还得吃官司。
  “二千两就二千两,这是一百两,订金。”叶沧海掏出银子。
  “呵呵呵,我就知道叶大人是个爽快人。刚领了赏银,这银子实沉着!”范东奸计得逞,笑眯眯的伸手过来接银子。
  “慢着!”不过,手腕被叶沧海一把拿捏住了。
  “你想要反悔?”范东脸一变,顿时,几十个家伙操起棍捧围了上来。
  “你们脑残啊?”
  叶沧海双眼朝着那些家伙邪邪的一笑,顿时,一伙人都吓得腿一啰嗦,赶忙退了大几步。
  “你们几个混账东西想干什么?叶大人是什么人,举人老爷,知书达理,咱们海神国是有法规的,动胳膊动腿的那是粗人,滚院子外边去。”这时,一道霸气的声音传来,居然是孙道彪亲自过来了,身边还跟着县衙分管刑狱的县尉林云。
  林云过来,明摆着是给孙家撑场子的。
  “有事说事,带这么多人到叶大人家,想闹事啊?”林县尉那脸一圬,训道。
  “县尉大人,我们并不是闹事。是来谈交易的……”范东把事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啊,既然双方肯交易,本官就作个证人。”林云一脸公正的说道。

  “叶大人是咱们青木县英雄,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了。比如,打个八折,还比如……”孙道彪皮笑肉不笑的刚讲到这里,那料到叶沧海却是立即摆了摆手道,“倒不是,我家那墓的确是龙盘虎居的风水宝地,绝对值这个价码。”
  怪事了,一般的买家都会尽力贬低货物,比如讲这墓地这不行哪不好的,便于过后好压价。
  而这小子怎么反倒帮对方吹起来了?孙道彪心里有些犯迷糊。
  “既然叶大人也认可了,的确是风水宝地,二千两也并不贵。
  不过,叶大人毕竟是我青木英雄,县学教谕,英雄家的墓地当然要打个折扣。
  要不,一千八百两就是了。”林云还要做好人。
  “既然林大人都如此说了,就一千八百两了。”孙道彪还装得一脸肉痛的点了点头。
  “不必了,二千两就二千两。我不能贬低了我爷爷的层次。不过,既然是交易,我当然得看看地契是不是?”叶沧海说道。
  “当然当然。”孙道彪点着头,掏出了一张地契来。
  叶沧海接过后摸捏了几下,又看了几遍,可以肯定,这地契是真的。不过,却是伙同衙门中人动了手脚的。
  叶沧海也不点破,还给了孙道彪。
  “没搞假吧?”孙道彪还煞有其事的认真问道。
  “呵呵呵,当然是真的,咱们的交易成了,这事,林大人作证,咱们也立个买卖合约。”叶沧海哈哈大笑道。
  “这事容易,不过,时间可不能拖太久。
  毕竟,这块宝地好多人盯着的。
  如果交易没成功,我怕顶不住。
  比如,东阳县旺族范家找上门来,叫我怎么推是不是?”孙道彪点头道。
  “中中,明天,就明天晚上一定把银子送到。”叶沧海点头道。
  中你个屁!明天把你全家绑一起卖了也凑不足一百两的,孙道彪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不必等明天,我现在就给。”
  这时,一道彪悍的女子声音传来,来的居然是叶沧海的同堂学姐王依依,也就是先前‘娘’说是隔壁家婶子做媒,那个满天星的虎牙妹。
  “这位姑娘是谁,你的意思要帮叶沧海付银子?”孙道彪一脸幸哉乐祸的笑问道。
  这王员外家的小姐整个青木县哪个不晓谁个不知?真要娶回家保准让你三天吃不下饭,恶心死你。
  “当然,不就是二千两吗?本小姐付了。”王依依叉着个腰,一脸不差钱,要包小白脸的富婆样。
  “这位小姐,你凭什么帮叶教谕付银子?”林县尉当然也知道此女的恶名,故意问道。
  “我是他未过门的媳妇,你说凭什么?”王依依一脸骄傲的仰起头。
  “叶大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跟我们说一声,想讨杯喜酒喝都没门。”林云差点笑出声来。
  “补上补上,一定要补上。英雄娶妻,郎才女貌,这是我们青木县的佳话,哪能如此草率嘛?”孙道彪在一旁起哄道。
  “我跟她没关系,补什么?”叶沧海一脸淡定的反问道。
  “没关系,你敢说没关系?”王依依急红眼了,伸手指着叶沧海要吃人。
  “咱俩啥关系?只不过同在县学读书,顶天一个同窗而已。而且,在县学时,你还骂过我是臭狗屎,穷瘪三。”叶沧海说道。
  “那都过去的事了,我又不是专骂你一个。”王依依嘴硬道。
  “不用说了,你的银子请收回。”叶沧海手一摆,把砸在地下的元宝捡起递还给王依依。
  “叶沧海,今天你是不收也得收。”王依依又叉上腰了。
  “王依依,这世上有强买,可没听说过强卖的?”叶沧海有些恼了。
  “你问问你娘?而且,我还有媒人。”王依依一指李秀菊。
  “娘,到底怎么回事?”叶沧海脑袋有些大了。
  “唉……呃……这个,哪天你走后,你隔壁王婶子又来了。而且把依依小姐都带来了。还不是因为祖坟的事,我头脑一发热,听说王家肯出钱,所以……所以……”李秀菊眼圈有些红了。
  “所以就订下了这门亲事?这是好事儿啊。”林县尉嘿嘿干笑。
  “这事我不在,不算数。”叶沧海赶紧拒绝道。
  “不算数,你们连五百两聘礼都收了。”王依依凶道。
  “聘礼,难道是叫叶大人入赘王家?”林云一听,顿时皮笑肉不笑了。
  因为,入赘就代表着吃软饭,会被人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