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三章 五虎断门刀

第十三章 五虎断门刀


  “五虎断门刀!”叶沧海不由得有些愕然。
  五虎断门刀为云州秦家寨绝学,乃数十年前的其中一任寨主秦公望自创。
  全套刀法本来共有六十四招,后来秦家后人忘了“白虎跳涧”、“一啸风生”、“剪扑自如”、“雄霸群山”,“伏象胜狮”五招,只有五十九招流传下来……
  地球上的绝技在异界居然也出现了,难道这世上还真的存在平行空间?
  而且,翻阅过程之中叶沧海发现,秦家后人遗落的招法在李木给的刀功之中全部补全了。
  甚至,还多出了‘落叶逼秋’、‘滔滔不绝’等八招,共计七十二路刀法。大概是这个地方的武功比地球还要高上几个层次的缘故吧。
  “木叔,听说我海神国的武技分为人、地、天三等九品,这五虎断门刀不晓得属于什么等级?”叶沧海翻阅过两遍之后问道。
  “呵呵,武技虽说分等级,但是,在实际的打斗之中全看掌握在谁手中。
  拿这套刀功来说吧,它是人级上品武技,在你手中使出来估计只能砍死锻体三四重武者。
  但是,如果它在内罡境强者手中使出又另当别论了。
  所以,并不是武技等级越高越好,关键要看适不适合你。
  比如你现在,就是给你一套地级下品武功你也练不了.
  因为,那需要内气成罡这个层次的强者才能发挥它的威力。”李木笑了笑。
  “我知道木叔是在提醒我不要好高骛远。”叶沧海应道。
  “你明白就好,不过,即便是这套人级上品功法在青木县也找不出第二套的。
  本来你是练不了的,不过,你爷爷当年请高手改动过,内罡境之下也马马虎虎可以修炼它。
  千万不能随便外露,不然,像宇文化戟这样的武者见到肯定会为之疯狂的。
  因为,就是内罡五六重的强者也适合修炼它的。”李木一脸凝重。
  瞬间,叶沧海感觉他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是那个半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榆林疙瘩。
  下边,李木还找到了一把木刀让叶沧海试着练习。
  “木叔,刀要沉才能体现威力,木刀太轻了,不够劲,你还是找把铁刀较好。”叶沧海一脸轻视。
  “是吗?你暂时还是用它练较好,等你练熟了再换不迟。”李木微笑着摇了摇头,叶沧海伸手接过,手顿时一沉,差点脱手掉地了。
  “这什么木头做的,怕不是有三十来斤?”
  “铁桃木!”李木笑了笑,走了。

  叶沧海再一次吃惊,这铁桃木硬度是紫檀的十倍,比一般的精铁还要坚硬。
  再加上人级上品的五虎断门刀功法,叶沧海可不是傻子,他能感觉到,李木肯定有好些事瞒着自己。
  甩了甩头,叶沧海持刀练功,一啸风生,伏象胜狮……
  太难了……
  练了大半天,叶沧海一招‘一啸风生’只触摸到门槛,相当的别扭。
  奇怪了,像‘袖里藏刀’的品级肯定也不差,为什么我几秒钟就练会了?
  叶沧海寻思良久算是明白了,大概是那什么的‘系统’有特殊的能力。
  看来,自己还是适合修炼系统中的功法,这外边的只能搭配着练练手,相当的鸡肋。
  “查清楚没有?”晚上,马超跟宁冲过来了。
  “是黄蜂寨干的。”马超说道。
  “黄蜂寨怎么这么熟悉叶大人的行踪?”宁冲哼道。
  “八成跟崔捕头脱不了干系。”叶沧海冷笑着摆了摆手道,“无妨,崔捕头我迟早会收拾他,你们先说说孙峰那色*鬼的事。”
  “搭上线了,不过,吗得,吃人啊。
  就吴辉一个买菜的杂碎一张口就是一百两。
  丁冒胃口更粗,先付了二百两订金。
  加上找朋友牵线搭桥的花销,三四百两转眼间就没了。”
  马超忍不住骂娘道。
  “别心疼钱,舍不得孩子套不中狼。”叶沧海倒是一脸轻松的笑道。
  “大人,双方约定明天晚上八点在‘青木酒楼’交货。”宁冲说道。
  “丁冒这胆儿够肥的,太它吗得嚣张了,居然敢在咱们县第一楼交易。看来,他根本就没把咱们这些捕快看在眼中了。”马超一听,顿时哼道。
  “可不是嘛,罗列跟李挺刚被杀了。丁冒居然还不怕死,县里谁都知道,青木酒楼是县里最繁华的酒楼,人多嘴杂。而且,那地儿还靠近县衙。”宁冲点头道。
  “最不安全的地方往往最安全,你们想想,所有人都认为黄蜂寨的人肯定不敢去青木酒楼,所以,丁冒选择在此地进行交易,反倒最安全了。”叶沧海笑道。
  “有道理啊,还是举人老爷脑子好使。”马超一脸佩服的朝着叶沧海竖起了大拇指。
  “丁冒实力不输给鬼手李挺,如果强行抓捕就怕会伤及无辜。而能去青木酒楼的食客非富即贵,死的人太多大人你估计会有大麻烦。”宁冲皱紧了眉头。
  “到时,崔捕头和蔡大人等一使坏,叶大人你还得吃牢饭。”马超也点头说道。
  “这个节骨眼上丁冒还敢潜进城来交易,说明丁冒也是个狂妄之辈。不过,丁冒选择在青木酒楼进行交易,这又说明此人粗中有细,我怀疑丁冒还留得有一手。”叶沧海说道。
  “他肯定会带不少人混进来的,到时,就是打起来,凭丁冒的身手也可以杀出去,死的只是手下而已。
  因为,丁冒此人的轻功了得。
  有‘草上跑’的称号,飞檐走壁如覆平地。”马超想当然的说道。
  “他不会如此笨的,毕竟,带太多人进来,咱们在城门口盘查得可是相当严的。”叶沧海摇了摇头。
  “这就麻烦了,鬼晓得他会留什么后手。”马超摸了一下脑壳,一脸无奈。
  “你想,在目前的青木县衙丁冒最怕谁?”叶沧海神秘一笑。
  “当然是大人你了。”马超脱口而出。
  “那就对了。”叶沧海笑道。
  “大人是想说丁冒会玩调虎离山之计?”宁冲脱口问道。
  “八成如此,先支使手下把我引到城外。
  同时,他悄悄进城。
  而且,丁冒此人对自己很自信。
  难得下山一次,肯定会在酒楼大吃大喝一顿的。
  所以,到时,你们布下天罗地网,找一个跟我长得有点像的人装扮一番,我只在城门外亮个想就抽身回来。”叶沧海交待道。
  “妙啊!”马超一拍桌子。
  商量好后,二人又去忙活了。
  叶沧海也就往家而去,这家必须回,而且,还要装得跟往常一样。
  如果丁冒明天会下山,肯定会派城里的眼线盯着自己的。
  因为,在丁冒眼中,自己可是个大高手,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只是个半吊子的菜鸟。
  短时间要提功,叶沧海也不去做那个梦了。
  所以,斩杀丁冒中大奖,提功升级才是叶沧海最想干的事。
  “范东,你想干什么?”刚走近院子就听到娘的哭声,叶沧海顿时火冒三丈,几个跨步进了院子,发现是范东一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