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二章 伏杀

第十二章 伏杀


  幸好这两天叶沧海都有花上二三个小时去城外找野兽试刀,再加上陶丁太轻敌了。不然,还真拿不下他了。
  “二哥,你怎么不闪啊?”本来就羞愧、后悔得要死,这不,给妹妹陶若兰又补了一刀。陶丁顿时勃然大怒,吼道,“叶大人,再来一次。如果你还能这样,我陶丁拜你为师!”
  “你的命有两条吗?陶大人,衙门还有事,我先走一步。”再打,老子还不想找虐。叶沧海赶紧找了个理由,拿起刀匣就走。
  “不许……”陶丁气坏了,就要冲上去拦人,不过,被陶洪义摆手制止了。
  “爹,他明明没什么力气。不然,怎么连个刀匣都接不住。”陶丁气呼呼的说道。
  “可是人家就败了你。”陶洪义反了儿子一眼,略显责怪。
  “我是太大意了,再来一次,保准打得他一个猪头。”陶丁说道。
  “假如他手中拿的是一把刀,你还有命在吗?他讲得没错,命只有一条。陶丁,这对你也是一个教训。”陶洪义一脸严肃的看着儿子。
  “爹,这个人有些怪。”陶若兰道。
  “是有些怪,开始,我认为他是真英雄,毕竟,他杀了李挺跟罗列。不过,他连一个刀匣子都接不住,我极端失望,宝刀蒙尘啊。不过,现在,呵呵,我又有点好奇了。”陶洪义笑道。
  “他不会是装出来的吧?”陶若兰道。
  “不无这种可能,所以,他不是天才就是个庸才。”陶洪义说道。
  “我会让他露出原形的。”陶丁咬了咬牙。
  “吗得,太沉了?”叶沧海感觉这刀匣子不下一百五六十来斤,正想坐下来休息,卟卟,跳出几个蒙面人来。
  这些家伙没有开口,直接操起大刀、铁棍狠劈向了叶沧海,这绝对是要命的节奏。
  而叶沧海刚才对战陶丁使出‘袖里藏刀’那绝对是超水平发挥,再加上为了不出糗又硬撑着提着刀匣子急走了一大段路,力气早已耗尽了。
  一见这情况,叶沧海还有什么话说,保命要紧。
  拚了全力直接把刀匣子当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几个蒙面人自然没把这个不大的长方形盒子搁在眼中。
  随手抡起兵器就搁了过去,哐当几声脆响,刀棍顿时给撞得脱手飞出。而刀匣子最后狠狠的砸在一个蒙面人头上。
  那家伙惨叫一声脑袋开花,鲜血狂流着栽倒在地。
  人在拚命时爆发的潜能绝对是恐怖的,叶沧海狠命的往前一扑,袖里藏刀。
  刀影闪过,滋啦,左侧面一个歹徒脖子直接被勒了一刀,尖叫一声扑倒在地,给地下石头一撞,头颅都脱体骨碌碌滚着飞了出去。

  这一幕可是吓坏了歹徒,而叶沧海一把瘫软着撞向了地上,不过,晕乎间发现居然还有个歹徒就在自己不远处发呆。
  “拿命来!”
  叶沧海大吼一声,在瘫倒在地的一瞬间袖里藏刀再出。
  滋!
  歹徒一声痛叫,大腿直接被锋利的短匕捅穿跌倒在地。
  剩下的歹徒一看这小子如此生猛,转眼间一个脑袋开花,一个脑袋搬家,一个重伤倒地,再加上叶沧海那最后一吼气势惊人,那是吓得一窝蜂四散狂逃而去。
  “斩杀锻体二重境恶徒两名,扬我本善,‘奖锻体三重境’。”此刻,叶沧海觉得那咔咔的打字声特别的悦耳动斩,玉片一亮,一道青光从玉片中冲进身体。
  “啊!”
  叶沧海感觉全身都痛,肌肉颤抖,骨节啪啪爆响,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
  嘭!
  被捅穿大腿的歹徒也是个狠人,居然拐着腿举起叶沧海的刀匣子正狠狠的砸将下来。
  不过,给叶沧海突然的鬼哭狼吼了一声,吓得一个啰嗦,手一偏,刀匣子一歪砸偏。
  叶沧海头皮还是去了一小块,半边脸全是鲜血。
  “提功完毕!”此刻,玉片又是咔咔几声打出字来。
  “死!”
  叶沧海顿时力气爆涨,跳起之际飞起一脚狠踹过去。
  那歹徒惨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地还真不会找地方,那地儿刚好有截尖尖的竹桩冒出地面一尺有余,歹徒的身体直接给洞穿,挂了!
  “踹死锻体二重境歹徒一名,宿主身体太弱,失血多,脱力,经脉多处断裂,生命A级危险,奖‘小还丹’一颗。”玉片又亮,咔咔打字声特别令人兴奋。
  紧接着,玉片之中跳出一颗绿豆大的‘药丸子’,其色碧绿,一下子冲进叶沧海胃里,顿时,丹田热气升起,精力弥漫……
  仅仅几秒钟,叶沧海容发焕发,精神抖擞。
  好臭!
  拿眼一瞄,发现全身都黑乎乎的,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尿酸味儿。
  ‘小还丹’可是灵药,不光能增强力气,还具有一定的洗髓伐骨作用,这应该是洗髓排出身体杂渣的结果。
  不久,马超带着一伙捕快急匆匆过来。验尸、查血……展开了一系列侦察、追捕工作。
  叶沧海提拎着刀匣子匆匆回家,忠仆李木一看脸色都变了,叶沧海马上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木叔,先找个较秘密的地方把这个盒子给藏好。”
  “少爷跟我来!”李木往四周看了看,带着叶沧海进了旁边的柴房。
  不久,搬开木柴,又扫掉了一层碎木屑,再铲开一层灰土,居然露出了一块泥巴色的石板来。
  李木抓住石板上的环扣卖力拉起,地下居然露出了一个黑幽幽的地道来。
  “先别进去,里面可能有毒气。”叶沧海赶紧抓住了李木的手。
  “没事,里面有通风孔。”李木摇了摇头,叶沧海发现,这地道还不短,足有二里左右路程,下边居然还有一个不小的地窖。
  “什么时候挖的?”叶沧海有些吃惊。
  “早就挖好了,地窖上边还有个小天洞,我带少爷上去。”李木说着又沿着石阶往上走,不久,冒出地面了。
  叶沧海发现,居然到了后山,而且,还是在半山悬崖之上,下边就是滚滚东去的天月河。
  这里有一个大洞,足有一间普通教室大小。
  外边还有个往外凸出去的天然平台,就悬空在天月河上。
  因为上边有一堆大榕树遮掩,而下边距离河面还有接近二百米高度,自然,相当的隐蔽。
  “叶家剩下的钱全都花在这上面了,这也是叶家最后的避难所。
  不过,今后少爷要练功的话这里倒是不错。
  洞里还接引得有山泉水,脏了可以洗澡,累了可以休息。”
  李木一脸怅然的说道,“对了,我看你拿回来一个盒子,到底是什么?”
  “是个刀匣子,陶大人送的。说那刀名魔龙,只不过,好像打不开。”叶沧海自然不会瞄着李木了。
  “噢?”李木愣了一下,有些不信。叶沧海也就打开了盒子,李木伸手接过,眉头顿时一皱。
  “木叔也练过武?”叶沧海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呵呵,当然练过。以前跟着老爷到处跑动,没有两下子也应付不过来。不过,我不是护卫,马马虎虎跑个腿儿还凑和。”李木笑道。
  “噢!”知道没他讲的那般简单,叶沧海也不点破。
  因为,李木提这刀匣子时好像在提一团棉花,比陶洪义还要轻松。
  不过,李木抓住刀鞘一抽,居然没能抽出来,顿时愣了一下。
  叶沧海看到李木身体突然涨大了一点似的再一抽,不过,还是没能抽出来。
  “这刀有古怪,没抽出之前绝对不能外露。不然,会惹上麻烦。”李木不再抽动,一脸严肃的说着看了叶沧海一眼,又道,“不过,你好像就只会一手袖里出刀之术。
  这种武技适合近距离偷袭,人家站远点就够不着了。
  以前你爷爷最喜欢搜罗一些武学功法以及秘笈之类的书看。
  不过,为躲避仇家辗转之间大部分都失落了,我找到了一本,你看合不合适。”
  李木说着掏出了一本泛黄的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