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十一章 我自横刀向天笑

第十一章 我自横刀向天笑


  “好了,这事就这样吧。林大人,你带崔捕头到药堂领些好药,再到账房领五两银子。”张元东皱着眉头摆了摆。
  “张大人,说起药材的事我还要向你禀报一下。”趁热打铁,叶沧海说道。
  “这点小事,你作主就是了。”张元东不想再折腾,摆了摆手道。
  “那好,我去安排了。”叶沧海点了点头。
  “张大人,还是听听较好。药材可不是小事,它可是关系着衙门捕快衙役们的命。而且,每年县衙都会采购一批数量不小的药材。”蔡道平一听,赶紧说道。
  就怕叶沧海拿起鸡毛当令箭整出别的妖蛾子。
  要知道,每年衙门的药材采购孙家送来的‘孝敬’可是一笔不小的灰色收入。
  陶洪义这个县丞比较清廉,基本上不送礼收礼,所以,以往都是蔡道平这个主薄操持的。
  “都是你负责的,难道会出什么乱子?”张元东不耐烦的应道。
  “当然不会,大人信得过属下,属下自必甘脑涂地要把事办好了。”蔡道平顿时领了尚方宝剑一般,略显得意的看了叶沧海一眼。那意思,你懂的。
  “大人,孙家的药材……”叶沧海刚要出口,哪料到张元东一摆手甩袖站起,一边走一边道,“不必说了,照旧就是。”
  叶沧海隐隐感觉到这里头有问题,难道张元东也有拿回扣?
  “叶大人,药材只是小事,给谁家都一样。
  你还是盯紧黄蜂寨,不过,你这次打了崔俊,也得注意点。
  不然,也不会有‘宁得罪君子也不犯小人’这句话了。”
  出来后,陶洪义邀请叶沧海到家一叙,到家后刚坐下陶洪义就开口了。
  “这并不是小事,关系大着。”叶沧海摇了摇头。
  “噢?”陶洪义一愣,有些不明白。
  “说实话,我现在急需银子。
  宇文化戟的事你也看到了,没有银子怎么打赏。
  不过,我不会搞歪门邪道。所以,就把祖传的一道药方给了柳记,正跟他们合伙做生意。
  陶大人,攻打黄蜂寨不是那么简单的,光有兵还不行,还得要有钱。
  有了钱捕快衙兵们才肯拚命,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你看,为什么这么多年咱们都奈何不了黄蜂寨,不就是缺钱吗?”
  叶沧海说道。
  “唉……这些年下来,黄蜂寨久攻不下,我也感觉到了。只不过,老朽一介书生,到哪赚钱去?”陶洪义一脸哀伤,他看了叶沧海一眼,道,“既然叶大人如此说了,柳记的事我记上心了。”

  “陶大人,我翻过你的履历,你以前可是武举出身的,还得过乡试第二名,为什么不再去考个武进士出身?不然,现在至少也得是个千夫长吧?”叶沧海问道。
  “唉……”陶洪义又是一声长叹,他站起走到堂厅靠背处,久久的凝视着那幅写着‘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字,字苍劲有力,笔力遒劲、洒脱不羁。
  突然,他伸手一把撕掉了字。
  叶沧海顿时蒙了一下,这家伙该不是给气得发疯了吧?
  嚓嚓嚓……
  陶洪义终于撕完了壁上的字画,他颤抖着双手轻轻的摸着墙壁,叶沧海瞄了一眼,顿时一愕。
  因为,里面居然还镶嵌着一块木匾,雕刻着‘我自横刀向天笑’。
  “这是老夫准备进京应试武进士前写的。”陶洪义说道。
  “你用手指头写的?”叶沧海惊叹了一声,因为,那的确是一块手书。
  没有强劲的指力,雄浑的内罡肯定是写不出来的。
  毕竟,那是一块硬实的黄檀木。
  虽说不如石板硬实,但是,普通的刀剑都难砍进去的。
  “当年,我才二十来岁,筹志满怀,一身内罡硬如钢铁。
  进京参加礼部举行的‘会试’,以我的实力,至少能取得贡生资格。
  那料到在路上居然遇到山贼抢劫,一时义愤出手相救。
  结果,丹田被毁,一生报国梦就此湮没。
  ‘我自横刀向天笑’啊,没有了丹田,刀拿来何用?”
  陶洪义一讲完,拿出一条铁铲橇出木匾,里面居然还有个暗格,不久抽出一个长盒子状东西。
  打开层层黄绸包裹,露出一刀匣来。
  “此刀是我当年救下的苦主所赠,名‘魔龙’。
  只不过,我当时忙着疗伤,结果发现丹田都碎了。
  所以,这刀也就没打开过。
  后来,也不想打开它了。”
  陶洪义一脸忧伤的说道。
  “因为,你怕看到它会心痛!”叶沧海理解的点了点头。
  “没错,不过,若干年后我又想看看它。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我丹田破碎的缘故,居然打不开它了。
  罢了罢了,宝剑赠英雄,红粉赚佳人。
  希望你今后能好好用它,斩邪除恶,还我本心!”
  陶洪义讲完,捧着刀匣递给了叶沧海。
  叶沧海伸手一接,人一歪打了个踉跄差点一头撞在墙上,这厮赶紧伸出一只手撑在了墙壁上才不致于来了个饿狗吃屎。
  可是那刀匣太沉了,叶沧海一只手抓不住,赶紧死命的抱在了怀里才不致于出了大丑。
  “唉……叶大人,真金才能不怕火炼。”陶洪义有些大跌眼镜,这叶英雄难道只是银样蜡枪头,莫非杀罗列跟李挺真是捡漏得来的?
  如此宝刀送给一个庸才,不禁有些后悔。
  可是现在要收回,陶洪义落不下这张老脸,气得朝外大喊一声道,“陶丁,送客!”
  “叶大人,请!”门外大步进来一个剑眉星目,跟陶洪义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年青人,他虎目灼灼的盯着叶沧海,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敢情刚才那一幕他也看到了。
  “是令郞吧?”叶沧海咽不下这口气,就此走了估计今后会给陶家人小看了,于是抬眼看着陶洪义。
  “老夫第二子,姓陶名丁。”陶洪义的态度神反转,一脸冷漠的说道。
  “陶公赠刀予我,本人也有一物相赠!”叶沧海把刀匣搁在桌上后说道。
  “我家虽清贫,但还没到需要黄白之物接济的地步。”陶丁一脸不客气的回绝了。
  “银子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它却是万万不能。令尊一生宿愿就是剿灭黄蜂寨,但是,就因为没有它所以一梦难圆。”叶沧海摇摇头说道。
  “有我陶丁在,最迟二年,黄蜂寨必是我刀下亡魂!”陶丁一脸霸气的盯着叶沧海。
  “你能打过铁鹏大人吗?”叶沧海问道。
  “暂时还不能!不过,再给我三年,我必败他。”陶丁满脸傲然。
  “铁鹏难道不想剿灭黄蜂寨升官晋爵吗?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一直按兵不动,那是因为,他没十成把握。你两年内灭黄蜂寨,那是痴人说梦!”叶沧海冷笑道。
  “叶大人这嘴皮子功夫了得,不如,咱们过两招?”陶丁一脸轻蔑的看着。
  “比力气我不如你,毕竟,我打小体弱。”叶沧海挖了个坑。
  虽说不晓得这小子到底什么实力,但虎父无犬子,料必不差。
  “那好,我不用内气,咱们只比招法。”陶丁果然中计了。
  “好!”叶沧海眉毛一挑。
  “哥哥到院子里比,别打坏了东西。”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道如落莺鸣叫般女子声音。
  “哈哈哈,能有幸看到叶大人神技,陶丁,你有福了。”陶洪义大笑着跨步到了院子里。
  “神技,别被二哥打成猪头就是。”院子里站着一个少女,眉若天上的新月,一套杏黄色布裙也难掩她娇好的身材,百合般的纯美容颜。
  叶沧海失神了二秒,这是他到异界见过的最美最纯的女子。
  “若兰,别胡说!”陶洪义脸一圬训道。
  “知道了爹。”陶家家教严,陶若兰吐了下舌头,清纯可爱得让叶沧海又失神了一秒,这正是哥的梦中萝莉妹啊。
  “你先动手!”陶丁一脸不屑。
  “我来了!”
  叶沧海也没客气,这个陶丁,估计实力比黄蜂寨三当家李挺还要强,等他准备好了再动手估计自己会丢大丑,先下手为强。
  袖子一动,陶丁立即一闪,不过,瞬间,身体僵硬着呆在了原地。
  因为,脖子处横着叶沧海的掌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