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八章 放长线钓大鱼


  既然孙家要搞自己,那咱也不客气了,给你们俩家煽把火。
  “谁说的,我们的金创膏一点不输给他们的。只不过,孙道彪跟衙门混得熟。其实,孙家给衙门的药比咱们柳记的还要价高。”柳开哼道。
  “这事难办啊,如果你们的金创膏比孙记的好,价格又一样的话我们也好说话。
  毕竟,流血过多会死人的。
  金创膏有的时候关乎着捕快们的命。
  只不过,一样的效果嘛,这个……”叶沧海一摸下巴,一脸的难为情,等着柳开上钩。
  “价钱倒是好说,只不过,效果要比他们的好,这个就难了。
  毕竟,跟孙家相比,我们的配药师并不比他们差。
  欠缺的就是配方了,只不过,要弄到好的配方,太难了。
  叶大人,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个行当,一张高级点的药方得大几千两银子。
  有些,甚至都拍到了几万,十几万两一张方子。
  哪是我们这些小药铺所能扛得住的?”
  柳开叹着气摇了摇头。
  “呵呵,你估计也听说过我的事了。其实,我想告诉你,没有好的药材相助,再卖力练功也不可能练出高手来。”叶沧海开始抛出主题。
  “叶大人的药好像不在我们县里买的,难道另有购货渠道?”柳开感觉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没有,其实,我用的药全是我自己配的。
  我这里倒是有一方金创膏的配方,你可以马上叫药师配全。
  当场叫人试试,尔后对比一下你们柳记跟孙记的。”叶沧海掏出了方子往桌上轻轻一搁。
  “那我就不客气了!”柳开眼一亮,马上招来一个圆脸老者递了药方过去。
  老者瞄了几眼后匆匆走了,叶沧海也不怕他们耍花招吞了药方,毕竟,自己现在名声在外,量他柳家也不敢。
  几个时辰过后,老者满头大汗,兴匆匆而来。
  他看了柳开一眼点了点头,表面还是较平静的。不过,叶沧海发现,他手指头有些颤抖,肯定是兴奋造成的。
  “叶大人你开个价?”柳开心里有数了,当即开口道。
  “先给我一千两,后边的分成,你我七三开。”叶沧海提出了条件。
  “行!”柳开居然毫没二话,直接点头了。
  “柳掌柜的是个爽快人,咱们今后还有交易的。”叶沧海笑了笑,把银票塞进袖中走人。
  “二掌柜,给得多了。他只出了一张配方,而药材以及人力,铺面都是咱们出的。”叶沧海刚走,圆脸老者就有些不满的说道。

  “呵呵,宁老,你不知道放长线钓大鱼吗?
  有他在,咱们今后就有可能拿下整个县衙的用药。
  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此人不简单。你想,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居然能杀了罗列跟李挺。
  要知道,县衙那些捕快们都没办法做到的事。
  如此高人,今后肯定会飞黄腾达。
  到时,他升官到哪里?咱们的药材生意就可以跟着他走到哪里。”柳开笑道。
  “可是他家里我听说过,一穷二白的。祖宗八代都务农,连进衙门打杂的都没出一个。没有靠山,又没钱,想升官太难了。”宁老摇头道。
  “宁老,你的想法错了,试想一下,一个一穷二白的农夫会培养出此等高手吗?”柳开摇头道。
  “你是说他背后有高人?”宁老想了想问道。
  “肯定有,不然,没有高人指点,他怎么可能成为强者?
  还有这药方,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能配得出来吗?
  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不光要帮他赚钱,还要帮他升官。
  孙家不是衙门有靠山吗?
  咱们就帮叶沧海,一旦孙家的靠山倒了,这青木县就是咱们柳家的了。”柳开哈哈笑道。
  “二掌柜的眼光果然毒辣,宁某我甘拜下风。”宁老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
  “叶大人,有人提了山贼的头来领奖了。”第二天下午,马超有些慌张的跑了进来。
  “几两银子的小事,慌什么?”叶沧海看了他一眼。
  “不是!来的那家伙叫‘宇文化戟’,手中一竿方天画戟重达四五十斤,在西三省那边相当有名气,人称‘小飞虎’。那家伙猛啊,一下子就杀了黄蜂寨十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小头目。”马超一脸激*动的说道。
  “噢,如此神勇,把他带进来。”叶沧海一听说道。
  “带进来就得给奖金了,那可是一百四十两啊。
  我问过账房了,说是按张大人的规矩办。
  衙门里出三成,叶大人这边也得出100两的。”
  还真是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马超虽说勇猛,奈何囊中羞涩。
  他人正直,又不会搞些歪门邪道,100两,相当于他两年的工资。
  “大人,这其中好像有问题。”一旁站着的宁冲突然说道。
  “噢,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叶沧海笑问道。
  “昨天大人才立了军令状,今天就有人提着一麻袋人头来领赏。”宁冲说道。
  “呵呵,有人暗中搞鬼嘛,帮咱们宣扬出去了。你说,这小飞虎会缺一百多两银子吗?”叶沧海早看透了这些小九九。
  “当然不会,小飞虎在西边三省那带相当有名气,人有说此人早就是内罡境强者了,怎么肯过来干这杀贼领赏的粗活?”马超摇了摇头。
  “铁三角也请不动他的,至于奖金,他更不感兴趣了,倒是有些奇怪。”宁冲也有些迷糊了。
  “无妨,叫他先进来再说。”叶沧海摆了摆手。
  “大人,可是这银子……”马超站着没动。
  “放心!银子,我有。”叶沧海淡定的掏出了一个值百两银子的金灿灿小金元宝晃了晃又塞进了袖兜里。
  “大人千万不能乱来?”马超脱口而出。
  “放心,这金子来路正。这是我做生意赚的第一笔钱,昨天晚上刚赚的。”叶沧海神秘一笑,马超不由得看了看宁冲,两人一脸惊叹。
  一晚上就赚了一百两,这可是比打劫钱庄还要来得猛。
  “这银子你们也有一份的。”叶沧海早看出两人心思,于是笑道。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大人开玩笑了。”宁冲摇了摇头。
  “昨天不是跟你们说过,你们给的银子算是入股。”叶沧海一脸正经的说道。要拢络人心,钱财最重要,马超一脸喜悦的跑出去叫人了。
  不久,大步进来一人。
  刀削脸,高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再搭配上一身高档真丝面料的银袍,此人背后斜插着一竿尺多长的枪,肯定就是那把方天画戟了,还真有股子三国时常山赵子龙的风范。
  “你就是宇文化戟?”叶沧海瞄了他一眼,一脸冷漠。
  “本人就是,怎么?你们想反悔?”宇文化戟还真是‘白’,直接反问道。
  “壮士何出此言?”叶沧海反问道。
  “废话少说,拿人头换赏钱,给钱我马上走人。你们不给也行,叶大人你自煽十个耳刮子我也马上走人。”宇文化戟一脸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