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章 下套

第七章 下套


  “这个好办,黄蜂寨这些年下来一直祸害四方,我暗中早叫人盯上了。
  寨里负责采购的家伙叫‘吴辉’,而寨子里护守纯阳蜂蜜的家伙是七当家丁冒。
  此人也是负责寨子里采购一块的,不如设下一套,用银子砸。
  到时,吴辉看在银子上肯定会联系上丁冒,就好办了。
  只不过,这银子可得出不少。
  不然,丁冒瞧不上眼。”马超虽说脾气冲,但也粗中有细。
  “宁冲你说,要多少银子才能让丁冒心动?”叶沧海问道。
  “没有四五百两肯定打动不了丁冒。”宁冲寻思了一下说道。
  “这么多,班头,我这里只剩下二十来两。”马超吃了一惊。
  四五百两,对他这个月收入才几两银子的班头来讲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这个,我……我这里……”宁冲一脸窘相,叶沧海知道,他囊中羞涩,但并不点破。
  因为,这也是考验。如果一个肯砸锅卖铁凑银子给你的人,那绝对值得信任。
  “哼,光耍嘴皮子有卵用!”马超一看,拿眼轻蔑的瞪着他。
  “我给凑二十两。”宁冲给马超一激,一咬牙道。
  “好!就算是你们入股了。不足的我来想办法,你们负责打探,想办法联系上孙家那个色鬼就行了。”叶沧海摆了摆手,掏出了几十两银子给了宁冲和马超,叫他们先去办事。
  “彪爷,这位就是东阳郡范家管家卫松。”孙家老宅今天来了一位体面的客人,恶霸范东领着他来的。
  “卫管家好啊,请坐请坐。”县里旺族孙家家主孙道彪满脸笑容的拱了拱手,尔后弯腰躬身的手一伸,一脸献媚。
  因为,这个范家可不简单。是东阳城旺族,在东阳可是排得上号的大家族。
  “听说县衙有个叫叶沧海的县学教谕,他们家祖墓是你家的地?”卫管家喝了口茶,轻轻搁在桌上后问道。
  “当然当然,那块地可不简单,左青龙,右白虎,龙盘虎居的风水宝地啊。”孙道彪一听,以为来了个冤大头,顿时就乐开花了。
  “听说你们问叶家要八百两?”卫管家斜瞄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问道。
  “八百两只是订金,那块宝地世上难找,据说能保护子孙后代升官发财,绝对值一千两。”孙道彪马上加码了。
  “才一千两,不多嘛。”卫管家摸了下胡子,淡淡笑道。
  “吗得,讲少了!”孙道彪只想抽自己一个狠耳刮子,寻思着还得加码,于是点头笑道,“可不是嘛,人家是县学教谕大人,还杀了黄蜂寨的两个当家的,是英雄了,咱们平头百姓惹不起,打了五折,换成别人,没有二千两肯定不给。”

  “一个芝麻大点的八品小官儿还打什么折,问他要二千两就是,不给就操了那破坟。”卫松脸一板,手指头轻轻的磕着茶几。
  “二千两,那小子哭也哭不出来的!”一旁的范东讥笑出声来。
  “是啊,要是真操了那破坟,我们可是亏大了。”孙道彪一脸为难。
  “拿不出来就操坟,我们范家给你补偿五百两。”卫松一脸霸道。
  “才五百两,那块地至少值二千两的。”孙道彪一听,可不干了。
  “呵呵,你们那地契干得漂亮。”卫松突然笑了。
  孙道彪顿时脸都有些绿了,敢情人家是有备而来,早知道地契动了手脚的。
  跟范家扛,孙道彪还没那胆子,只好点头道,“好吧,既然范老爷说了,就这样定了。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肯出五百两?”
  “告诉你也不怕,因为,叶沧海那小子惹了不该惹的人!”卫松一敲桌子,一脸嚣张。
  “那小子胆儿还真是肥啊,居然敢去惹范老爷。”孙道彪一脸幸哉乐祸。
  “不是我家老爷,是他癞蛤蟆想吃鹅肉!
  靠着‘先人’订下了一门亲事,不过,人家省里的大小姐哪瞧得上他?
  谁料到那小子死皮赖脸的纠缠着宁家小姐,自然,有人看他不顺眼。”
  卫松摇了摇头,故意的漏出了更厉害的后台来。
  “哈哈哈,原来如此啊,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情是碰到争风吃醋的了,孙道彪大笑开了,自然明白这是卫松在提醒自己尽心办事。
  “入股?我说宁冲,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马超一边走一边纳闷的摸着脑袋。
  “入股就是合作做生意。”宁冲回道。
  “做生意要大本钱,大人比咱们还穷,做屁的生意!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不打算问大人要回那二十两了。”马超说道。
  “叶大人不简单,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不然,怎么敢在衙门立下军令状?”宁冲道。
  “是啊,我还一直担心来着。”马超回道。
  “不管了,先干正事。”宁冲道。
  几百两,哪里去搞?
  自己这个县学教谕一年工资也就几十两银子,就是加上灰色收入也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两。
  叶沧海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前世那一套在这里都行不通,就是自己知道原子弹的原理也没条件造出来的,目光无意中滑落在了柳氏药铺上。
  “对了,柳氏出品的‘金创膏’可没地球上的好。”叶沧海一拍脑袋,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打小就是个药罐子,所以,对于药相当的熟悉。
  前世混迹商场,自己手下就有多家药厂。
  为了在这方面赚到大钱,叶沧海甚至还到武当少林请教过许多隐世的‘高人’。
  这厮立刻心情大好,整理了一下衣袍,摆着架子,还有点高人形象。
  于是踱步进了柳氏药铺,冲柜台前一个正埋头整理药柜的伙计说道,“小二,我是衙门的叶沧海,有事找你们掌柜。”
  “是叶英雄啊,好好,我马上去禀报,你稍等。”那个瘦脸小儿抬眼一瞧,顿时双眼放光,点着头往后堂跑去。
  不久,一个戴瓜皮帽子,身着淡青丝绸,眼神老练,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看着叶沧海,不卑不亢的拱了拱手后往后院一伸手,作了个请的动作道,“本人柳氏药铺二掌柜柳开,教谕大人请里面喝茶。”
  “也好!”叶沧海也没矫情,点了点头跟着就进去了。
  里面有个雅致的亭子,喝了一会儿茶后柳开终于憋不住问道,“大人过来有什么事要交待的吗?”
  “柳掌柜的你是知道的,练功需要配大批药材。”叶沧海小泯一口茶后说道。
  “那当然,日练一瓶药,夜练半盆汤。
  特别是像叶大人这样的高手,估计每个月的用药量都不少。
  今后叶大人只要支会一声,我们柳记第一时间帮你把药材配全送来。
  还有捕衙的捕快们要用药,我们都给配,而且,数量大的话可以打九折。
  另外,教谕大人的私人用药,我们可以给八折价。”
  柳开误会了,还以为叶沧海要买药。
  如果说动他,加上县衙几百号人马,那也是不一笔不小的交易。
  “呵呵呵,捕衙一年的用药量的确不少。不过,你们的金创膏效果好像还不如孙记的?”叶沧海故意说道,孙记药铺就是孙道彪手下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