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章 立状

第六章 立状


  “黄蜂寨的人马不下一千,真杀光了的话没有几万两是奖不下来的。”林县尉在一旁冷笑道。
  “这话,张大人都不敢说出来啊。前次,也是咬紧牙关才报了一次的。那银子,据说还得从东阳府中借。毕竟,巧妇也难无米之饮。”崔捕头也抽冷子补了一刀。
  顿时,所有捕快被浇了一盆冰水,刚冒起的一点激*情小火花马上就给浇灭了。
  “放心,我叶沧海讲话算数。今天在场的全是证人,而且,为此,我愿意请陶大人作证,当张大人面立下军令状!”叶沧海一脸豪迈。
  “军令状可立,不过,这银子可得叶大人自己去负责,不能摊派到县衙头上。”蔡道平冷笑道。
  “放心,县衙出二成,我负责八成。”叶沧海马上应道。
  “叶大人如此雄心壮志,我张元东当然也不能太小家之气。
  都是为了我县老百姓,为民造福。
  这奖金县衙出三成,叶大人自己负责七成就是。
  当然,叶大人可以用县衙名义去筹措,比如,去东阳府,去省城要。
  但是,不能强行向本县百姓征收。”张县令大步进来。
  “征收当然不行,不过,如果本县一些商人、有志之士,父老乡亲如果愿意捐助倒也可以的是不是张大人?”陶洪义插话道。
  “当然可以。”张县令回话道。
  “呵呵呵,那下官很是期待叶大人能马到成功,剿灭黄蜂寨山贼,还我青木县朗朗太平。”蔡道平阴阴的笑道。
  “捐款!想也别想,老子一个子儿也不会捐的。如果他敢乱来,老子就告死他。”雾云轩,铁三角又聚在一起了。一听了他们说词,孙道彪当即飙狠话了。
  “他能捐到什么钱?咱们青木县老百姓连肚皮都填不饱。
  至于说商人,呵呵,绝大部分都是我们的人。
  彪爷,你暗中通气一下,不要怕他。
  丑话先搁下,谁敢捐一个子儿,老子让他好看。”林云一脸狠劲。
  “这点不用担心,即便是有几个不齐心的捐点也不会太多,成不了气候。”蔡道平摇摇头说道。
  “难道叶沧海东阳府或省里有人?不然,怎么敢立下军令状。到时,真的人过来领赏,他去哪弄钱?”崔俊问道。
  “屁的人,蔡大人早查过了。叶沧海父亲早死了,据说是个流浪的货郞,最后给李秀菊看中招了上门女婿。
  现在,就剩下孤儿寡妇一对。
  还有个舅舅李木,一个半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的穷瘪三。

  就李家祖宗八辈子也没出过一个小官。”林云一脸鄙夷。
  “那小子八成是冲昏了头脑,年轻人都有这毛病。”崔俊幸哉乐祸的笑道。
  “毛病好啊,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到时,搞不到银子,自动摘了官帽子向张大人请罪。所以,咱们是不是也该替他杀些强盗了?”蔡道平阴阴的笑道。
  “这个好办,杀一些普通山贼还是没问题的。”崔捕头笑道。
  “不光要自己杀,还要宣传一下,让别人替咱们杀,难道你们不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吗?”蔡道平说道。
  “这样一来岂不帮了他,他成了剿匪英雄了。”孙道彪有些担心了。
  “呵呵,据我所知,黄蜂寨的人马接近二千。
  能杀多少?
  杀三四百个,其中包括一些小头目,如果再能补上一个当家的,就能让叶沧海摘下帽子下大牢了。
  而且,也动摇不了黄蜂寨的根基。”蔡道平笑道。
  “干了一天也累了,各位,咱们到醉香楼喝几杯。今天刚领了赏银,我请客!”叶沧海一脸豪气的拍了拍胸脯。
  “好啊好啊……”捕快们吞着口水冲进了醉香楼。要知道,平时他们可没‘资格’上这里来吃喝的。
  “还有,衙门里外你们有什么好朋友都给我叫来,咱们晚上不醉不归。”叶沧海又说道,因为,他深懂得‘人脉’的重要性。
  自己一个菜鸟,想在青木县衙混下去没有眼线可不成,多个朋友多条道。
  晚上,叶沧海吹着酒气的刚到家,发现李木跟娘都红肿着眼在屋里哀声叹气。
  一见叶沧海回来,李木就站了起来道,“少爷,咱们赶紧找个地方搬坟吧。”
  “搬坟,为什么?”叶沧海一愣。
  “范东那恶霸又来了。”李秀菊愤怒说道。
  “他还敢来?”叶沧海一听,顿时火起。
  “他拿了地契,而且,地主居然是孙道彪,只给咱们几天时间必须拿出八百两。
  不然,就要操了你爷爷的坟。
  这根本就是在吃人,那坟才多大,而且,荒郊野岭的值不了几个钱?”李木一脸愤怒。
  “他们是故意找茬,就是搬坟也不管事。这事我来解决,你们别急,我有办法。”叶沧海心里明白,八成跟铁三角有关系。
  不然,给孙道彪十个胆子也不敢上门来敲诈自己这个‘教谕’。
  既然这家伙当别人的马前卒,那就先整他一下。
  反正现在正缺钱,县衙立的军令状可不是儿戏。
  如果自己不能办到,铁三角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久,把马超和师兄宁冲叫到一个偏僻地方喝茶。
  “这个杂碎,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去捏碎他的卵蛋!”马超一听,顿时火起,站起来就要去抓人。
  “马超,你这样子会害了大人的。”宁冲一听赶紧抓住了他的手。
  “都要操祖坟了还管个屁!”马超凶道。
  “这是有人暗中作鬼,就等着我去钻这个圈套。马超,你去打伤范东,正好中计。”叶沧海摇了摇头说道。
  “肯定是崔捕头干的,就知道那家伙没安好心。
  先前,一直鼓动我,说你只是运气好。
  而且,还说,有可能罗列和李挺不是你杀的,你只是捡了个大便宜。
  最后,还许诺,叫我给你难堪,说衙门里他有靠山,外边听他话的人不少,让你当不了这个教谕。
  到时,给我弄个副捕头当当。
  其实,我最瞧不起这种人。
  不过,我马超当时对你也不服气。
  所以,才故意的用石碾子试你的。”马超是竹筒里倒豆子,全倒出来了。
  “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不然,当时就不会用手掌横割在你的喉咙上。”叶沧海说道。
  “以当时那种情况,叶大人就是当场打残,甚至失手打死了你别人也没有闲话可讲。”宁冲配合默契,马上补了一刀。
  “叶大人,我错了。你给指条路,指哪我打哪?”马超激动了,抡起胳膊一横。
  “听说孙家三公子孙峰是个色鬼,可是他那方面又不行。
  药也吃了一大把,就是不见好。
  不过,有人说黄蜂寨产的‘纯阳蜂蜜’专治阳*瘘。
  宁冲,你给说说,有什么好办法用用?”叶沧海趁机考考他。
  因为,他看出来了,宁冲是个可造之才,这小子鬼点子多。而且,此人肚子里的墨水也不少,又是个孝子。
  大凡孝子人品都不会差到哪里,只不过家里太穷,当年乡试时因为母亲得了重病,不得不放弃了考试。
  后来还有好几次机会,都为了赚钱给母亲治病而放弃了。
  “黄蜂寨每隔几天就会派人下山秘密采购一些物品上山,我想,这世上,有银子就能让鬼推磨。到时,咱们给牵条线搭座桥,让孙峰那小子入套。”宁冲嘿嘿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