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章 挑衅

第五章 挑衅


  “不用力气难道用嘴去骂死敌人?”马超抬眼一瞄,一脸傲气的冷笑道。
  “举石碾子只是个粗活,咱们比一下武斗。”叶沧海往侧旁一退,顿时,捕快们大声叫好,腾空出一块场地来。
  毕竟,要干出成绩首先得收服一伙手下,一个团结的班底才有凝聚力,战斗力,自己不拿出点‘干货’出来肯定是不行的。
  嘭!
  石碾子被马超一把砸在了地下,尘土飞扬,地面都给砸出一个坑来。
  他弯腰搭腿的鼓了鼓气力,青筋顿时外露,人嘭嘭嘭的大步走到了叶沧海对面。
  明摆着,这是人家在向自己秀肌肉!
  “你准备一下,别说我老马欺负一个新人。”
  “不必!你先动手就是。”叶沧海淡淡的摇了摇头。
  “开山拳!”
  马超还真是暴脾气,身子一扭,手往空一抡,一拳狂猛的狠击向了叶问的头部。
  毕竟,叶沧海可是杀死过罗列的高手,马超不如罗列,哪敢大意?一出手就爆发了全力。
  滋!
  只不过,马超刚一动拳头就僵硬在了空中。
  因为,叶沧海的手掌已经从袖中伸出横割在了他喉咙上。顿时,全场哑火,这手掌也太快了吧?
  “假如我手中拿的是一把刀,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叶沧海哼道。
  “再来一次!”
  马超顿时满脸通红,气得大叫了一声。认为是自己太轻敌,没准备好。他一个弯身,顺手操起兵器架上一条木棍子。
  “好,我给你百息时间准备。”叶沧海退后几步,凝视着他。
  马超也看着他,腿脚振动,肌肉块状鼓起,好像一个个肉疙瘩,内气从下往上冲向了手臂。
  “杀!”
  当力气积蓄到极致后爆发了,马超大吼一声,一个跳起,力劈华山,一棍夹带狂风劈向了叶沧海。
  嚓!
  只见叶沧海一个诡异的变腿往旁侧一挪一兜,马超如僵尸般摆着姿势居然又不敢动了,那厮的木棍子还抡在空中,不过,双脚已经着地。
  因为,一把雪亮的匕首横割在了他脖颈上,只要叶问一用力,马超就成死马超了。
  梆!
  木棒被马超一把甩在了地上。
  “叶大人,从此后你就是我哥,我马超的大哥!”马超举起双手,朝天咆哮了一声。
  尔后转头,他凶巴巴的扫了众位捕快一眼,一脸蛮横的叫道,“哪个敢不听我哥的,我马超保准儿把你打出屎来。”

  “马老大,我们还不想找死!”捕快们高叫着。
  “呵呵呵,叶大人还真有两手。”蔡道平一脸酸气说道。
  “没两手本官也不会放心离去。”陶洪义笑了笑,招了招手道,“好了,都到堂里听叶大人讲几句。”
  捕快衙役们笑着全都往堂厅而去。
  “你们听着,从现在开始,叶教谕暂代本官县丞一职。
  本官要到天月湾河那边上任,你们一切都得听从叶大人安排。
  那位敢不服从安排,就是公然跟县衙作对。
  我陶洪义回来必饶不过你。”
  陶洪义还真有心,板着脸甩狠话了。
  “哪位不服气先问问我马超的拳头。”马超这家伙还真给力,居然马上响应了。
  “叶大人可是本省解元,文才渊博,又斩杀了罗列跟李挺,武力高强。而且,他今年才十六岁,是我海神国惊才艳艳的天才。有这样文武双全的上官,我宁冲服气!”宁冲马上也跟着说道。
  蔡道平一看可是有些急了,这‘势‘要是给他们俩个一搅和上去,想压下来就难了。
  于是,马上大声打断道,“各位安静,请叶大人讲几句吧。”
  “对对,公堂之上,不可喧哗。”林县尉脸一板,硬性弹压。
  “呵呵,时值我县剿灭黄蜂寨大事之秋,我倒是愿意多听听你们的建议。各位兄弟,有话直说,凡是能对我县有好处的建议,本官都会尽量采纳。”叶沧海早看透了这两个家伙的小心思,马上出嘴为马超两个撑腰。
  “叶大人,我觉得在抓捕山贼的时候尽量要做到保密。”宁冲心领神会,马上出嘴。
  “没错,吗得!每次咱们招集了人马扑过去时不是中了圈套就是扑了个空。衙门里肯定有内奸,把他抓出来,我老马保准打他个爹娘都不认识。”马超挥舞着拳头,你蔡道平说老子喧哗,老子就张扬一次给你看。
  “胡说什么!什么内奸不内奸的,自己不行还怪得了别人了。”蔡道平当然知道马超在向自己示威,脸一板马上就训道。
  “呵呵,蔡大人,没有查证一番怎么能肯定就没有内奸。我倒是觉得马班头讲的有道理,是该要彻查一番了。”叶沧海马上笑着应道。
  “是啊蔡大人,你敢保证衙门里没内奸吗?”马超一脸逼格的盯着他问道。
  “马超,本大人跟叶大人议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给我掌嘴!”蔡道平脸都气黑了。
  “呵呵,蔡大人,马超倒是没错,是本官允许他提出建议的,难道蔡大人要搞一*言堂?”叶沧海皮笑肉不笑的反问。
  “叶大人,你这样子纵容他们下去。到时,岂不爬咱们头上了?这衙门,还怎么管下去?”蔡道平彻底爆发了,直接硬扛叶沧海。
  “呵呵,蔡大人,你的意思是下属必须无条件服从上官的是不是?”叶沧海笑问。
  “那当然!”崔捕头哼了一声。
  “放肆!本官跟蔡大人议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给我掌嘴!”叶沧海一拍桌子指着崔捕头。
  顿时,崔俊那脸腾地就红透了。
  “叶大人,崔捕头只是表达一点看法而已。”蔡道平一看,知道这小子在报复刚才自己打压马超之事,自然不能让他占了上风。
  “蔡大人,你是上官还是我是上官?”叶沧海脸一板。
  “当然是叶大人了。”蔡道平那老脸腾地也红透了。
  “那你这?”叶沧海故意的盯着他,就是要狠踩。
  “我……不……”蔡道平呐呐着无言以对。
  “呵呵,还是蔡大人读的书多,知道下官要服从上官。
  你们都要以蔡大人为榜样,在大事大非面前坚决服从上官的指令。
  当然,合理的建议也是可以提的嘛。
  咱们不能搞一*言堂,要博采众长,多吸纳优秀的建议。
  不过!”
  叶沧海讲到这里突然站起,一拍桌子道,“不过,哪位敢乱来,两面三刀,阳奉阴违,罗列跟李挺就是榜样!”
  话音刚落,呯地一声,桌上一个茶碗给叶沧海砸在了地下,一地碎花儿。
  捕快跟衙兵们一看,顿时打了个啰嗦,全站直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丑话先撩在这里,谁敢再为黄蜂寨通风报信,我叶沧海的刀下不介意多添几道亡魂!”
  好几个家伙一听这话,腿儿一啰嗦,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好了好了,只要你们心中没鬼,一心为衙门办事,我叶沧海不但不拿你,还要重奖,从今天开始,斩杀一个黄蜂寨普通山贼奖十两银子。斩杀一个小头目奖100两,杀一个当家的奖五百两。”
  “叶大人讲得好,杀贼领奖!我马超一定要多赚些银子回家给婆娘,当一回有钱的爷们!”马超当场振臂高呼,宁冲跟着大喊,顿时,捕快们的热情给调动起来了。
  “呵呵,叶大人好气魄。
  不过,本县地盘虽大,但是,一年的科税连衙门各位的报酬都发不全,还得东阳府接济。
  就不晓得到时真杀了一堆,叶大人的银子从何而来?”
  蔡道平终于逮到机会,皮笑肉不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