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四章 考验

第四章 考验


  “反正就是不行!”李木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沧海是我儿子,当然我作主了,不行也得行!”李秀菊向来强势,此刻腰一叉,眼一瞪,十足的母夜叉一个。
  李木缩了缩脖颈,急得抓耳扰挠腮的,“姐……你……你不懂的。”
  “嫌我没读过书是不是?当年,要不是你跑没了,只顾着自己快活,爹娘全是我照顾着……”李秀菊开始数落自家这个亲弟,李木眼圈儿一红,自觉理亏,低下头不吭声了。
  “娘,衙门里还有急事,我刚上任,可不能迟到了。”叶沧海一看,这家事可是扯不清,赶紧撒开脚丫子溜了。
  他跟王依依两人同在县里学堂青木书院读书,一想到妹子那‘可爱’的小虎牙,满天星星样的青春痘,就这般人见人吐的悲惨形象在学堂里还没少欺负同学们,她根本就是一个看上不看下,狗眼看人低的贱货。
  不要说前世悦美无数的商界大腕灵魂,就是原身体这位弱鸡样的主儿也是极度厌恶她的。
  “少爷你慢点,我有事要跟你说。”李木这时在后边气喘吁吁的叫着追了上来。
  “木叔,你什么也别说了,王依依我是不会娶她的。”叶沧海头也没回的应道,走得更快了。
  “不是这事,我有别的要紧事找你。”李木赶紧喊道。
  “什么事?”一听不管王依依的事,叶沧海也就跑了回来。
  “少爷!我想跟你说,你有个‘了不起’的爷爷。”李木难掩脸上的旷古骄傲。
  “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他只是个小小的土财主,后来家里败了,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叶沧海咋了下嘴,根本就不信。
  “不是!这事叫我怎么说。我跟你说啊,你现在是县学教谕了,这只是起点,要好好努力,争取当大官。”李木挠了挠蓬乱的头发,脸上露出少有的期望。
  “那你告诉我爷爷的事。”叶沧海反问道。
  “目前我只能告诉你,你爷爷是个‘大人物’,天下扬名。
  后来被奸人所害,叶家都冤死了。
  就是李秀菊也不是你亲娘,她是我姐,为免仇家查到这里,所以,假扮成了你娘。
  而你爷爷最疼你了,把他最爱的‘武神佩’都给了你。”
  李木一讲完,转身就走。
  “武神佩?是不是挂在我袍服内腰带上的那块小玉片?”叶沧海赶忙问道。
  “没错!”
  李木站住了脚,一脸痛心的说道,“少爷,如果你不能官至‘超品’,你就不配戴它。”

  超品……那不是要比一品大员还要高的官位?只有封侯拜王此等爵位才能称之为‘超品’……
  “木叔放心!我会的!”
  叶沧海仰望着天,他捏紧了拳头,这一刻,他确定了在异界的人生大目标。
  万丈高楼从地起,一下子想封个王拜个侯的,除非是疯子。
  他决定,先查出暗杀自己的幕后主使,这事至关重要,尔后攻破黄蜂寨争取立下大功升官晋级。
  在外边随便的要了碗拌面吃了,叶沧海出城到了郊外,找到一些野兽作为对象练起‘袖里藏刀’
  虽说那什么的系统牛叉,但是,必要的格杀实践才能积累经验。
  二点左右,叶沧海收功回城直奔县衙而去,因为,他要去露个脸,认识一下自己的手下。
  “彪爷,那小子简直不是人,看把我们打得……”范东一脸猪头的出现在了孙家。
  “没事没事,赶紧去上药,你去账房领钱,给兄弟们每人十两银子乐呵一下。”孙道彪说道。
  “难道我们就被白打啦?不行,我们要告官。”范东恶狠狠的骂道。
  “放心!自有人出头整治叶沧海的。”孙道彪摆了摆手,转进了后院。
  “看来,叶沧海的确有些身手,并不像传说中的杀鸡秀才。不过,好像实力也并不是特别的强,最多就比范东强上一些而已。”听了孙道彪的述说后,崔俊说道。
  “这就奇怪了,叶沧海不是那么强,可是怎么有能力杀得了罗列跟李挺?”林云问道。
  “这其中肯定有运气的成份,还有,应该是出了什么状况。”蔡道平说道。
  “运气,不会永远站在他一边的。下一步,应该叫彪爷亮相了。”林云冷笑道。
  “讲得好,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彪爷,你去,给我们狠狠的敲诈,逼死他。”崔捕头冷笑道。
  “三位爷放心,这种事我孙道彪还少干吗?”彪爷一脸得瑟。
  县衙正堂旁侧有几座小房,‘捕衙’,‘典史’‘巡检’等衙门下属机构就设在这里。
  而这些机构的顶头直接上司就是陶洪义这个县丞,叶沧海是过来就是跟陶洪义交接的。
  “叶大人,县衙虽小,但五脏俱全。
  咱们青木县虽说地处偏僻,但却是个大县,官编的人员就有几十号,加上杂丁杂役们不下三百号。
  不过,目前剿灭黄蜂寨才是头等大事,而剿匪的主力军本应该是天月湾驻军。
  但是,他们不作为,所以,本官只好亲自过去盯着。
  这边的情况也不简单,要展开,也要统筹全局。
  叶大人,你觉得,衙门这边首先得抓住什么?”
  陶洪义还是不放心啊,毕竟,叶沧海是嘴上无毛,怕他办事不牢。
  “三班衙役。”叶沧海立即回道,知道陶洪义想考究自己,当然也不会客气。
  “噢,何以见得?”陶洪义眼睛一亮,盯着叶沧海问道。
  “攻打黄蜂寨需要武力,三班衙役,特别是捕快们的实力最重要了。
  而三班衙役的数量占了县衙所有人员一大半,收服了他们就相当于抓住了县衙权力。
  而自己还得有一套信得过的班底,当然,本官如此说并不是想结党营私。
  就拿咱们青木县衙来讲,捕快衙兵也不少,为什么上百人一碰到三四十个山贼就丢盔弃甲了?
  那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带头人,一个没有凝聚力的团体就相当于乌合之众,自然不是人家对手了。
  黄蜂寨的人马是比咱们多,高手也比咱们多。
  但是,他们毕竟是山贼,不能堂尔皇之的出来攻打县城。
  只要咱们各个击破,采取蚕食的办法,今天灭上一帮,明天抓捕一伙,自然会越来越少了……”叶沧海侃侃而谈。
  “讲得好!不过,一个好的带头人没有实力可是不行。
  衙门里其实也有一些强者,像捕快队伍中就有。
  只不过,唉……
  本官以前受过伤,一直旧疾缠身,在武功一块太弱,难服众。
  不然,就是拚了老命也要灭了这伙害我县百姓之强盗。”陶洪义一脸悲怆。
  “这种局面会改观的,放心陶大人。”叶沧海双目炯炯。
  “那就好,我放心去那边了。不过,县衙里有个‘铁三角’,你小心应付就是。”陶洪义轻轻一叩桌子,往外边瞄了一眼提醒道。话音刚落,蔡道平、林云和崔捕头三人一齐到了。
  叶沧海顿时明白了,所谓的‘铁三角’敢情就是指这三位啊。
  “几位都到了,那好,咱们陪叶大人去认识一下下属们。”陶洪义站起,呵呵笑着。
  “叶大人初来乍到,那是应该的。”蔡道平笑着点头道。
  于是,几人往外而去。
  刚走到‘捕衙’前,发现十几个手下正在大声喝彩。
  往里一瞄,发现一个虎背熊腰,大眼的壮汉正光着臂子举石碾子,举一下周遭捕快大喊一声,逼气十足。
  叶沧海知道,此人叫马超,一个副班头。
  看那石碾子个头,快接近二百斤。此人,应该有着锻体二重境颠峰身手。
  “叶大人,你来试一下?”
  一见叶沧海过来,马超双臂伸得笔直,像吊机一把把石碾子‘吊’到了叶沧海面前,距离叶沧海的鼻子就半尺,那表情,很吊,很拽!
  “马副班头,叶大人可是杀了罗列和李挺的英雄。他们俩个可都是锻体三重境,举个石碾子还不是小菜一碾。”一个叫李元的捕快带头起哄道。
  “对对对,应该举个更大号的。不然,怎么能体现咱们叶大人的英雄壮举?”另一个叫陈刚的捕头伸脚点了点地上一个最大号的石碾子道。
  “不必!只要叶大人能举得起这个,我马超从此后就跟着叶大人了。”马超力气一鼓,晃了晃手上的石碾子催道。
  下马威!
  看来,‘铁三角’还真是‘照顾’自己。
  不过,叶沧海感觉马超是给他人利用了。
  据自己同在县学读过书的上一届师兄宁冲说过,这人应该是个直肠子,叶沧海决定先收服他。
  只不过,叶沧海虽说锻体二重境了,但是,可是举不起这个石碾子的。
  毕竟,那什么的‘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是速成品,比不得人家正儿八经练出来的力气。
  “马超,杀敌一定要用力气吗?”叶沧海眉毛一抬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