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章 接班

第二章 接班


  “的确如此,不过,本官省里任命,省府、东阳府都盖有大印,而张大人也宣布了,难道蔡大人不认可?”叶沧海眉毛一挑,看着蔡道平。
  “蔡大人是不会的,不过,这其中有个问题啊。”林县尉居然摇头说道。
  “噢,林大人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跟诸位同仁一起共讨嘛。”蔡道平一摸胡须,笑道。
  “叶大人可是乡试第一,解元老爷,就是直接给个‘县丞’也不为过。只不过,为什么先前省里只安排了一个县学训导?”林云一脸讳谟如深。
  “呵呵呵,料必省里自有想法嘛。”崔捕头笑着掺和道。
  “何必想!诸位都知道,我海神国可是盗匪猖獗,东有雪河国,西接风兰国,背上还顶着个小宋国。
  正面朝着大海,岛屿纵横,倭寇猖狂,没有强大的武力早灭国了。
  如此一来,满朝文武,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会那么几手。
  就拿林县尉来说,从九品,可身手不凡,锻体二重境。
  再看咱们的史巡检,更厉害,锻体三重境?
  就是崔俊这位还没定品级的捕头也有着锻体三重身手。
  张大人堂堂县令,那就更不必说了。
  所以,在我海神国,有句童谣叫‘不是武者难入官’。
  叶解元虽说乡试第一,但是,他的名气在咱们青木县可不小。
  这名气可不是指他才高八斗,而是,呵呵呵。”
  讲到这里,蔡道平故意满脸讥讽味儿的停了下来。
  “杀鸡秀才!”林云插了一句,顿时,引来了一堂哄笑。
  因为,叶沧海打小体弱多病,有一次杀鸡,结果,鸡没死倒把自己给弄伤了。所以,得了个杀鸡秀才的‘美称’。
  “两位的意思是本解元连只鸡都杀不死。最后,考了个解元因为不会武功只能当个县学‘训导’?”叶沧海一脸正经的问道。
  “难道不是?”蔡道平老气横秋的反问道。
  “叶大人,我看就不必争了。虽说你不会武功,但是,现在也是县学教谕了,好好的管好咱们县的学子、夫子们,为青木县培养出人才就行了。”张大人和稀泥道。
  “呸!”
  蔡道平突然来了一口,这是相当不雅关的。
  顿时,所有人都看着他,那老货丝毫不以为耻,故意的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痰卡喉咙了,不吐不快!”
  在场哪个还不晓得,你这‘吐’的就是叶沧海嘛。
  “张大人,这次回县里我还给大人带了两件礼物。”叶沧海不理他,看着张元东说道。

  “公然行贿,叶大人好嚣张!”蔡道平又冷笑道。
  “叶大人来报道就是了,这礼就免了。”张元东赶紧摇头道,寻思着你叶家在县里出了名的穷,有什么好东西送给本官?别搞得到时腥没尝到,倒惹了一身骚味儿。
  “这礼张大人肯定会喜欢的!”叶沧海说着,大步走到门外提拎了一个麻袋进来。
  “叶大人,你不会杀了只鸡来送给张大人吧?”林云笑问道。
  “太臭了,血都没放干净。”崔捕头捂鼻子说道,因为,麻袋上有些地方都给鲜血染红了。
  “鸡都杀不死,何来放血?”蔡道平讥笑道。
  “人头!”陶洪义眼尖。顿时,所有人都盯着麻袋里露出来的人头。
  “没错,是人头。本官回家路上正好碰到他们俩个狗贼在抢劫财物,顺手就给杀了。”叶沧海本来是不想这么早亮出来的,现在又改主意了,决定亮出来,看看现场人的表现,以便揣摩到底哪位是要搞死自己的幕后黑手。
  “他……他他他……他好像是……”崔捕头一脸震惊的指着人头。
  “蔡大人认识这两颗人头吗?”叶沧海问道。
  “本官认识这种狗东西干嘛?”蔡道平一甩袖子,相当恼火。
  “林县尉呢?”叶沧海又问道。
  “不认识。”林云居然十分淡定的摇了摇头。
  “左边这颗有点像是黄蜂寨六当家鬼手罗列。”史巡检看着道。
  “没错!就是他!”崔捕头一脸不敢相信的叫了起来。
  “叶大人,你杀了鬼手罗列?”陶洪义惊呆了,一脸兴奋。
  “的确是他。”叶沧海点了点头掏出了腰牌来。
  “哈哈哈,咱们的‘杀鸡秀才’是真正的英雄了。叶大人,另外一颗料必是罗列的手下了?重奖,本县一定要重奖。”张大人吓了一跳过后开怀大悦。
  “另外一个是三当家李挺。”叶沧海一脸平静的说道。
  “李……李挺,就是那个金刀一转杀人八口的家伙?”崔捕头瞳孔都瞪滚圆了。
  “真是金刀李挺?据说那家伙比鬼手更厉害,手中一把金刀重达三四十斤。”蔡道平拿眼看着叶沧海表示怀疑。
  “的确如此,这刀够沉的。而且,纯铜加上精铁打制,可以卖不少钱。”叶沧海从麻袋底下提拎出了那把金灿灿的刀。
  “就是这把刀!几个月前,本官还被它砍了一下,现在大腿上还有留得有刀疤在。”史巡检兴奋得直接撩起了裤袍露出大腿,上边有一道长达一指的丑陋刀痕。
  “好好好!此等大喜事,本官一定要亲自上报给知府卫大人,上表给叶教谕请赏领功!”张元东更是喜上眉梢。
  “张大人,叶大人功力高强,一个照面就帮衙门解决了两个令人头疼的山贼王。而当下衙门正在剿匪之际,这样的人才可不能空摆着浪费了。”林云说道。
  “林大人有何建议?”张元东摸了下胡子,看着他问道。
  “为了剿灭黄蜂寨,前次张大人去东阳府过后,知府卫国忠大人临时头派了半营士兵驻扎咱们青木县天月湾,由铁鹏大人亲自带领。不过,铁大人可是千总,官品比咱们都要高,事事都由不得咱们。”崔捕头说道。
  “是啊,人家是军*方的人,咱们算什么?
  几个月前本来说好的一起去剿匪,结果,他们姗姗来迟。
  不然,我也不会被李挺那贼子偷袭砍了一金刀,差点丢了命。”
  史巡检一脸愤然说道。
  “当时卫大人给了大人你一项权力,你就派了陶大人兼任天月湾驻军副手,协助调配。
  可是陶大人是咱们青木县县丞大人,这边还管着一县的粮马、征税、巡捕等事务,分身乏术。
  所以,下官建议,不如把驻军副手这一块事务分给叶教谕。
  不然,叶大人这样的高手专门去督导教学,也太浪费了。”
  林云建议道。
  “林大人这想法不错!不过,驻军一块的协防事务相当难做,往往沟通不畅,所以,造成两头脱节。
  而叶教谕刚入朝为官,年轻人,难免年轻气盛,要是闹僵了,铁大人一气之下带兵回府,咱们可只能干瞪眼了。
  因此,下官愿意把县衙这边的事务分给叶教谕担当,我亲自去天月湾驻守。
  到时,县衙这边有行动,招呼一声,我陶洪义就是拚了这条命也要带兵过来配合剿灭山贼。”
  陶洪义一脸慷慨大义。
  “陶大人此言差矣,驻军那边难以沟通,但县衙这边的事务更为烦琐,涉及面更广。比如,催税一块,要是税收不上来,咱们全县都得去喝西北风。”
  蔡道平赶紧反对道,明摆着是担心叶沧海成了自己的直接上司,那岂不要酸死老蔡我了?
  “嗯,陶大人还分管巡捕一块。比如破案来说,叶大人虽说才学渊博,可是在这一块上他什么都不懂,怎么指挥我们捕快破案缉凶?”崔捕头也赶紧配合。
  “不会可以学,谁打娘胎出来就会的?而且,叶大人武功高强,破案崔捕头负责,缉凶他可是高手。至于说税收一块,还不是有主薄蔡大人协助吗?”陶洪义哼道。
  “学也是需要时间火候的,经验不是一天二天就能学会的。
  当下时值我县剿匪大事之际,要是县衙给搞得一包糟了。
  到时,咱们都脱不了干系。”
  反正,蔡道平是铁了心不让叶沧海爬自己头上了。
  如果他好好的去当个空头的县学教谕还好一些,至少不会直接管着自己。
  不然,老子当了十年主薄还得听你一个菜鸟的,岂不气死我老蔡了?
  “张大人,我力主叶大人接替我县衙的事务,主要是铁鹏此人太难伺候了。县里派一个‘教谕’过去,他会觉得咱们轻视他,到时,会误了剿匪大事的。”陶洪义大声说道。
  “别把自己抬得太高,叶大人武功高强,铁鹏是武将,肯定更对胃口的。”蔡道平立即反驳。
  “好了,咱们也不必争了,此事,由叶大人自己选择。”张县令摆了摆手,把烂摊子又推回给了叶沧海。
  “叶大人,铁鹏可是出身于武者世家,武功高强,脾气暴臊,你去真的不合适。”张大人定了调子,陶洪义只好转头来做叶沧海的工作了。
  “呵呵,叶大人少年英雄,武功出众。铁大人是高手,跟着他混,没准儿给他对上眼直接给个‘把总’当当。到时,平步青云,前途无量。”蔡道平不怀好意的笑着怂恿道。
  “多谢蔡大人好意提醒!本人也觉得有些道理。”叶沧海故意的拱手相谢,陶洪义一看,脸都给气绿了,喊道,“叶沧海,到时,你会后悔的!惹着铁鹏,就是被他一刀砍了也是白死!”
  看来,陶洪义真急了,直呼名字了。
  “小题大做!”林云冷笑道。
  “嗯,军有军规,就是铁鹏也不能胡乱杀人。”崔捕头帮腔道。
  “多谢三位提醒,谢了谢了。”叶沧海又拱手再次相谢,一转尔,面朝张县令,一脸庄重的说道,“不过,本人还是觉得陶大人讲得更有理一些。所以,我决定还是在县衙里干较好。到时,还请蔡大人,林大人,崔捕头多多支持我。”
  吗得,敢情被这小子耍了。
  “当然当然,下官肯定会全力‘配合’你。”蔡道平冷笑道。而且,‘配合’两个字咬音特别的重。肯定在讲‘反语’了。
  散会后,本来张大人要为叶沧海摆个接风宴的。
  不过,给叶沧海婉言谢拒了。
  他兴匆匆的直奔醉香楼而去,想为娘带些好菜回去过生日。
  不过,经此一试,叶沧海感觉到主薄蔡道平和县尉林云俩人最可疑,巡检史青基本上可以排除。
  叶沧海刚走不久,县里‘雾云轩’来了三个客人,分别是蔡道平,林云以及捕头崔俊。
  雾云轩轩主孙道彪热情的把三位爷请进了后院一座阁楼。